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101章 摄政王的大礼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145 2019-11-30 22:41:49

  林荫半点儿没给福王府面子,怼力十足,连林妍都侧目看向了她。

  林荫瞪了林妍一眼:“你看我干什么?人家为了个不自重的贱人欺负你,你还好声好气?没的让人以为咱们林家是好欺负的!”

  皇室中人又怎么样?

  林家是几百年的大世家,家主林擎又是吏部尚书,官拜二品,位高权重,便是皇室中人,也不能为了个女人来踩林家的脸。

  说白了,林清算个什么东西,她若能天降神运当个侧妃还好说,当不了,还因为名声尽毁只能当个贱妾,也配跟林家两位嫡女相提并论?

  林妍又想冲林荫比大拇指了,嘴角含笑:“说得对,林家的荣耀不容践踏!”

  林荫这才满意了,扬起下巴看那嬷嬷:“你想怎么样?为了那自甘下贱的女人,要欺辱我林家吗?”

  嬷嬷看看林妍又看看林荫,这会儿才算是明白了。

  传闻中林二小姐跟林大小姐有仇,却喜欢林清的消息,如今已经不算数了。

  而这林妍,也不愧是能硬扛邱芳等人的狠人,从头到尾都冷静得让人无可指摘,连原本不听话的妹妹都给收服了。

  嬷嬷立刻客气解释道:“林二姑娘误会了,老奴绝无此意,只是来替清姑娘解释清楚,以免造成误会。”

  林妍笑问道:“什么误会?”

  嬷嬷笑道:“昨晚上清姑娘并非出去鬼混,而是我们王府请她去做客了。”

  她说得含蓄,林妍却吃了一惊:“你的意思是,林清就昨天晚上去了,之前没去?嘶!她的相好不是你们家的?”

  嬷嬷脸都僵了:“不不,林大姑娘慎言!”

  她可不管让她家主子头上带绿,咬牙道:“之前,之前也是我王府做客。”

  林荫冷笑道:“做客?晚上去,还去了好多晚?”

  嬷嬷被林荫林妍堵得想骂人,饶是她人老成精,竟也一时间哑口无言。

  最后,她只能强硬道:“清姑娘日后就是王府的贵人,今日这事儿,就请两位林姑娘看在王府的份儿上,不要再责难她了。”

  “责难?”林荫被气笑了:“怎么?福王殿下是要娶林清当王妃不成?”

  嬷嬷脸色大变:“还请林二姑娘莫要开玩笑,我家王妃与王爷感情甚笃,绝无休妻再娶的意思!”

  林荫冷笑连连:“那你们准备给林清个什么名分?侧妃?”

  嬷嬷可不敢应下这样的高位,再顾不上什么里面问题,直言道:“之前还好说,如今,怕是只能是个妾了。”

  林荫嗤笑了一声:“妾?”

  嬷嬷正色道:“这些事情就不是林二姑娘和林大姑娘该管的事了,王爷会跟您府上的大人们谈的。”

  林荫冷笑一声:“谁想管林清那种自甘为妾的女人,我只是要提醒你一句,你既知她只是个贱妾,就别再做没分寸的事!”

  为了个贱妾来打二品大员嫡女的脸,疯了吧?

  嬷嬷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再难维持住脸上的笑容:“今日多有打扰,老奴这就告辞了。”

  林荫喝道:“站住!”

  嬷嬷僵硬转头:“林二姑娘有何指教?”

  林荫沉声道:“你该给林妍……我长姐道歉!”

  嬷嬷神色阴沉:“林二姑娘……”

  一直做壁花的李岩这时候开口笑道:“桂嬷嬷的确应该跟县主道歉,虽然县主好说话不计较,但,为个贱妾逼迫县主,的确不合适。”

  嬷嬷一惊:“县主?”

  林妍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皱,温声道:“当不起李大人的这句县主,圣旨未下便总有变数,李大人日后莫要再这般叫了。”

  她很感谢李岩维护她,但她既拿了县主之位换楚珑的师尊之位,这会儿那县主爵位来压这桂嬷嬷,只会后患无穷。

  桂嬷嬷神态间颇见倨傲:“林大姑娘实在是个懂礼数的人,这皇家的恩泽,的确也不是谁都能接得住的。”

  李岩睨了桂嬷嬷一眼,摇头笑道:“我今日上朝时,帝君已经当堂下旨,不但封了林大姑娘为郡主……”

  他故意顿了顿,见桂嬷嬷脸色难看极了,这才继续说道:“还让清宁公主拜师林大姑娘,这会儿,圣旨应当已经送到了林府上了。”

  林妍不由愣住了,继而忍不住勾起了嘴角,笑颜如花。

  万万想不到,摄政王竟然送了她这样大的一分礼。

  想想那位跋扈太妃此时的脸色,林妍就愉悦得真想仰天大笑,再看看桂嬷嬷见鬼般的脸色,她就更是满心愉悦了。

  桂嬷嬷脸如猪肝,压抑许久才憋出一句:“恭喜,恭喜县主了。”

  她咬牙道歉:“之前是老奴冒失了,不知尊卑冲撞了县主,实在是对不住!”

  林妍赶小狗儿似的挥挥手:“去吧去吧,不是要去跟我爹娘商量名分吗?呶,我娘就在那厢房里他,快去吧。”

  林妍都指出宋茜然在了,桂嬷嬷自然就不好再走了,只能憋屈地进了厢房。

  没一会儿,厢房里就传来了宋茜然的怒吼和林清的哭声。

  “福王府欺人太甚!贱妾?!你们也说得出口!”

  “娘!女儿不孝,怕是活不成了,呜呜!”

  ……

  桂嬷嬷匆匆从屋子里跑了出来,林妍抬头一看,噗嗤一声就喷笑了出来。

  这精致妇人这会儿脸都被挠花了,头发更是被揪散了,衣裳烂了好几处,显然被暴怒的宋茜然给揍惨了。

  “……哈哈哈!”林妍笑得肚子都疼了。

  “这点儿事儿也值得你笑成这幅德行?”林荫鄙夷地睨了林妍一眼,看向了桂嬷嬷的时候,却没忍住肌肉失控:“噗!”

  桂嬷嬷顿了顿,脸色铁青,眨眼间就冲出了青水庵。

  就为了林清的人情和几个钱,被这一家子弄成这样!

  这一趟,她来亏了!

  李岩看看林荫林妍,嘴角微抽地摇了摇头:“两位林姑娘,你们,不告林清谋杀了吧?”

  林荫虽然不甘心,还是摇了摇头:“不告了。”

  林妍客客气气地冲他拱手:“今日麻烦李大人了。”

  李岩摆摆手,又看向了青嬷嬷和柳柳:“两位呢?”

  柳柳脸上疤痕扭曲,笑得仿佛地狱恶鬼:“大人,奴婢都听主子的。”

  青嬷嬷不敢落后,忙忙也点点头:“大人慢走。”

  李岩满意地点点头,告辞去处理今天最重要的公务——庵主之死。

  而那边李岩才刚走,厢房里就传来了宋茜然的惊呼:“林妍!林妍你快给我滚进来!清儿她自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