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5章,邀请函2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168 2019-10-10 23:57:46

  赵明轩真的觉得阿奴在骗他。

  怎么可能没有联系方式?

  电话,微信……

  但人家不给,他也不可能真的就赖着不走了

  主要是阿奴并没有将他请进去的意思。

  就这样两个人站在门口讨论,如果被人看到了,被狗仔拍到了,肯定又有的议论的。

  虽然他都习惯了。

  赵明轩身姿挺拔,步伐有力地离开,自以为姿势帅极了。

  然而,某一刻自恋回头,却发现时如坊门口已经没人了。

  没人了!

  这大概是他装X最失败的一次。

  赵明轩颇为遗憾地走到了他那辆风骚至极的红色法拉第旁边,正准备上车。

  “帅哥,去哪儿?能带一程吗?”

  赵明轩向着声源处看去。

  只能长发大波浪的美丽女郎正站在一旁的车旁边,好整以待地看着她。

  女郎一身黑纱短裙,完全遮盖不住那美妙的曲线。

  脸上画着浓浓的妆容,但并不难看,反而一颦一笑都是风情。

  对待女人,尤其是自己送上来的女人,赵明轩一向来者不拒。

  “可以啊。”他笑着走过去,非常优雅地伸出右手。

  那女郎妩媚一笑,将手放到他手里。

  赵明轩带着人上了敞篷车,一路拉风而去。

  车上,他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对面似乎过了很久才接听。

  “我还以为你不在。”

  “也没什么事,就是我把几天后龙城拍卖会的邀请函送了一份出去,到那天你可不要让人拦。”

  “哎呀我知道,这次绝对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行了,我这还要开车呢,先挂了。”

  龙城拍卖会的邀请函……千金难买。

  不是说有钱你就能弄到一份的。

  曾经有人拿了邀请函去卖,一张就买上百万甚至千万。

  似乎有人在里面看到了商计,所以,后续就有人专门搞这一套。

  后来,龙城就让人查。

  查出来的人不但这辈子都不能再拿到邀请函,就连和龙城的主人,傅家的一切生意,全部被断了。

  而且,为了确保不会有人再做这种事,邀请函都加了密码。

  到了门口有人会检查,如果检查到你不是真正被邀请的人,那你同样进不去。

  这才是赵明轩打电话的原因。

  而刚才电话对面,就是现在傅家的掌权人,傅盛!

  赵明轩挂了电话,一手拿着手机翻了翻。

  而余光,却看到了旁边坐着的女人眼里,那一闪一闪的光。

  能把龙城拍卖会邀请函送人的,不是一般的富家子弟。

  这些东西像这样的人最明白,当然,也最能引得她们动心思。

  赵明轩想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

  时如坊里,阿奴有些无奈地将南依抱过来,“上瘾了?”

  还一哭就停不下来了。

  她可不会相信,南依真的是被撞哭了。

  要哭也是走了的那一位想哭才是。

  南依抽着声儿,一噎一噎的“谁……谁上瘾了,还不是……是……嗝,是你们欺负南依,南依要告诉主人,让主人打你们。”

  阿奴晃了晃她,“不能在外面喊主人,要喊妈咪,别哭了,我一会儿带你出去玩。”

  “真的!”

  南依一秒变脸。

  阿奴:“……”我现在收回来还来得及吗?

  “那我们现在就去,快点,现在就去。”

  说着,在阿奴怀里动了几下。

  阿奴用力将人扣住,才避免了两人一起摔倒的惨剧。

  “别乱动,我带你去。”

  南依这才安静下来。

  阿奴简单的让人把东西放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带着南依出了门。

  他们来了迷城几天了,因为一直忙着,都没有出去过。

  阿奴是想着出去看看买些东西,南依却一直拼着要去游乐园。

  阿奴拗不过她,只好带着人对了游乐园。

  而结婚就是,南依被吓得拼着喊,再也不来了。

  阿奴于是满意地将人带了回去。

  也不枉她还特意向工作人员打听,那些比较刺激吓人。

  果然,一趟过山车,南依再也不敢说要玩了。

  两人回到时如坊的时候,店主回来了。

  南依一下就跑着过去。

  想要挂到店主身上,却又临时停住。

  殷离倒是没有在意,而是看着她脸上有些凌乱,问到,“怎么了?”

  南依闭着嘴巴,不说话。

  阿奴则是笑道,“她说要去游乐园,被吓到了。”

  “既如此,以后便不许去了。”

  “妈咪,那你下次出去能够带我去吗?南依想要去外面玩儿。”

  殷离对她这般小孩子习性并不反感。

  虽然有些不同,但终归还是孩子。

  “有好玩的,又不耽搁事儿的,我便带你去,其他时候,不能带。”

  南依有些不开心地撇撇嘴,道,“那妈咪不要食言。”

  “你几时见我食言了?”

  这下南依没得说的了。

  “我给你带了些点心…回来,已经让她们给你送到房间里了,你去看看。”

  南依这下又开心起来,蹦蹦跳跳去了楼上。

  殷离在大堂里坐了下来。

  阿奴则是恭敬地站在前面。

  “今天有人来过?”

  “是。”

  “何人何事?”

  “那日来的三个人,那两位公子里,行为肆意些的公子。”

  “以后你称先生就是,这里不像以前,公子比不得先生尊贵。”

  “是。”阿奴低眉顺眼地回答到。

  殷离突然笑了笑,“平素你都还活泼些,今日怎么一板一眼起来了?”

  阿奴微微抬了抬头,然后又低下。

  “今日那位公……先生,那位先生行为太无礼,阿奴气到了。”

  这话,分明有了赌气的意味。

  “他说了什么?”殷离笑着问到。

  “说……”阿奴一下顿住。

  说了什么?

  其实他也没有说什么。

  只是她觉得他的行为很不端方而已。

  “阿奴。”她劝,“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了,痴男怨女,浪荡公子,青楼歌女,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又何必为了一个过客乱了心神?”

  阿奴沉默了一会儿,才慢慢抬头,道,“是阿奴错想了,谢店主提点。”

  “你能想明白就好,谈不上提点。那位先生来可有说是什么事?”

  “拿了一方邀请函过来,说请店主五日后参加什么拍卖会。”

  阿奴说着,去取了邀请函,交到殷离手里。

  殷离拿出来。

  金边绣纹,大气尊贵。

  她颇有兴致地翻开邀请函。

  只是,看了一下,眼里的兴致就没了。

  “都是些无聊的玩意儿,不去也罢。”

  说着,将邀请函递给阿奴。

  阿奴有些走神,没接住,邀请函“啪”一声,落在地板上。

  阿奴赶紧弯腰去捡。

  殷离也低了低头。

  不经意一眼,就看到了后面的一张图。

  “等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