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第七十章 因为那个死去的女子?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383 2019-11-14 20:14:17

  过了两日,云腈的身体渐渐好转,没事时便在医馆给帮老大夫抓抓药,其余的脏活累活方家姐姐一概不让她碰,说是怕惊这肚子里的孩子。

  翌日一早,云腈和方家姑娘开了医馆的门,却见一群官兵在小镇里搜查。

  云腈认得那个人背影,是袁桓,瞧着他正要转身看过来,她巧妙的一回身,状似捻了捻筛子里的药材,“姐姐,这几天天气朝,药材都回朝了,我拿到后院去晒晒。”

  说着,便端着筛子走内走了。

  方家姑娘一笑,嘱咐道,“你还怀着身孕,小心些,别磕着碰着了。”

  袁桓本是见着颇为熟悉的身影打算进去查看,却听着方家姑娘的话打消了念头。

  一个孕妇?不是云腈。

  躲在暗处,直到见着大楚的侍卫都远去了,云腈才从里面出来,不用想,一定是楚政派来抓她的。

  看来,她在这里留不了多久了。

  到了晚上用膳时,她直接提出了要离去的事,可方家妇女怎么允许,先是劝阻了一番,见着她执意要走,也只好作罢。

  只是,在晚膳后,方家姑娘替她收拾好了东西,放上几件保暖的衣服和路上吃的干粮,云腈感动的不行,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到了第二天早上,雾还没散,云腈便走了,走时在柜几上放了两锭金子,应该够得上医馆两三年的收入了。

  出了小镇,她直接往玉玦宫的方向走,她要去问问左行驶,明明知道她怀孕了,却还要给她含有麝香的药,她要他给一个说法……

  至少,在她心中,她危难时,他几次三番的相救,无法回应他心意的同时却心存感激,但若是他真的对她的孩子下手,那也别怪她翻脸无情。

  开门的小童见着她在门外,不由得错愕,半晌才道,“云腈姐姐,左行至出去了,你先进来坐坐吧。”

  云腈进了屋,可接下来,足足等了两日也不见左行至的踪影。

  “他到底是有事出去了,还是不敢出来见我。”她冷然道。

  小童一时为难,不知如何开口,“云腈姐姐,你只要相信主子不会害你就成……”

  “不会害我?”她嘲讽一笑,“是不会害我,但是会害我的孩子是吧。”

  小童一脸惊愕,仰着小脸看着她,若是平时见着他这副无辜的模样,她铁定会心疼,以为是左行至欺负他了,可是现在她不会,在她孩子的安危面前,任何的任何事都不重要。

  她只是想要护住她的孩子,和她三哥唯一的念想。

  又连着两日都没见着左行至,思及她还有许多是要做,于是便离开了,离去时,她让小童转达给左行至一句话,“若是他不想他日相见时刀剑相见,那就去给她解释清楚。”

  金碧辉煌的瓦楞上,一袭绯红色广袍的男子手上挂着一只酒坛,酒渍顺着白皙的颈脖留下,打湿了衣衫,竟说不出的蛊惑与妖媚。

  迷蒙的眼神见着院中决然离去的身影,不经更加心烦意乱。

  云腈,若是你知道肚子你的孩子是楚政的血脉,你心心念念的三哥是利用你最深的人,你还会像今日这么决然吗?

  思及此,他又自嘲一笑,以后的事又有谁说的准呢?潇洒自如的他什么时候被这些事给束缚住了?

  因着肚子里的孩子,云腈不敢过于的奔波,回到上京已经是一月之后了,来到楚皇宫的宫门处,亮出手里的御令,侍卫忙的下跪,不敢再阻拦,立马放行。

  只是刚到勤政殿,打算去找楚政,却见一群宫女内侍来去匆匆,后面出来的几个太医更是面色焦急。

  “皇上都昏迷一天一夜了,可见这场病来势汹汹。”

  “按理说上墙年轻体壮,自从南晋回来之后就染了头痛的病症,其中定是有什么缘故,现下更是昏迷不醒,我等还是快的去御药房配药吧。”

  ……

  其余的,云腈没有听进去太多。

  楚政昏迷?一天一夜了?

  她也不经奇怪,至少在她看来,他身体强健,倒不是个会生病的样子,更别说顽固的头疾了。

  难道说,还是因为那个死去的女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