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鉴古师

第4章,邀请函

豪门鉴古师 姒氏云皇 2115 2019-10-09 23:49:20

  三日后。

  时如坊里。

  身穿统一复古白衣的女生们,正有条不紊地把一件件古物从大厅里搬来搬去。

  阿奴算半个领头人,几乎都是她指挥着搬运的。

  “阿奴,主人什么时候回来啊?”

  一个小女孩腻声问到。

  女孩穿着一身水蓝色的绣裙,蹦蹦跳跳,活泼可爱。

  “南依,店主说了让你在外面喊她妈咪,连我们都不能喊她主人,你喊被人听到了不好。”

  “哎呀,都行了,那你告诉我妈咪什么时候回来可以了吗?”

  “我也不知道啊,店主又没有告诉我们她去哪里。”

  “妈咪总是莫名其妙地不见了,她都答应我了要带我出去的,又食言了。”

  “店主是去忙正事,南依,你别整天想着出去玩。”

  “这是这里好无聊啊。阿奴,你带我出去玩好不好,我们去……去游乐园,听说游乐园很好玩的。”

  “运过来的东西都好乱糟糟地堆着,我要帮忙处理好,过几天再带你去,你听话,先回房间。”

  “我不要嘛。”小女孩不依不饶,“阿奴,我要出去,我不要在这里了,你带我出去嘛,阿奴。”

  “店主说了我们不能随便出去,南依你不要闹了,一会儿不小心打了东西小心店主回来罚你。”

  阿奴实在受不了南依吵吵闹闹,还抱着她的手晃来晃去,直接出言威胁。

  小女孩在阿奴略微严肃的眼神下变了脸色。

  过了一会儿,发现阿奴对她“变脸”并没有反应,小女孩跺了跺脚,“阿奴最讨厌了,南依才不要和你玩,哼!”

  说着,踩着白鞋“噔噔噔”跑了出去。

  阿奴无奈地摇了摇头。

  旁边的女生则是担心道,“南依一个人出去,不会有事吧?”

  阿奴满不在乎道,“她又不会到处跑,最多就是在门口气一会儿,没事的。”

  那女生点了点头,但放下手里的瓶子,还是跑到门口看了一下。

  南依两只手撑着脑袋,气呼呼地坐在门口的石台上,下面是“时如坊”拆下来的门板。

  大概因为气得太认真,女生出来,看她,南依都没有发现。

  女生也摇了摇头,然后回去,继续忙。

  南依看着马路上飞驰而过的车辆,根本不敢过去。

  这里好恐怖。

  她有一次就看到一个人被车撞飞了。

  浑身都是血。

  南依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么多血,太恐怖了。

  所以,她都不敢一个人出去了。

  现在,虽然时如坊隔马路还有好一段距离。

  毕竟曾经是酒店,前面都有一大片临时停车的露天停车场。

  可是,南依眼睛很好,很容易就清晰看到那些车,跑来跑去。

  还有声音。

  鸣笛声也时不时响起,一片繁杂。

  南依有些不想待在外面了。

  她有些无聊地站起来,想要回去。

  结果,一回头,就撞人了。

  “砰。”

  南依稳稳当当地站着,对面的人却被撞得退出去了几步。

  赵明轩发现自己被一个小女孩撞出去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蒙的。

  然而下一秒,看到对面突然坐下去哭了的小女孩,就更蒙了。

  他是被撞得脑子出问题,产生幻觉了吗?

  明明刚刚是他被撞了出去。

  可是,对面的小女孩就在他退出去的一瞬间,也退后几步,直接坐到地上大哭。

  如果不是看她只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赵明轩都要怀疑她在碰瓷了。

  “哇……呜……好疼!呜呜呜……”

  外面的动静很快间店里正忙着的人引了出来。

  阿奴一出来,就看到坐在地上哭的伤心的南依。

  在看看背着她的人,阿奴就大概知道怎么了。

  “南依。”

  阿奴跑着过来,蹲下去,“南依,怎么了?”

  小女孩坐在地上哭,被人问了,立刻哭得更厉害了。

  “他……他撞南依,南依……南依疼……好疼,呜呜呜……”

  赵明轩:“……”

  阿奴将人抱了起来,“没事没事,南依哪里疼?阿奴给你揉揉。”

  “南依……南依,屁/股疼,呜呜呜,他撞我,阿奴,你帮我打她……南依要打他……”

  小女孩一边委委屈屈地哭诉,还一边抽泣,声音都一噎一噎的。

  阿奴安慰了半天,又是承诺一定帮他大人,又是轻言细语地安慰,终于,小女孩不哭了。

  阿奴把她给旁边的人,让人抱她进去。

  回头,看着赵明轩。

  “是你?”

  赵明轩这会儿也没了那些疑神疑鬼的想法。

  毕竟,那个神鬼能这样哭上半天?

  “是我,阿奴小姐。”

  阿奴似乎对这个称呼有些不习惯,或者说不喜欢,但她并没有拒绝。

  “这位公子,请问您有事吗?”

  “对不起,刚刚不小心撞到了……那小姑娘是阿奴小姐的妹妹吗?”

  阿奴对他这种话没有什么好感,声音颇冷地回了一声,“不是。”

  后面,也没有说南依是谁的意思。

  赵明轩不是看不懂脸色的人,一下就看出阿奴不想说。

  他的目的本来也不在此,知趣地没有再问,反而一副春波荡漾的笑容看着阿奴。

  阿奴:“……”

  阿奴忍住一拳上去把人打残的冲动,“公子,请问您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那就不送了,如果有,今日店主不在,不做生意,也不送了。”

  说着,从他旁边绕过去,准备进店。

  “阿奴小姐。”赵明轩在她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再次开口,“听说你们是做古董生意的?”

  阿奴停下,虽然对他这种明知故问的话十分讨厌,还是耐着性子回答到,“是的。”

  赵明轩变戏法儿似的,,拿出一个烫着金边的小本子。

  “五天后龙城有一场拍卖会,听说拍卖的有些古董,阿奴小姐有兴趣去看一下吗?”赵明轩说着,将小本子递给阿奴。

  阿奴想说没兴趣。

  毕竟其实在拍卖会,能够买到的东西多多少少会出些问题。

  但是,想到了什么,阿奴伸手拿过了那小本子。

  “邀请函”三个字同样是烫金的,一看就很不凡。

  “店主回来了我会告诉她的,如果店主有意,会去的,谢过公子了。”

  说着,也没有翻看,直接收了起来。

  赵明轩对她的动作一阵无语。

  她到底知不知道龙城拍卖会的邀请函有多贵重?

  阿奴不知道,当然,也不想知道。

  赵明轩无语过后,又厚着脸皮要联系方式。

  然后被阿奴一句“没有”打发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