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第062章 呸,渣男

摄政王他非要喜当爹 逍遥漠 2456 2019-11-10 16:47:37

  林妍一句太甜了,实在是把暗十八惊到了。

  她颇受惊吓地瞪圆了眼睛:“主子,您是认真的吗?”

  林妍笑嘻嘻地捏了一把她的脸蛋儿:“你猜。”

  暗十八哭笑不得:“主子~”

  林妍轻笑着点了一下她的脑门:“帮我准备一下明日宴会需要的衣服和配饰,我今天要出门一趟,明天一早才回来,没空弄这个。”

  暗十八忙肃了脸色:“主子小心。”

  林妍含笑点头:“放心。”

  她小憩了一会儿就出了门,照旧甩掉跟踪的人,换了装扮便直奔销金窟。

  销金窟营业向来不分白天黑夜,反正进了地下世界,目之所及全是藏在灯火和夜明珠后面的暗影。

  她才刚到没一会儿,楚灵就欢快地冲了过来:“先生!”

  林妍点点头,继续等她的号码牌。

  楚灵凑过脑袋看了一眼,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先生,您要跟黑棋打?他下手最黑最狠了!”

  林妍摸摸她的头顶:“不黑不狠,我下不去手。”

  闻讯而来楚铭嘴角微抽,忍不住咳嗽了一声:“灵儿过来,别闹先生。”论黑论狠,谁黑狠得过这位?

  楚灵赖在林妍身边不舍得走,林妍便捏了一把她的小脸儿:“去擂台边等我。”

  “嗯哪!”楚灵害羞地捧脸点头,花蝴蝶似地跑走了。

  楚铭无奈摇摇头,抬眼看林妍:“先生,黑棋之后,润王在这边的炼气期前五段就没有了。如果先生要挑战五段往上的话,还请一定三思。”

  林妍点点头:“我心中有数,多谢你帮忙收集消息。”

  楚铭忙摇头:“别别,您可别跟我这么客气,不然灵儿又要揪我耳朵了!”

  林妍眼中滑过一抹笑意,点点头,拿了号码牌往擂台边上去。

  楚铭追上两步:“润王找了他师尊亲自来说情,如今已经能在销金窟中行走了,抱歉,先生。”

  林妍淡淡道:“他有这个人脉和手段,我一早就知道。你打开门做生意的,我明白。”

  楚铭愉悦笑了:“不过我让人一直跟着他,先生若是有什么吩咐,不大过分的我都能办得到。”

  林妍秒懂:“好。”

  她在台下等了没一会儿,就轮到了她跟黑棋的比斗。

  林妍如今才炼气一段,真气量没办法跟黑棋比,但她的战斗经验却比在场任何人都要多,所以纵知艰难,也半点儿不惧。

  待两人上台,台下的观众立刻燃烧般呐喊起来。

  “杀!杀!杀!”

  “打啊!黑棋!拗断她的脖子!”

  “林瞳!上啊!宰了黑棋!”

  林瞳,是林妍给自己这销金窟林先生起的假名。

  她已经打了不止这一场了,这大半个月来,她专门挑了宋润的人下手。

  不为别的,练手的时候,顺便图个开心。

  十六天,她一共弄死了他大大小小十二个打手,断了他上千万的赌金收入。

  这竞技场里的每个常驻赛手都有大家族供养,高中低档的数量呈金字塔分布。

  高中档的林妍从来不碰,她就逮着那些炼气前五段的打,就算不打死打残,也要让对方几个月不能上场。

  她笃定宋润绝对坐不住,他最近忙着谋划军功,这需要大量的钱财,她断他财路,不亚于杀他父母。

  而果然,等她干掉了黑棋,就见台下宋润已经到了。

  他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早来了一天。

  林妍揩去了嘴角边的血迹,将黑棋踹下台,正好摔在宋润脚边。

  宋润身边跟着两个人,一个闻青,一个模样俊美,呵欠连天的青年。

  黑棋摔到三人脚边的时候,闻青猛地沉了脸,那俊美青年却饶有兴趣地笑了起来,摸着下巴盯住了林妍。

  宋润神色淡淡地把腿后缩,扬声道:“林先生可否下来谈谈?”

  林妍翻身从擂台上下来,伸手接过楚灵递来的手帕,边擦着血,边冷淡道:“谈什么?”

  宋润难掩目光灼灼:“谈谈我们的合作,谈谈我们如何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林妍冷冷笑了一声:“可以。”

  宋润猛地站了起来:“当真?!”

  林妍点点头:“只要你肯到林家负荆请罪,走一路大叫一路再不插手姐姐的婚事,给她介绍人渣,我便与你化干戈。”

  宋润的脸都青了:“这不可能!”

  林妍睨了他一眼,冲楚灵招招手,毫不留恋地便走了。

  宋润忙快步去追,却转个弯儿就不见了林妍的踪影。

  他朝着大致方向到处找,很快在一处拐角通道前被人拦住了。

  “客人,这里只有工作人员才能进。”

  宋润沉着脸:“让开!”

  跟在他身旁的工作人员提醒道:“客人,您还在观察期,如果再在销金窟违规闹事,恐怕要被黑三年。”

  宋润:“……”

  他冷静地转身,出了拐角便狠狠踹在了墙上:“林!妍!”定然是那女人跟林先生告了黑状!

  闻青脸色难看:“那位林先生对殿下和我都成见深邃,合作怕是谈不成。”

  一旁的俊美青年扑哧一声乐了:“难不成人家还要喜欢你们才正常?”

  他好笑闻青:“也不看看嫁进你家的女人多可怜!呸!渣男!”

  闻青脸都青了:“黄飞宇!你别太过分!”

  却原来,俊美青年正是黄飞宇,也就是齐国公府的世子,之前被林妍误会宋茜然要给她说亲的那个。

  如今谁都不知道黄飞宇暗黑腐朽的内里,他依旧还是那个外人眼中风光无两,俊美无双的世家公子,八成女子眼中梦中情人。

  闻青身为同性,都挑不出他身上的毛病,这会儿见他笑得风华无双,不由也生出了几分嫉妒来。

  黄飞宇嗤笑道:“既怕人说,那就别做恶心事儿啊。既当又立,你家这家风,也是没谁了!”

  闻青脑门上青筋直蹦:“黄飞宇!我家不过是严以律己宽以待人,这是圣人之言,你也是读书人,怎敢如此践踏圣人言论?!”

  黄飞宇翻了个白眼,根本懒得争辩。

  闻青却觉得比被怼了都更生气,追着黄飞宇就想争辩。

  宋润嘴角抽了抽:“行了飞宇,本王是让你来帮忙的,不是让你来给我搞内部分裂的!”

  他拦住闻青示意他不要追辩,急声问黄飞宇:“你记住她的长相了没?帝都之中,可有人家与她长得相似?又或者你见过谁家的隐世宗门,跟她有渊源的?”

  黄飞宇拿食指敲了敲太阳穴:“可惜,并没有。”

  宋润抿唇:“连你都没线索?”

  黄飞宇懒洋洋地抖开了折扇,徐徐扇着风:“我只能看出她绝对在市井底层混迹了许多年,但又受过最高等的教育调教。其他的,恐怕要你自己找了。”

  闻青讽刺道:“这世上哪有如此复杂的人?出身底层又要突破两个圈子的壁垒,学习最高等东西,她是神么?”

  他冷笑道:“更何况我看她年纪不大,绝不可能会有你说的那样丰厚的阅历!”

  黄飞宇一扇子敲在了他头上,慵懒笑道:“对你来说的确是不大可能,可如果换做是我,大约,五年左右吧,我便能有她那般蚀骨的世故了。”

  他轻笑:“这世上从不缺乏天才,只要这个天才肯学,什么时候,就都不晚。”

  宋润目光微沉。

  黄飞宇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宋润:“你要是再算计你那姐姐,啧,销金窟这姐姐怕是要让你家鸡犬不宁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