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70章 贱人你敢!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049 2019-11-13 23:45:31

  云老夫人其实早就看见了楚烨,但楚烨没出声想听,她便由着邱芳他们作,她其实也想看看,邱芳这几个,到底张狂到了何等地步。

  可眼见着邱芳几个把话说得冠冕堂皇,真挨到了自个儿身上,却恼羞成怒越发欺压人,她便忍不住了。

  这一声放肆,既是失望呵斥,又是挽救邱芳等人的性命。

  倘若邱芳等人再过分些,楚烨绝容不下他们!

  楚烨不会容许有人动摇幼帝的江山,邱芳等人刚刚的所作所为,便是在创建能够毁掉千里长堤的蚁穴。

  云老夫人面色难看到了极点,对楚烨道:“你按规矩来,我不求请。”

  楚烨点点头,看向了邱芳,浅如琉璃的眸子里没有任何温度:“大秦军规,谋夺百姓财物,该如何?”

  邱芳几个脸色大变:“殿下!我们都是为了大秦!”

  楚烨脸色猛地一沉:“原来在你们心里,只要自觉理由足够,连军规都可以随你们心意。”

  邱芳等人听到了这话,猛地僵了僵,齐齐白了脸。

  大秦之所以能成为九州大陆第一强国,便是因为军规铁律从未有任何人敢践踏,他们今天……真是犯了大糊涂了!

  今日之事若做成了,纵然得到了那缝合之术能救人,可一旦流传出去,影响何其深远?

  到时候,是不是为了军粮他们就能去屠城?为了战士性命,他们是不是就可以杀人夺功法?

  真要是那样,大秦雄师,还是大秦子民奉若天兵天将的雄师吗?

  他们这是在毁掉大秦雄师的脊梁骨!

  他们险些成为了整个大秦的罪人!

  邱芳猛地弯下了脊梁骨,红着眼眶大声叫道:“谋夺百姓财物,当视轻重杖责,轻则三十军棍,重则,重则一百军棍,另外……”

  他咬了咬牙大吼:“官降,三级!”

  他吼得很用力,脸上满是羞愧。

  其他几个跪着的将领脸色同样如丧考妣,悔不当初。

  但,随着邱芳第二个跪下的那个,却面色扭曲了一瞬。

  林妍第一时间注意到了那个人,也注意到了那个人跟齐宇飞快的对视。

  她笑了:“不知道这缝合之术,能值得多少军棍?”

  她问的时候,看的是邱芳。

  事实上,从第一眼看到了楚烨之后,她就再没有往他那边瞥一眼。

  楚烨竟莫名有种心虚的感觉,心情不怎么好地也看向了邱芳。

  邱芳脸上羞愧更浓:“林大姑娘的缝合术,值……”

  “价值万千!我们愿意倾尽所有家财来买!”跟齐宇对视过的那个将领猛地打断了邱芳的话,满脸郑重:“我等今日冒犯了,但都是为了将士,还请林大姑娘给我们一个赎罪的机会!”

  林妍淡淡道:“这位将军是不是觉得,我轻易被你们逼着同意献出缝合术,就很好欺负?你们说什么便什么?”

  那将军名叫张明,官拜三品兵部右侍郎,如今掌控着京师北营三万精兵。

  闻言,他沉声道:“林大姑娘误会了,我想这件事情,我们可以跟你父亲详谈。”

  林妍又笑了,笑得直弯腰:“说得好像那是我爹家的秘术一样。”

  她忽地冷了脸:“呸!真不要脸!”

  张明沉声道:“林大姑娘可还知道尊卑?!如此辱骂朝廷命官,该当何罪?!”

  楚烨忍无可忍:“住口!”

  邱芳更是羞耻得脸涨红:“老张你闭嘴!林大姑娘说得对,这一次是我们不要脸了!”

  眼见张明还要狡辩,他当机立断,大声对楚烨道:“我们恃强凌弱,谋夺百姓秘技,应当杖责一百!请王爷赐罪!”

  张明猛地站了起来:“都是为了帝国好,凭什么要我们受这样的委屈?!”

  楚烨眸色猛地沉了下来:“拖出去。”

  张明挥开来抓他的侍卫,大吼道:“我不服!”

  一百军棍下去,他至少要躺半年!

  半年后,他北营的权柄,兵部刚谋划到的权利,还可能是他的吗?!

  更何况!

  三级!

  官降三级!

  他辛辛苦苦出生入死数十年,一步步晋级升官,就是为了给这小娘皮玩儿的吗?!

  张明猛地扯开了衣襟,露出伤痕累累的胸口:“我为帝国流过血,付出过半条命!我今日所作所为皆是为了帝国,我不服!”

  其他几人眼眶发热,却沉声道:“老张!跪下!军规不可违!”

  张明含泪吼道:“我不服!我……”

  林妍打断了他将要喷涌而出的自表功绩的话,扬声道:“你服的,因为,我真的愿意把基础缝合术交出来,这是为了天下,为了将士!”

  她笑容迤逦:“我的第二个条件变了,我只要这位张将军被撸成白身,领一百军棍。其他在跪的诸位将军,每家捐出五百万作为军费,官降一级,再领三十军棍就好。”

  她这样的话一出,除了张明之外,其他几个将领全都羞愧地红了眼。

  其实从楚烨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知道他们今日跑不了挨军棍和降官位了,林妍这样,分明就是在替他们变相求情。

  邱芳嘴唇颤抖:“林,林大姑娘……”

  林妍淡淡道:“本就是利国利民之术,林先生也有意献术,不过怕被有心人拿来当做争名夺利的工具,所以暂时未动罢了。”

  邱芳等人闻言,顿时更羞愧了。

  张明大喝道:“狡辩!倘若你真心献计,又如何会对我们百般刁难?!”

  林妍似笑非笑:“刁难的就是你和齐宇这种利益熏心之辈啊,你没瞧见吗?我就没为难邱大将军他们。”

  她转头看楚烨:“不信问摄政王,林先生已经在与他交涉了。”

  众人齐齐看向了楚烨。

  楚烨点头:“确有此事。”

  他一开口,众人便知道这是真的了。

  张明顿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我……我一时糊涂……”

  林妍笑道:“不,你不糊涂,你就是太精明了,所以一听齐太医说谋夺缝合之术的好处,就立刻动了心,带着你的袍泽们开始起哄了。”

  她笑得明艳:“你不是口口声声为了大义什么都可以做吗?你看,为了家国天下,为了你的兄弟袍泽,只是要你吃点儿苦头就能大圆满,你怎么就不愿意了呢?”

  张明脸色扭曲:“可根本就不是我带的头!分明是邱芳……”

  他猛地住了嘴,但跪着的几个将领已经全都脸色黑如锅底。

  他们虽然想帮邱芳的忙,但真正说动他们的,分明就是张明!

  可这会儿,张明竟要把罪名推给邱芳!

  张明还想再争辩,林妍却再次看向了楚烨:“这事儿希望摄政王全权负责,送来学医的人,只能通过摄政王府来。

  一共八个名额,但凡有不尊师重道违背医德的学徒,便立刻废掉一个名额,终生不再启用。”

  她笑问:“可否?”

  齐宇脸色大变:“不可!术业有专攻,这事儿应当交给我太医院!”

  楚烨眸色一冷,正要开口,林妍忽然笑了起来:“你不吭声我差点儿把你给忘了,对了,我还有第三个条件。”

  她纤长的手指一指齐宇:“这人煽动他人谋算他人师门绝密,我要求,按照江湖规矩处决,不重,从轻,就只废掉他一只手吧。”

  她笑眯眯:“右手。”

  他是太医!如果没有了右手,日后还怎么做大夫?!齐宇顿时便觉得一股凉气袭上心头,先是惊悚,继而暴怒。

  “贱人!你敢!”

  林妍到底敢不敢齐宇没机会知道了,因为楚烨,他敢。

  虽然坐在轮椅上行动不便,但楚烨面无表情地摊手,暗一立刻拔剑送到了他手中。

  不过随手一抛,锋锐的长剑便划出一道残影,径直贯穿了齐宇指着林妍的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