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20章,平安扣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230 2019-10-28 20:35:32

  谢九在外面感叹了半天,直到病房里的声音响起。

  “找到了没有?”

  谢九抱着那件沾满血污还破烂不堪的西装进去。

  “爷,这衣服都破成这样了,有什么好看的?”

  “给我拿过来。”

  谢九也没有在说话,将衣服拿了过去。

  谢焕瑾小心翼翼地接过衣服。

  看到衣服破成了这样,他突然有些担心。

  如果被撞碎了怎么办?

  定情信物不就没了?

  谢焕瑾拿着衣服不动了。

  “爷,您怎么了?”

  谢九一脸担忧地问。

  莫名其妙让他去找这件破衣服,现在又拿着破衣服发呆。

  如果不是医生再三保证了,谢九真的要怀疑谢焕瑾被撞坏脑子了。

  不过,现在看起来也不正常。

  谢九当即决定带自家少爷回去,让家庭医生好好检查。

  “少爷,我们先回去行不?回去让秦医生给你再检查一次。”

  谢焕瑾没有理他。

  不管还是不是好的,都要打开看看。

  谢焕瑾决定了以后,开始在之前自己方平安扣的衣袋里摸那块平安扣。

  当摸到那个熟悉的圆形时,谢焕瑾一下激动起来。

  平时难以产生波动的心,在这一刻开始加速跳动。

  谢焕瑾把平安扣拿了出来。

  墨绿色的玉,被红绸编好的细线挂着,就这样躺在他的手心。

  谢焕瑾看着手里完好无损的平安扣,高兴地想要跳起来。

  然后环境不允许他这样做。

  谢焕瑾只能压住内心的激动,仔细检查着那块玉。

  谢九则是被自家少爷这一惊一乍的动作吓得不轻。

  当看到他手里的平安扣时,更是惊讶的张大了嘴。

  半晌,他才出声,“少爷,您这个……哪来的?”

  他们少爷可不是什么拜教信佛的人,怎么会弄了这么个东西在身上?

  谢焕瑾看平安扣看得太过入神,并没有注意到谢九的话。

  谢九正想再问一次,就被谢焕瑾突然跳起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坏了!”

  谢九:“……少爷,什么坏了?”

  谢焕瑾拿着平安扣,仔细地看着。

  墨绿色的圆形玉佩,隔远些看不出什么东西来,但凑近,分明有一个地方出现了几丝裂痕。

  他还以为一定缺损都没有。

  没想到还是被撞坏了一点。

  谢焕瑾拿着平安扣沉默下来。

  怎么就坏了?

  关键是坏了怎么办?

  这是她给自己的定情信物。

  殷离:“……”

  殷离没有听到谢焕瑾内心脑补的这些戏。

  否则就要再次无语了。

  不过这会儿谢焕瑾更关心这件事。

  “谢九。”

  他突然开口。

  谢九惊了一下,然后做出一副“少爷有事请吩咐,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样子。

  “去把王三叫来。”

  谢九:“……现在?”

  “现在立刻马上!”

  “是,我这就去。”

  然而谢九最后还是没能去成。

  就在他开门准备出去的时候,他家少爷的亲妈,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夫……夫人!”

  谢九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瑾儿呢?”

  “少爷在里面。”

  “谢九,赶紧去!”

  谢焕瑾一边看着平安扣,不经意看到谢九还在门口,冷声开口道。

  “瑾儿叫他去哪里?”

  谢焕瑾听到这个声音,赶紧把平安扣藏了起来。

  门打开,门口站着打扮时尚的女人,后面跟着七八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彪形大汉。

  简称:保镖。

  谢焕瑾看到来人却是先冷了脸,“你怎么来了?”

  时莜一听这话就露出一副不高兴的表情,“我儿子出车祸了,我这个做妈的还不能来看看了?”

  谢焕瑾依旧是那副嫌弃的表情,“我是怕那个老头子一会儿又跑过来说我拐走了他的女人。”

  老头子。

  谢焕瑾对自己的父亲的称呼。

  没办法,作为一个从小被自己亲爹压迫到大的谢霸总,并不想因为这件事耽误自己去修好心动的女人送给自己的定情信物。

  殷离:“……那是你自己拿走的。”

  时莜对他的反应并不在意。

  她这个儿子,从小到大什么都好,就是这性子,冷的跟个什么东西一样。

  除了在亲人面前,从来都是不近人情的样子。

  但怎么说还是她儿子,听到他出了车祸,时莜就感觉赶了过来。

  虽然早就知道他没事,还是要来看看。

  她走近,正想坐下。

  “你拿件破衣服抱着做什么?”

  谢焕瑾低头,快速把那件已经彻底报废了的衣服扔到地上。

  “没什么。”

  放在被子里的手却是不经意握紧了手里的平安扣。

  还不能被他们知道。

  时莜觉得她儿子今天有点奇怪。

  “你是不是撞到脑子了?”

  谢焕瑾:“……”你就见不得我好是吧?

  “我没事。”谢焕瑾冷漠脸。

  时莜见他这样,早就见怪不怪了,“那我们回去?”

  “我不回老宅,我回海湾别墅就行。”

  “你不回去养养?”

  “都说了我没事,您赶紧回去,不然那个老头子又要跑来找我要人了。”

  时莜发现自己的儿子还是正常的。

  不说那一如既往的冷漠。

  就说那句熟悉的老头子。

  应该是真的没事。

  “既然你没事那我就先走了,有空还是回老宅看看,你爷爷奶奶都很想你,还有,你奶奶说要给你介绍……”

  “我不会去,你帮我推了。”

  谢焕瑾没有等到她说完,就直接开口。

  时莜看着他。

  这个儿子还有一点不好。

  他居然不喜欢女人?

  关于这个问题时莜无数次怀疑到自己老公身上。

  因为当年外界传闻也是这样。

  她怀疑是她老公遗传了他儿子。

  每次讨论到这个问题,下一刻,谢焕瑾的亲爹总是身体力行一番,告诉她到底是不是他遗传的。

  时间长了,时莜就不敢怀疑了。

  但老爷子和老太太年纪大了,都想抱重孙。

  所以,隔三差五就要给谢焕瑾相看女孩子。

  对此时莜也有些无奈。

  其实……喜欢男人也没什么啊。

  这世界上喜欢男人的男人多了去了,她儿子喜欢……

  “我不喜欢男的。”

  谢焕瑾对自己这个一大把年纪了还腐的不像样的母亲真的是无语。

  以前不喜欢那些女人,不过就是因为没有遇到他喜欢的而已。

  他有说过他喜欢男人吗?

  时莜心里想的东西被自己儿子拆穿,顿时有些尴尬。

  “嘿嘿。”

  “行了我真没事,你赶紧回去,一会儿那老头子真的要追来了,还有,奶奶那儿给我应付一下。”

  说着,身体转向了另一侧,被子一掀,整个人都蒙了进去。

  在被窝里,抚摸着那块玉。

  时莜拗不过,只好走了。

  谢九看到自家少爷的亲妈离开,才进来。

  “少爷,现在还要去吗?”

  谢焕瑾一下把被子整个全部掀开,跳下床来。

  “去给我准备衣服,我自己去。”

  谢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