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12章,鲛人泪3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096 2019-10-16 23:25:41

  谢九把自己能够想到的,都说了。

  讲真的他也是单身狗,怎么知道一个女人喜欢什么?

  再说,人家又不是没钱,人又漂亮……虽然自家少爷也不差,可就这张面瘫脸,都让他失分不少。

  “少爷。”

  谢九的声音带着试探的颤抖。

  “说。”

  “我觉得那位殷小姐和其他女人不一样,你今天堵着门让她收下那个东西,殷小姐应该有些不高兴,还有,我们跟踪……”

  “闭嘴!”

  谢焕瑾语气不悦地打断谢九的话。

  他是在提醒他刚刚见面就给对方留下了多差的印象吗?

  简直……

  谢焕瑾一拳打在车窗玻璃上。

  谢九一个不查,车差点撞了护栏。

  谢九赶紧打着方向盘转回来,将车稳住。

  他有些疑惑地从后视镜里看后面的人。

  他好像对刚才的车差点撞护栏的事并没有在意。

  手拿了下来,然后走神。

  谢九:“……”

  谢九心里无语,也懒得吐槽了。

  他开着车,向着海湾别墅驶去。

  ——

  第二天。

  南依起了个大早。

  她自己梳洗好了,从房间里出来。

  阿奴正带着人上菜。

  “南依,快洗手吃饭了。”

  南依向着餐厅跑过去。

  殷离已经坐在位置上了,见她过来,轻笑着问,“看到我给你带的糕点了吗?”

  南依挠了挠头,“忘了看了,我先去看看。”

  然后,回头向着外面跑。

  “吃了饭再去。”

  “我要先去看看。”

  一边回答,人影都没了。

  殷离笑了笑。

  其他人并没有上桌,而是在店里各自忙各自的。

  南依拿了糕点下来,手里捧着一个大大的盒子,一垫一垫的,感觉随时都会摔倒。

  “南依,要帮忙吗?”

  “我自己拿的动。”

  南依回答,然后继续垫着往下走。

  盒子有些高,她捧着几乎都看不到前面的路。

  终于下了楼梯,她正要进餐厅。

  “先生,买东西还卖东西?”

  一声有力的脚步声朝着她过来。

  南依想要将盒子移开一点,但还没有移开,就一下没稳住,坐到地上。

  “哇……”

  他们说过,摔倒了要哭。

  盒子摔了过去,整个都被摔开,里面的东西也摔了出来。

  南依一看,哭的更厉害了。

  殷离从餐厅里出来,“南依,怎么了?”

  南依哭着从地上起来,向着殷离跑过去,“妈咪。”

  这一声“妈咪”让刚刚进来的的谢焕瑾如朝雷劈。

  妈咪!

  她有孩子了?

  谁的!

  谢焕瑾心底泛起浓浓的酸意,然后是愤怒,委屈……

  “哇,呜呜呜……没了,没了……呜呜呜……”

  “没事,一会儿我带你去买,不哭啊,没事。”

  “呜呜……”

  殷离安慰了半天,南依才没哭了。

  但是,之前哭了太久,现在停了也是一抽一抽的。

  “阿奴,带她去吃点东西,我一会儿带她出去。”

  “是。”

  阿奴应声,然后上前将南依抱了进去。

  “谢先生。”

  殷离喊了一声。

  谢焕瑾看着她。

  他眼里的情绪太过奇怪。

  像生气,愤怒,难过,委屈……最后,变成殷离完全看不懂的情绪。

  殷离:“……谢先生早上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谢焕瑾看着她,“殷小姐不请我坐坐?”

  殷离压下心底的怪异感,“谢先生请。”

  她指着的,是大堂的一个会客厅。

  谢焕瑾没有推辞,向着她指的地方过去。

  这个地方,在还是“莱熙酒店”的时候,他算常客。

  而现在,这里被改的完全看不到当初的模样。

  从外面复古典雅装扮的店员,到他面前一袭长袍衬得尊贵雅致的女人,再到四周复古的装饰,摆件。

  进了这里,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

  包括他眼前这个“雅室。”

  一张矮小的方桌,下面一周是看起来绒绒的毯子。

  她指了指,然后自己盘腿坐下。

  谢焕瑾没动。

  殷离好像这才反应了过来,“尚音,拿个凳子进来。”

  外面一个和其他人同样打扮的女生进来,手里提着一个带靠的木椅子,放到谢焕瑾的面前,“客人请坐。”

  “告退。”

  然后,鞠躬,离开。

  从表情,礼仪,装束,挑不出一丝毛病。

  但谢焕瑾看到这些人,心里老是有种奇怪的的感觉。

  那种感觉他说不出来是什么,但的确存在。

  殷离在他走神的时候,就有些不安,“谢先生,今日本来也想晚些时候去见你,但你来了,我便少走一趟了……”

  谢焕瑾听到她开口说话,瞬间回神。

  然后,在那轻柔淡雅的声音里,再次失了神。

  直到又有人进来。

  “店主。”

  是昨天跟着她的那个女生。

  “尚琴,去把昨晚的东西拿过来。”

  尚琴点头出去。

  不一会儿,她拿了个盒子,从外面进来。

  “店主,拿来了。”

  殷离拿过盒子,打开。

  里面正是昨晚那颗珠子。

  “谢先生,本来说无功不受禄这珠子我不能收,但昨天察觉到它有些奇怪地地方,我便带回来了,现在还给谢先生,如果有人去找谢先生要,还请谢先生让他来时如坊一趟,毕竟人命关天。”

  殷离说了半天,然后,发现谢焕瑾在发呆。

  殷离:“……”

  “谢先生。”

  她声音有些沉,听不出是在生气,但的确有些不悦。

  谢焕瑾再次回神,对上她明明面无表情的脸,谢焕瑾却觉得她是生气了。

  “对不起殷小姐,你声音太好听,我走神了。”

  基于昨晚一见面就开始的坏印象,谢焕瑾决定先把自己在她娜姐的形象改回来。

  第一个,就是实话实说。

  他的诚实让殷离再次无语。

  “我说如果有人向谢先生要回这颗珠子,请谢先生让他务必来时如坊一趟,人命关天。”

  “你不要?”他看着她,表情极为认真地问。

  “谢先生拍下来的,本身也不属于我。”

  “你不要?”他再次问到,“你不要我买来做什么?我也不要,你如果不要就扔了。”

  殷离有些词穷。

  这也是第一次。

  最后,东西他还是没有带走,反而拿了殷离放在桌子旁边的一个平安扣。

  那东西原本是殷离做了准备送人的,用的玉是古玉,就连红绸都是精挑细选的,就这样被他拿了。

  于是殷离还算心安理得地收下了那颗珠子。

  如果不是他出价,那价值也差不多。

  更何况,性命比死物终归要贵重的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