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102章 生不出来,怪我啊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110 2019-11-30 23:14:26

  林清自尽了?

  宋茜然尖叫声传来,林妍和林荫对视了一眼,都站着没动。

  多新鲜啊,林清这样的人,也会自尽?

  猪自尽了她都不会自尽。

  林荫嗤笑道:“又玩儿把戏了!”

  林妍点点头:“要不我们现在出门坐马车回家,等娘问起来,就说我们早就走了?”

  林荫钦佩地看着她:“林妍,你脸皮可真厚,你转头看看,这个位置刚好能看见娘。”

  所以,娘也能看见你。

  林妍羞涩笑笑:“不敢跟你比。”

  林荫顿时就觉得手痒想抽她,还没行动呢,就见她娘风一般冲了出来,已经上手直抽林妍的胳膊了。

  “你聋了吗?啊?老娘叫你你没听见吗?!”

  “娘你再拍一下试试。”林妍懒洋洋地道:“你敢拍,我就敢坚称我胳膊断了。”

  “……”宋茜然气得险些脑溢血:“去救人!”

  她终于想起来重点了,连拖带拽地把林妍抓进了屋子里。

  林妍从她的力道上察觉出来了不对劲,进了屋一看,顿时嘶了一声:“了不起啊!真捅了!”

  林荫紧随其后,也呆了呆:“……就冲这狠劲儿,以前都被她坑,我是服气的。”

  宋茜然气得想把俩闺女齐齐塞回去,只当没生过了。

  她尖叫道:“闭嘴!都闭嘴!”

  疯狂把林妍扯到床边:“快救人!把她肚子缝起来!”

  她尖叫:“要是清儿死了,你就去给她陪葬!”

  林荫张嘴便怼:“那要不要我跟林妍,还有我爹也跟着一起给她陪葬啊?”

  宋茜然疯了似的:“林荫!你非要气死我才甘心是吧?!”

  林荫被她吓到了,一时间竟不敢吭声。

  宋茜然又叫:“林妍!”

  林妍摸摸耳朵:“知道了知道了,我缝。”

  她蹲床边去扒林清的衣裳,却被林清死死抓住了手。

  林妍也不在意:“你不让我治?”

  她满脸愉悦地挣开她的手:“那可太好了。”

  林清顿时便僵住了:“……妍妍,我都要死了,你原谅我好吗?”

  宋茜然哽咽道:“傻孩子别乱说,你绝不会死的。”

  她冲林妍直吼:“你快说你原谅她,然后给她治好!”

  林妍翻了个白眼:“不原谅,手拿开。”

  宋茜然张嘴就要呵斥,林妍凉凉看了她一眼:“还治不治了?”

  宋茜然被堵得脸涨红,硬生生把所有呵斥咽了回去。

  林妍也懒得赶人走,麻利扒了林清的衣裳,取出随身带的医疗小包,也不弄麻药,很快就把她的伤口给缝起来了。

  林清不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娘!娘我好痛,好痛啊呜呜……”

  宋茜然急得直冒汗:“你行不行啊?她很痛啊!你听不到吗?”

  林妍全程只当没听到,麻利打结、剪断了缝合线,然后开始洗手。

  林清也是个狠人,受了这样的大罪竟然还醒着,哽咽道:“妍妍,谢谢你,我那样对你,你,你还肯原谅我,肯救我。”

  林妍怜悯地看了她一眼,勾唇笑了:“难为你这种时候还有心思装,也罢,你觉得我原谅你了,那就是原谅你了吧。”

  林清忽然觉得后脊背发凉:“你,你什么意思?”

  林妍轻笑道:“你这一趟苦肉计,用力过猛了啊。”

  恰在这时,林家的管事婆子终于从外面带来了大夫,林清忙抓住了宋茜然的手:“娘!”

  宋茜然心中也觉得没底,连连催促大夫赶紧给林清诊断。

  大夫忙到了床边诊脉,越诊断,脸色就越是怜悯古怪。

  林清吓得都快哭了:“我,我怎么了?”

  宋茜然也是满心惊惶:“大夫,刚刚是我大女儿给她治疗的,是不是没治好?”

  林妍狠狠翻了个白眼:“娘,您想想我爹!”

  宋茜然先是一愣,继而猛地反应了过来——这讨债鬼是在威胁她!威胁她再抹黑她,就坐实奸生子的事儿!

  大夫忙摇了摇头:“不不不,林夫人误会了,这伤处理得很好,便是老朽来做,也做不到这么好。”

  他拽了一大堆文,中心思想就是林妍做得完美无瑕,成功遏制住了伤口进一步恶化,否则,林清会更惨。

  最后,他叹了一口气:“这位姑娘伤到了小腹这样重要的位置,日后怕是子嗣艰难了,若不是林大小姐,她连个艰难的机会都没有。”

  林清瞬间呆滞:“子嗣……艰……艰难?”

  宋茜然也蒙了:“怎么会这样?大夫你是不是看错了?”

  她的清儿已经可怜地要给人当妾了,若是生了儿子,日后还有机会当个侧妃,如今,如今连最后的希望也要绝了?!

  大夫摇头叹息:“这位姑娘求死心切,捅得太深了,哎。”

  林清这会儿终于反应了过来,她嗷一声:“林妍!林妍!是不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

  宋茜然一听这话,猛地看向了林妍:“林妍你竟如此带毒!”

  林妍都被气笑了:“讲道理,是你们自己要我救命的,我就缝合了伤口,还是在你们眼皮子底下,你们这栽赃也太无赖了吧?”

  林清都要哭疯了:“一定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啊!你……”

  林荫忍无可忍,一巴掌抽在了林清脸上:“够了!”

  眼见宋茜然要跳起来打林妍,林荫大怒抓住了她的手:“娘!你也够了!”

  她怒喝道:“林清自己玩儿苦肉计玩儿脱了,日后断子绝孙是她自己的报应,关林妍什么事儿?”

  宋茜然怒道:“肯定是林妍!”

  林荫冷笑道:“你不信是吧?大夫!你说!”

  大夫皱眉道:“林夫人,你不要冤枉林大小姐,林大小姐医术超群,若非她的功劳,这位姑娘便是不死,日后于子嗣上也会半点儿机会也无。”

  林清顿时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你的意思是,我,我还有机会?”

  大夫点头:“好好调养几年,养好了,自然就还有机会。……你真该好好谢谢林大姑娘!”

  他实在厌恶林清这样恩将仇报的人,转身便要走人。

  林妍却笑着叫住了他:“这位是同仁堂的李秋大夫吧?我能不能请您老帮个忙?”

  李秋忙拱手,客气道:“林先生客气了,医道路上,达者为先,林先生叫我李秋即可,有什么能帮忙的,您只管吩咐。”

  林妍转头看了林清一眼。

  林清顿觉不妙:“林妍!你想干什么?”

  林妍温声道:“自然是请天下名医,仵作,来检查你的伤势,昭告天下,以免你日后生不出来,怪我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