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第六十九章 竟敢戏耍他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082 2019-11-13 21:15:30

  月上中天。

  云腈只着一袭寝衣,站在窗边,一朴素的少妇端着盆舆走进来,见此情景惊了一跳,忙的责备道,“胎像才刚稳定下来,又在这里吹冷风,你也太不将自己放在心上了吧。”

  边说着,边一件披风拢在她身上。

  云腈转身,感激的笑道,“谢谢方家姐姐。”

  这家医馆姓方,这位方家姐姐便是老大夫的女儿,前不久刚成婚,丈夫在外做药材的采买,一家三口靠着这家小医馆生活,日子虽算不上富裕,但也是生活美满。

  “自家姐妹,客气什么。”方家姐姐十分和善的笑着,“刚端进来的热水,夜里寒,你泡泡脚,暖和些。”

  “谢谢姐姐。”除了这个,她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世间薄凉,她却遇到了这世间最淳朴,最善良的人。

  云腈脱了鞋袜,泡了脚之后上了塌,因着医馆里的房间不够,他和方家姐姐住同一间屋子。

  息了灯,月光照射进屋内,房中变得微亮,方家姐姐见着云腈手中握着一枚玉珠,在月光下折射出隐隐的光华,但也借此看清了女子清冷悲凉的容颜。

  到底是经历过世俗的女子,她岂会看不出她身上是个有故事的人。

  “月青妹妹,人生在世,诸多苦难,你也是做母亲的人了,凡是多往好处想。”

  “世事将我逼上了绝境,我又能如何呢?”她拭去眼角的泪水,苦涩一笑,声音透着经历过沧桑的薄凉。

  “你的丈夫了?”

  她一个女子,孤身一人,怀着身孕,怎的也无人照料。

  而久久的,她没有等来女子的回应,心下正猜到了几分,对她心生悲悯,却不想女子淡淡回道,“他死了。”

  房间中是久久的沉默,虽是淡淡一句话语,但同样身为女子的她岂会不知道其中的辛酸?

  “月青妹妹,你若是不嫌弃可以就在这里住下来,想住多久就住多久。”阿爹说她胎像不稳,不易过度奔波和操劳,现在她只身一人,又无人照顾,在这里是最为安全的。

  “那就多谢姐姐好意了。”云腈笑道。

  夜渐渐深了,听着方家姐姐均匀的呼吸声,她却怎样都不能入睡,太过的东西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比如,左行至为什么要给他含有麝香的药?楚政今晚就要看到关辖分布图,若是见不着,他们之间的交易就作废了,她还有什么机会给三哥报仇?

  可是,她知道,这些事情虽然紧急,也必须弄清楚,但她不能用腹中的孩子冒险,她现在要做的就会养好身子,其余的事情再重新筹谋。

  与此同时,楚皇宫。

  楚政望了望天色,夜深,却不见云腈的踪影,派人去了她住的云华宫,却不见人得身影,脸色不经沉冷了几分。

  好一个女人,诓骗了他一块御令去,如今就想跑了?

  “袁桓,即可下令,将她捉回来!”敢戏耍他,当真是不知死活。

  “是!”

  翌日,袁桓立马派了人在大楚境内秘密搜查,之所以秘密搜查,只是因为云腈身份特殊,至少在百姓眼中,她是大楚的皇后,若是大张旗鼓的抓她,怕是会引起百姓不必要的议论,毕竟一国的根本就是民心不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