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25章,无耳盘3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169 2019-11-11 09:48:02

  如果说这里还是莱熙酒店的时候是前沿酒店,那现在,这里就像穿越了时空,回到了某个神秘的世界,一切都是古风古韵的样子。

  方家莱熙酒店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抢了,还开了一家古董店,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毕竟莱熙酒店在迷城地位不低,平时也是迷城一些上层贵族聚会的首选之地。

  这突然之间莫名易主,肯定是引起了不小轰动的。

  而且,方家说的是:地是上面的,上面收了回去,他们也没办法。

  当然,对于方煜父亲把自家日进斗金的酒店送给了一个三,这种说法也是有的。

  只是觉得可信的人少。

  毕竟再怎么喜欢,也不过一个玩物而已,那是一家酒店,不是一座公寓一辆车。

  说送就送了,方夫人还不闹出满城风雨?

  想到这个传言,王恒之又忍不住看了看殷离。

  这样的女人,并不像会破坏别人家庭的。

  而且,她是开古董店的。

  这里的这些东西,王恒之进来的时候就看过了。

  都是真的!

  无论是那些随意挂着的字画,还是放在角落毫不起眼的瓷瓶。

  他看得出,那些东西都是真的。

  其中有一幅字画是宋钦宗真迹,上面宫廷画的特质很显著。

  而且那几个字也是宋钦宗特有的瘦金体。

  不说别的,就那副画,拿出去就能卖不少钱。

  况且有这么一张脸,只要她想,她能得到的更多。

  “这位先生可是有事?”

  红唇轻启,声音如同珠落玉盘,一下就吸引了她对面的谢焕瑾。

  王恒之也回了神。

  他凝神,对上殷离那张明明认真严肃,他却看出了似笑非笑的脸。

  王恒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一直在看着她。

  王恒之有些窘迫。

  “抱歉,我失礼了。”

  殷离轻轻笑了笑,并没说话。

  净善端着茶进来,给三人倒了茶,然后轻轻退了出去。

  “先生想要周先生卖给我的那个盘子?”

  盘子?

  王恒之有些忍不住黑脸。

  那好歹也是一个古董,你这跟说一个端菜盘子一样的语气,是什么意思?

  不过王恒之并没有开口吐槽。

  毕竟是他要买别人的东西,就关系来说,他没有什么主动权。

  “是,我确实想要那个无耳盘,不知店主能否忍痛割爱,买给我?”

  殷离并没有回答。

  王恒之接着说到,“店主放心,周先生已经把店主买下时的价格告诉我了,我会在那基础上加一些,不会让店主吃亏。”

  殷离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开口,问的却是不相干的东西。

  “我想问一问先生,想买下那个盘子,有什么原因?”

  王恒之蒙了一下,然后回答,“我也是做古董生意的,遇到好的东西,当然想买下来,店主……”

  殷离对他的回答不置可否。

  他之前的话表明,他是真的想要那个盘子,而且是非要不可。

  现在不想说,无非是有什么私心,不愿告诉她。

  殷离看的清楚,也不会强求。

  左右那东西于她并没有什么用处,也不过放上一段时间,等上面的东西被消除干净了,她就让人送到博物馆去。

  现在有人想买,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她做个顺水人情卖了,也没什么。

  何况如果是卖给他们,也还在国家之中,算不了流失。

  打定主意,殷离便开口唤了净善进来。

  “店主。”

  “去将月前收进来的那只盘子取来。”

  净善俯身,“是。”

  她又缓步退了出去。

  “东西我也是无心买的,只是周先生家中生了变故,急着卖出去,我又不好凭空施恩,这才买下来,原本想着在这里放上几月,消消阴气,然后捐到博物馆,如今先生要,可是能给我将那八百万还回来了,我自然会卖给你。”

  王恒之:“……”

  王恒之被这段话惊得不轻。

  不是,店主您能解释一下什么叫做“不想买,”“捐到博物馆,”“将那八百万还回来”?

  王恒之不知费了多大气力,才忍住没有开口。

  所以你就是被逼着买的,还准备捐给博物馆?

  王恒之被这一波sao操作弄得无语至极。

  而且,店主你都准备买了,为什么还要问?

  搞得他还以为……

  “那东西虽然出来的时间不短了,但是在周家放的时候并没有消除掉上面的阴气,所以周家才会频频出现灾难,先生要买,如果是还要卖出去还好,如果想要自己收藏,还要注意些。”

  王恒之愣了愣。

  阴气?

  她好像刚才也说过。

  “店主,这……阴气,是什么东西?”

  鬼怪之事,她觉得有吗?

  殷离听到王恒之明知故问,便没有给他解释。

  “先生身上的气息,应该是才从那种地方出来不久,阴气这种东西,先生难道是不知道。”

  王恒之:“……”

  王恒之现在心里复杂地要死。

  她居然看出来了?

  她到底是什么人?

  居然一眼就看出来了他刚刚从那种的地方出来。

  王恒之满脸写着的,都是“你怎么看出来的?”

  这个殷离就不想说了。

  谢焕瑾开始的时候还能看得懂,后面就开始看着两人打哑语了。

  什么那种地方?

  什么阴气?

  他只能蒙着看两人打哑语,什么都听不懂。

  而且,看着两人颇为默契的话语,谢焕瑾就开始酸了起来。

  明明是他先……他们凭什么这样?

  谢焕瑾酸的厉害,甚至连四周的气息都有些不对。

  门口轻微的脚步声响起,净善端着一个盒子进来。

  “店主,取来了。”

  她走近,将盒子放在中间的桌子上,然后退下。

  周先生拿着无耳盘过来的时候,装东西的盒子很好看,所以,现在装着的,还是那个盒子。

  盒子很好看。

  所以,当殷离打开那只盒子,露出里面的东西的时候,不只王恒之,谢焕瑾也有些惊讶。

  但随即,王恒之的的表情变成了震惊,谢焕瑾则是默默收回了那个有些嫌弃的表情。

  难看。

  那是青铜器,还是周朝的东西,放到现在,都不知多少年了。

  本来做工就不算好,青铜氧化得厉害。

  殷离让人处理过了,才会有现在看上去的样子。

  如果是之前拿过来那样,更是看不下去。

  殷离并不知道自己原本也觉得难看,让人处理过了以后,还是被人嫌弃了。

  她看了看,然后将盒子向着王恒的地方推了推。

  “先生看看。”

  王恒之早就迫不及待,闻言,伸手就想着那长相奇特的盘子过去。

  然而当快要放上去的时候,他又顿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