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22章,平安扣3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114 2019-11-01 21:37:02

  谢焕瑾看看他,冷声道,“别人送的。”

  王恒之看着他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的冷脸,心里疑惑。

  明明都一样,他怎么从谢焕瑾语气里听出了得意?

  谢焕瑾见他盯着自己,更加不悦地开口,“快给我看看到底能不能修好!”

  王恒之移开目光,“行,我帮你看看。”

  很快,王恒之也发现了那些裂痕。

  “谁弄坏的?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这么好的古玉,现在居然有了瑕疵,这谁弄的?”

  谢焕瑾:“……”

  “你能不能别管这些,赶紧给我看看到底能不能弄好。”

  谢焕瑾的声音,冰冷里透着不耐。

  王恒之感叹了几句暴殄天物这样的话,然后又仔细拿着平安扣观察。

  越看王恒之心里越是震惊。

  过了十多分钟,王恒之才把平安扣放下

  “里面的裂痕可以去掉,但是,我并不建议你这样做。”

  谢焕瑾感到奇怪,“为什么?”

  有瑕疵为什么不可以去掉?

  “这块玉佩质地极为古朴,少说也是上千年的古玉了,你看这个红绸子,很显著的全丝织品,颜色暗红,是以前染料不多的时候染出来的,时间也至少几百年了,这么老的东西,早就有自己的灵气了,如果打开清除裂痕,容易破坏它的灵气,结果反而不好。”

  这么老的玉佩,也不知道他怎么得来的?

  只是见谢焕瑾的样子,王恒之也知道自己得不到那东西。

  谢焕瑾听完了王恒之的解释,愣了半天,然后才问到,“你是说,这东西不去除里面的裂痕还要好些?”

  “对,这是古玉,随意动了还不如什么都别动,行了,我待会儿还要去那什么时如坊一趟,你先想想,如果还是想着要把里面的裂痕去掉,可以随时告诉我,我先去准备了。”

  王恒之说完,就站了起来。

  然后从谢焕瑾身边过去。

  谢焕瑾愣愣看着平安扣。

  远一点根本看不出那些裂痕来。

  可是,有就是有。

  怎么遮掩它都存在,都破坏了这块玉佩。

  可是如果去掉……

  就像王恒之说的那样,会破坏它本来的样子。

  无论修复的怎样好,上面走过裂痕,修复的痕迹都会存在。

  所以……

  王恒之收好东西回来,还看到谢焕瑾坐在原位,一动不动地看着那块平安扣。

  “决定了吗?我要走了。”

  谢焕瑾回头,回答,“不去了。”

  王恒之点点头,“不去了最好,古玉这种东西,什么都没动的时候最好,修过了肯定都会破坏。”

  王恒之说着,眼睛就不由自主看到了那块玉佩上。

  谢焕瑾察觉到他的眼神,神色不悦地把平安扣收了回来,“你说你要去时如坊,正巧我和时如坊店主认识,就和你一起去一趟。”

  王恒之无语,“谢老大,我就是去看个东西,你不用担心我会对他们店做什么,也不用特意跟着我去。”

  谢焕瑾:“……”你是不是想错了?

  王恒之的确想错了。

  谢焕瑾主动提出跟着去不过就是因为殷离,和他,根本半点关系都没有。

  “我也找时如坊店主有事,不能和你一起去?”

  王恒之:“……”

  你要去你不会自己去?

  为什么非要带上我?

  然而最后王恒之还是怂着让谢焕瑾上了车。

  王恒之并没有找人开车的习惯。

  毕竟是捣鼓古董的,什么时候都有自己死了的危险。

  所以,王恒之是什么东西自己都会一些。

  开车上路,王恒之才发现后面跟了人。

  他正想着要不要打电话叫人或者加速甩开他们的时候,谢焕瑾开了口,“我的人,不用管。”

  王恒之:“……”

  你自己有车,为什么不自己去?非要拉着自己一起,有病吧!

  谢焕瑾像是知道他在骂自己,瞬间一个白眼扫了过去。

  王恒之赶紧闭嘴。

  后面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谢焕瑾是不想说,王恒之则是不敢说。

  很快进了那条商业街,他们的速度就慢了下来。

  因为人多。

  “快点。”

  谢焕瑾颇为不耐地喊。

  王恒之:“……谢老大,你这早上才出的车祸吧。”

  谢焕瑾:“……”

  王恒之一脚踩在痛处,谢焕瑾冷着脸闭了嘴。

  哪壶不开提哪壶。

  谢焕瑾不催了,王恒之依旧慢慢的开车。

  商业街这会儿人不少,因为到了下午下班的时候。

  这里毕竟不像其他地方,大部分人的工作时间都是朝九晚五,甚至有的地方更早就下班了。

  不过路灯红灯换着来,倒也没有太慢。

  车最后在时如坊前面那个类似于停车测的小场地上。

  后面跟着的几辆车也停了下来。

  时如坊曾经是莱熙酒店,这件事几乎整个商业街的人都知道。

  所以,当新开一个多月几乎看不到什么人的店突然出现了那么多豪车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

  谢焕瑾从车上下来。

  胜在那一头被包装过度的头发,没有人认出他来。

  不然就要引起爆炸了。

  谢焕瑾看了看四周的人,神色不悦地走了跟去。

  王恒之赶紧跟着。

  至于那些下属……

  谢九:“……”

  和他一辆车的人也问他要进去吗。

  谢九来了一个谢焕瑾盗版的冷眼,不过也成功让他们闭了嘴。

  时如坊今日是开着门的。

  拆下来的门板整齐地放在旁边,门大概有两米宽。

  两人进去。

  时如坊里冷清至极。

  东西不多,而且因为大堂太大,摆下来就完全看不到多少东西。

  谢焕瑾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人。

  王恒之则是在进来的一瞬间就激动起来了。

  “啊!清朝瓷瓶,还是汝窑里面出来的……哇!看这个,谢老大,这个,颜真卿的真迹,这个……一千多年保存得这么好,这也太厉害了……这个,这个是是汉朝的,这个一定是汉朝的,白瓷盘子,这个……”

  “闭嘴。”

  谢焕瑾一声冷哼,打断王恒之。

  吵死了!

  “两位买东西还是卖东西?”

  一个穿着复古裙装的女生从旁边一个隔间里面出来,看着两人询问。

  “买东西,你们……你们店主呢?”王恒之一边看着四处的东西,一边问。

  “店主早些时候出去了,这会儿还没有回来。”

  “那她什么时候回来?”谢焕瑾问到。

  净善抬头看了他一眼,“这个我不知道,抱歉。”

  “那我们可以在这里等她回来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