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第八十二章 惊险隐瞒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574 2019-11-24 22:04:51

  听着皇妹二字,楚萦本想说些什么,恰时,袁桓一身劲装,还来不及通报,便匆匆的闯了进来,楚萦本想开口训斥,袁桓却率先开口。

  “皇上,有消息了!”

  楚政面色一喜,绕过楚萦,直接与袁桓去了内阁。

  内阁是楚政与朝臣秘密某事的地方,就算是在大楚任意地方来去自如的她也从未进去过。

  看着离去的高大背影,楚萦气的咬了咬唇,这些日子三哥派人在四国中寻找那女子的下落,现下见着袁桓急匆匆来报,怕是有眉目了。

  只是,她不曾想会这么快。

  内阁。

  楚政拧眉听着袁桓的禀报,不放过一丝有过月青的细节。

  “皇上,我们在南晋的一家药铺内发现了这个。”说着,他自袖中拿出一枚发钗,钗身是一段剔透的碧玉,钗头嵌的是一朵粉玉樱花,小巧圆润,剔透玲珑,十分漂亮。

  看着做工倒不像是南晋之物。

  “皇上,属下已经派人查过了,这粉玉是大楚的盛产之物,由于地域原因,没有国家会有这种质地的玉,这做工属下也让大楚境内的工匠核对过,是上京的一家首饰铺的。”

  大楚的粉玉,上京的首饰铺……

  这一切的一切,无疑是在告诉他,她是大楚的人,且离他不远,或许就在上京附近……

  他欣喜若狂,恨不得立马就能找到她,只是,她若知道了他的身份,她还会对他如初吗?

  撇开这些之后,楚政突然想到,“既是用发钗抵债,且是去买药,这么说她当时受了伤?”

  袁桓默了默,还是没打算隐瞒,“回皇上,据掌柜的描述,当时月青姑娘确实受了伤,且伤的不轻,不过皇上别着急,那次月青姑娘没事,后来伤好后便回了茶庄找你。”

  也是那一次回来之后,楚政看到了脚踝上的灼伤,心生怜惜,之后两人便慢慢的交了心。

  当时南晋的人在追杀云腈,她情急之下易容成月青的模样,身受重伤,无奈之下进了一家南晋的药铺,因着身上没有银两,便有这枚发钗代替了。

  如今,这枚发钗却到了楚政的手里。

  看着手中的发钗,楚政说不出心中是和滋味,明明那次回来之后他看出了她的不对,却选择尊重她,没有过多的探究,若是他当时多留意一些,说不定现下已经找到她了。

  现下回首时,才觉得他对她的事情一无所知。

  “继续查,尤其不能放过脚踝上有伤疤的女子。”

  “是!”

  袁桓离开不久后,楚政头疼的捏捏眉心,恰时,外面传来冯唐焦急的通报,“皇上,皇后娘娘晕倒了,现下太医正朝着云华宫去呢!”

  闻言,楚政起身,蹙眉,云腈虽是身子纤弱,但何时变得这么孱弱了,叫她跪两个时,辰倒不与楚萦争执的事,而是在告诫她,在他面前,要学会收敛锋利的爪牙……

  云华宫,太医院的太医都来了。

  只是,目前出现了一个问题,皇后娘娘卧病在床,却意识清醒,太医们想把脉确认病情,但云腈始终不肯,甚至排斥。

  云腈强压着腹部的不适,尽力让自己看起来脸色好些。

  太医们若是探她的脉,那便一定会发现她身怀有孕,她和楚政尚未有过夫妻之实,若是被他知道了有这个孩子,后果不堪设想。

  “怎么回事?”一道冷硬的声音传来,楚政已经走入寝殿,看着满屋子的太医,顿时冷了眉眼。

  他来的路上已经听说了,云腈不肯配合太医施诊。

  她这是做什么?一次来表示对他的不满吗?

  “参见皇上!”

  “参见皇上!”

  见着男人过来,太医们忙得行礼,如实禀报道,“回皇上,是皇后娘娘不肯施诊用药……”

  楚政目光淡淡的看着躺在床榻上的女子,额际有泛着微微的薄汗,唇上没有血色,脸色也惨白无力。

  “为什么不配合太医施针用药?”他淡淡开口。

  经过下午一事,云腈一惊摸清了这个男人的脾气,吃软不吃硬。

  “我没什么事。”

  楚政蹙眉,就着床沿坐下,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云腈下意识的想避开,却被男人的眼神震住,“发烧了都不知道吗?”

  云腈顿时没好气,“不是你害的?”

  大冬天的,幸好没下雪,不若两个时辰过去,她非死了不可。

  “让太医探脉。”他淡淡一句话却吓了云腈一跳,他哪里敢诊脉?

  下意识的往被子里缩了缩,以示抗拒,这在楚政的眼中却不经好笑,“你若是方才也这么聪敏,知道避其锋芒,能遭这份罪?”

  云腈不理男人说的话,心中想着,若是一会他非要让太医给她诊治,她用什么办法避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