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78章 那多不好意思啊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164 2019-11-18 14:27:02

  林妍是真的没怪林一八人,他们已经做到了最好了。

  那贵妇人是宫中太妃,林一八人适当反抗还说得过去,真伤了杀了人,林妍就只有亡命天涯的份儿了。

  事实上,出来看见这八个人虽然带了伤,但还个个完好,林妍就非常满意了。

  充分说明,她捡回来的这八个的确不是棒槌。

  林妍点点他们:“自己去换了干净的衣服,再把伤口处理好,等我回来就去逛街。”

  八个人乖乖点点头,柔顺地从地上起来,进屋。

  林妍站在秋语阁门口,冲着外面招手:“来六个人。”

  看热闹的下人们忙缩脖子想跑。

  林妍轻笑道:“跑得了今天,跑得了明天吗?”

  众人顿时僵住了,一个个垂着头站着不敢动。

  林妍随手点了六个人:“进去,把我的病人抬上。”

  被点中的六个人如丧考妣,却不得不乖乖跟进去。

  但事实上,真正需要抬的也就只有年轻妇人和昨晚送来的少女,中年男人已经醒了,看样子可以自己走。

  林妍到门口的时候,他正恍恍惚惚地坐在床上,手虚虚触碰脖子上的纱布,一脸的不可置信。

  “醒了?醒了正好,交给你个任务。”林妍站在门口。

  “林大姑娘请说!”中年男人难掩激动:“末将一定肝脑涂地!”

  他这一激动,末将的自称都激发出来了。

  林妍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王府的侍卫?嗯?”

  中年男人脸色一红,吭哧吭哧半晌:“末将曾经跟随王爷参加过跟大业的军事行动,后来进了禁军,如今,兵部三品左侍郎。”

  林妍抚掌而笑:“参过军的好,左侍郎的身份也更方便行事。接下来我请侍郎大人住我师兄的院子,还请您照顾好另外两个病人。”

  中年男人瞬间意识到事情不对:“可是出了什么岔子?”

  林妍笑容迤逦:“也不是什么大事。”

  中年男人顿时便松了一口气。

  林妍接着道:“也不过就是有人可能会给你们投毒,让你们看起来是被我给治死了。”

  中年男人一口气卡在了喉咙了,咳咳咳差点儿咳死:“林大姑娘可莫要开玩笑啊!”

  林妍转身便走:“侍郎大人要是觉得是玩笑,那就赶紧趁着能笑,多笑一会儿吧。”

  中年男人赶紧追上去,就见林妍已经带着四个抬着担架的下人走远了。

  他忙追了上去,絮叨道:“林大姑娘慢些,末将好歹也是个病人啊。”

  林妍没搭理他,一路浅笑着把人送往宋闵所在的院子。

  路上碰到了匆匆而来的林擎,林擎见了中年男人,惊异地瞪大了眼睛:“黄侍郎?”

  黄旗匆匆点头,无语道:“林尚书,都说你林家书香门第,武道持家,家规森严,我瞧着你家也忒不行啊!”

  林擎一愣:“黄大人何出此言?”

  黄旗啧了一声,想摇头。

  林妍笑呵呵提醒道:“脖子不想要了吗侍郎大人?”

  黄旗顿时便是一僵,稳住,还不忘怼林擎:“都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林大人,你也该管管你家后院了。

  你这一不在家,你媳妇儿连闺女都护不住,你说说你要这种媳妇儿有个屁用啊!改明儿谁都能趁你不在,把你家给抄了!”

  林擎一听这话就知道不好,可还不等他细问,黄旗就追着林妍跑远了。

  林擎再想跟过去的时候,就被人挡在了院子外面。

  宋闵的院子,哪怕是在他林擎的地界上,他林擎也得按照宋老爷子的规矩来。

  宋茜然听到了消息匆匆过来的时候,林擎已经从下人口中打听到了事情的始末,顿时气得头痛不已。

  “擎哥?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宋茜然奇怪问道。

  “……茜然,太妃来的时候,你在干什么?”林擎问道。

  “擎哥这话说的,这个时候,我自然是在处理账务……”宋茜然不甚在意地回答道。

  “茜然!”林擎不由主地提高了声音。

  宋茜然吓了一跳。

  林擎深呼吸压下心头情绪,沉声道:“茜然,我希望你能够明白,你首先是林家的主母,其次才是妍妍的母亲。”

  宋茜然心头微跳。

  林擎沉声道:“就算你再怎么不喜欢妍妍,只要妍妍是我们林家人一天,你这个主母,就一定得护得住她!”

  他紧紧盯住了宋茜然的眼睛:“你一定得记住世家主母的责任是什么,倘若你记不住,我能容忍你,林家族老可能容忍你?”

  都说铁打的世家流水的皇帝,为何?

  只因为这氏族庇护力量的强悍、强大,能够让每一个世家子弟心生归属感,让他们愿意为了自己所依附的大树,甘愿付出一切努力。

  如今宋茜然身为一族之母,面对一个没有实权的太妃,却竟然就连亲生女儿都舍弃了。

  敢问!

  林家族人听闻之后,还敢为了林家的基业抛头颅洒热血吗?

  林擎越想越是疲惫,哑声道:“茜然,你再这么下去,不会毁掉别人,只会毁掉你自己。”

  族长和族母,绝不是站在这个位置上,就能让人信服的。

  眼见宋茜然眼中还有愤愤之色,林擎不得不一点点把道理掰碎了给她讲。

  “……除了族人对你的信任,你让太妃如此在林家放肆,整个帝都的人便都会知道,只要我不在,但凡有权有势,便可对林府为所欲为。”

  宋茜然脸色发白,这才知道怕了。

  这时候,林妍已经交代完了出来。

  林擎叫道:“妍妍。”

  林妍仿佛这时候才看见林擎,惊讶叫道:“爹什么时候回来的?”

  林擎无奈看着她:“你没受伤吧?”

  林妍伤感叹气:“那又有什么嘛办法呢,爹不疼娘不爱的,就是家族嫡女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谁想糟践就糟践?”

  她叹气道:“不过人不能怨怪自己的出身,只能算是我倒霉吧。”

  宋茜然气得想咬人:“林妍!”

  林妍摇摇头,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爹我走了。”

  林擎叫住了她:“别跟你娘置气,你娘也是心疼你。别怕,别气,你的秋语阁爹娘让人重新给你置办一遍。”

  林妍顿时便眉开眼笑:“那多麻烦爹娘呀!”

  林擎好笑道:“不麻烦,总归是你受了委屈。”

  林妍摇摇头:“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让爹娘劳心劳力多不好,这样吧,爹娘,您俩给折现吧,你们出钱我出力,我自己搞!”

  她冲着两人一摊手:“也不多,就只要个三四百万铜币也就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