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14章,婕妤扇4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251 2019-10-22 00:07:33

  接近一个小时,方芸就知道了自己到了个什么鬼地方。

  这一段,她上中学期间知道一些。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与四大美人中的杨贵妃齐名,环肥燕瘦的赵飞燕。

  然后,联系这个宫女的话。

  她大概是到了汉朝某个皇帝期间,就是赵飞燕的丈夫。

  她现在的身份,是那个皇帝的一个妃子宫里的绣娘。

  赵飞燕两姐妹独占盛宠,连着宫里的侍女都高人一等,她气不过,就和那宫女吵了起来,然后,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她。

  “芸娘,要不先告诉娘娘,让娘娘给你请个大夫来看看,如果只是磕着了,那养养就好了,如果真的是有人……”

  “不是。”

  方芸赶紧打断她的话。

  这个女人,胆子又小又喜欢自己吓自己。

  “我自己想想就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快去睡吧。”

  那宫女有些不相信地看了她几眼,但后面还是走了。

  方芸一脸的复杂。

  所以,她到底是怎么到了这里的?

  算了。

  背上的伤还疼的厉害,她晕了晕,决定还是先好好休息,一切等明天再说。

  ——

  早上的阳光透过纱质窗帘,慢慢唤醒床上的人。

  方芸动了动身体,突然发现那里不对。

  她惊得一下坐了起来。

  她回来了!

  方芸朝着几处看了看。

  她的房间,她的床,没错。

  不对,是她根本没有离开过。

  难道是梦?

  可是她被打的时候,明明很疼。

  怎么回事?

  方芸在床上想了半天,可还是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她摇摇头,心想,可能就是一个梦,算了。

  然后,起床,开始一天的活动。

  到了晚上,方芸再次做了那个梦。

  依旧是汉朝的皇宫,依旧是那些人。

  似乎是一个故事,从她进来之前就有了,而她的到来并没有改变些什么。

  开始的几天因为受了伤,她也不用去做事。

  后面慢慢好了,那个叫尚宫的宫女就给她拿了东西,让她做刺绣。

  方芸当然不会,于是,她只能找理由糊弄过去,然后等着晚上到来,梦醒。

  终于,方芸再次在自己的大床上醒来。

  “靠,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是因为这张床?

  方芸起来,洗漱完下了楼。

  “小芸,快过来吃早餐了。”

  方母已经换好了衣服,看起来是准备出去。

  “妈,我爸呢?”

  “早上小煜打了电话过来,说公司有事,让他过去看看,然后就走了。”

  “哦。”

  方芸下来,去餐厅吃饭。

  方母坐在她对面。

  “对了,妈,我今天去参加个Party,晚上就不回来了,不用等我吃晚饭。”

  “参加什么Party?”

  “哎呀,就她们谁的生日,大家说一起聚聚,玩一下。”

  “那行,你自己小心点。”方母见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也没有多问。

  方芸出去是常事,他们都习惯了。

  “知道了,谢谢妈。”

  方芸说着,随便吃了些东西,然后拿了包出去。

  说聚会当然是骗方母的。

  方芸只是觉得那个梦太过诡异,只有她睡着了才能回来。

  她觉得是那张床在搞鬼,所以,她决定出去睡一晚上。

  当天晚上,方芸就去了一家高档酒店,好吃好喝了一顿后,在酒店里睡下。

  可是,梦,如约而至。

  “芸娘,你的伤还没好吗?”

  方芸还在蒙着,闻言摇了摇头,又点点头。

  “到底好没好嘛,你摇头又点头做什么?”

  “还有点疼。”

  “那你好好养着吧,尚宫那里我一会儿帮你说,绣活儿我也帮你拿回来,你就在这里做……”

  宫女叨叨半天,才出去。

  方芸则是看着四周的一切发愣。

  她怎么又回来了?

  方芸用力在自己的大腿上拧了一下,差点没把她自己疼的跳起来。

  不是梦。

  难道她真的穿越了?

  可是为什么一到晚上睡着了,她又回去了?

  没多久,宫女那个刺绣过来,交给她,“这些要快点,入冬了,娘娘那里要的多。”

  方芸:“……”

  她能说她一点都不懂吗?

  “芸娘,你怎么了?”

  “没事。”她笑了笑,“现在什么时候了?”

  “现在?大概辰时吧,怎么了?你是不是饿了?”

  “不是。”方芸赶紧回答。

  这几天她都把这里的一些套路弄清楚了。

  比如一天两顿饭,时间特别固定,过了那个时候就没得吃的。

  她前两天还是因为有伤,有人给她送。

  那宫女听她说没事,也没有多问,自己做自己的事去了。

  方芸看着前面的一堆布和针线发愁。

  她根本不会,这个要怎么做?

  辰时……

  古代的时间她也不懂,但多少还是能记得,也知道怎么对应。

  一个一个的推过去,慢慢算出现在的时间。

  辰时,那就是九点还没到。

  上帝啊!

  方芸简直想哭了。要到晚上还有好几个小时,她要怎么过?

  最后,方芸是扯谎自己吃坏肚子了,在茅厕里待了大半天,终于把这难熬的一天度过了。

  好不容易终于醒来,看到自己睡在酒店的房间里,方芸几乎想要哭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

  方芸赶紧起来,退了房去找自己的哥哥。

  方煜正在方氏集团里工作,见到方芸过来,还有些惊讶。

  “小芸,你怎么来了?”

  他这个妹妹,平时不说来公司,这么早起床的时间都少。

  旁边的两个员工也给她打了招呼。

  “哥。”方芸走了过来,声音都有些不对劲,“我有事要跟你说,你让他们先出去一下。”

  方煜看她脸色也不对劲,就知道她是真的有事。

  “那就先到这里,你们去忙吧。”

  “好的,方总。”

  两人并没有多话,拿着文件退了出去。

  方芸在方煜对面坐下。

  “小芸,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哥。”

  方芸抬头,“我最近,我……”

  方芸说了半天,才把这件事算是说清楚了。

  “你是不是这几天太累了?”

  方芸的脸色并不好,像是熬夜几天没睡了的。

  “哥,就是因为睡觉,我每天都莫名到了那个地方,还醒都醒不来,必须要到了早上醒来才能回来,我这两天都快被这件事逼疯了。”

  “你说你去的那个地方是……汉朝,你还看到了赵飞燕?”

  方煜是在问,但语气更像开玩笑。

  “哥。”方芸声音有些崩溃,“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不知道我这几天每天一睡着就到那个地方去,第一天就被打了,后面如果不是因为受伤,还要去给他们做什么刺绣,我一点儿都不会,上次就是撒谎肚子疼骗过去的,这次如果再去,她肯定要逼着我弄那什么刺绣,我做不出来,他们说不定就把我当妖怪什么的,用火烧我……”

  方芸越说越觉得恐怖。

  尤其是上次听那个宫女说了巫蛊的事,简直都有了心里阴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