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24章,时如事2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020 2019-11-10 07:33:49

  小女孩一开口就停不下来了。

  等她迫不及待将自己的开心事分享了一遍,然后才发现有个不认识的人的时候,才默默停了下来,“净善,你是谁啊?”

  “他是……”

  “南依。”

  净善刚想回答,门口的声音就再次打断了她的思绪。

  殷离一身黑色纱裙,出现在时如坊门口。

  看着里面的王恒之,眼里一闪而过的疑惑。

  她慢慢走了进来,后面跟着阿奴。

  到了几人面前,她先看了看南依,“把东西放回房间,去梳洗一下再下来。”

  玩的时候太疯,身上肯定出了汗。

  南依闻言,点点头,“好的妈咪。”

  然后背着小包包爬上了楼梯。

  殷离朝着后面的阿奴道,“去看着些,别磕着碰着了。”

  阿奴俯身行礼,动作古典,“是。”

  然后跟着南依上了楼梯。

  净善在刚刚南依进来的时候,就没有拦着方芸了。

  她在阿奴跟着南依上楼以后,才弯腰行了礼,“店主。”

  殷离面色祥和地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方芸,问,“怎么了?”

  净善还没有回答,方芸带用哭腔说到,“店主,我求你别在让我学什么刺绣了,我真的学不了,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殷离等她终于停了下来,正要开口说话,客室里面就出来了一个人。

  谢焕瑾头上还被纱布缠着,所以,人刚刚出来的时候殷离还没有认出人来。(论头发的重要性)

  但当谢焕瑾那声颇为兴奋的“你回来了”出来的时候,殷离一下知道了他是谁

  。

  回神,谢焕瑾已经走到了眼前。

  王恒之还没有搭上话,就被谢焕瑾突然的一句话惊得五雷轰顶。

  话没什么问题,只是,谢老大你这满满等了几个月没见人的幽怨语气是怎么回事?

  难道……

  王恒之不是赵明轩那样的zhongma,但也不是什么不近女色,洁身自好的。

  不过终归没有正真经营过一段恋情,当然也就看不懂谢焕瑾的反应。

  无非觉得谢焕瑾可能对这个神奇的店主动了心思。

  想到这里,王恒之细细打量了面前的殷离几眼。

  上次在龙城听到赵明轩说的有多漂亮,他还不以为意。

  现在看着,的确美得…不似真人!

  殷离的美,不同于他们见过的任何一种美人。

  魅惑的,清纯的,妩媚的,可爱的,古典的,热/辣

  的……

  有钱有权又年轻帅气的人,平时能主动投怀送抱的人自然不少。

  有信心投怀送抱的,自然也不会丑。

  可说到美,王恒之觉得,像眼前这般貌美的,他没有见过。

  殷离的美并没有攻击性,平平淡淡。

  过于精致的五官,瓷白莹润的肌肤,即便穿着随意,也能看出一身风骨不凡。

  但这些,比不起那双如同看透了世间万物,风月兵戈不惊不起半分波澜的眸子。

  望过去,如同被神祗俯视,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却又不愿侵犯。

  “谢先生有事?”

  看他这样,大抵是没事的。

  先前殷离见到他,他眉间分明萦绕着黑雾,是有劫数的命相。

  原本殷离还想着因为他给了她鲛人泪,不论如何救他一命。

  可是还没有想到怎么做,他就拿走了她准备给别人的平安扣。

  现在他这幅样子出现在这里,眉间黑雾也散去了,想来是没事了。

  谢焕瑾努力维持着矜持。

  他之前给她的印象都不算好,甚至是差。

  他喜欢她,就不能再让她不开心了。

  所以,来的时候再怎么心心念念,这会儿他还是忍住了。

  “我……我带他过来的,他说有生意要和你做。”

  说着,将王恒之推了出来。

  王恒之:“……”

  你之前那副亟不可待的样子过来,怎么现在见到了又在这里装矜持?

  王恒之看着谢焕瑾,眼神交流间问出了自己的心声。

  谢焕瑾睨了他一眼,眼神……

  世人皆醉我独醒。

  王恒之:“……”

  恕我直言,感情方面瑾爷你就是一辣鸡。

  在我面前装什么?

  但人家是爷,他是少爷。

  “是,店主,我听周先生说他那个无耳盘卖给了店主。”

  殷离思绪转了转,似是想到了这件事。

  可看看四周一群人,这样站着显然不太好。

  “先生稍后。”

  殷离轻声道,然后看着方芸。

  即便从头到脚换了一遍,方芸脸上那种急功近利,莽莽撞撞的面相并没有减下多少。

  说实话她能坚持这么多天,直到现在才崩溃起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想学你便回家吧,只是离了时如坊,那些梦还会继续,等你想清楚了再回来。”

  画扇没有修好,里面的东西还游离在外面。

  方芸是打破画扇的人,所以,里面的东西也会一直缠着她。

  如果不是时如坊有东西压制,方芸在这里也不会舒心。

  可是……

  看着她满手的红肿,还有密密麻麻的针眼,殷离也知道这些日子为难她了。

  说起来不过二十来岁的姑娘,没耐性也是可想而知。

  所以,她说,离开了还可以回来。

  不过方芸并没有注意这些。

  她可以回家了!

  她要回家!

  方芸甚至都不愿和众人告别。

  穿着时如坊那身素白古装,跑出了时如坊。

  净善见状,有些迟疑,“店主……”

  “随她去了,如果她还回来也不必阻拦。”

  净善敛了思绪,躬身行礼,“是。”

  殷离看着人出了时如坊。

  这边并不偏僻,外面就是车如流水马如龙的商业街市,而且,方家总部也每隔多远。

  所以,殷离并没有担心她的安危。

  她转身看着两人。

  “两位这边请。”

  玉手所指,正是刚才谢焕瑾出来的客室。

  两人相视一眼,进了客室。

  “净善,沏壶茶来。”

  然后,跟着两人进了客室。

  净善退了下去沏茶。

  出于上次的事,殷离让人重新换了家具。

  以前那些个团蒲和围着的小桌子都被撤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几张很有古韵的藤沙发。

  中间置了一张木质桌子。

  王恒之以前也是莱熙酒店的常客。

  所以,看到这里改变了那么多,他心里也十分惊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