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第六十八章 她有了身孕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2081 2019-11-12 21:16:53

  云腈一笑,果然,这个男人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

  “我的诚意绝对能让皇上满意,只不过我也需要你给我承诺。”

  “哦?”他的语音微微上扬,起身下阶,对于她所说的这庄交易倒是多了一丝兴趣,“说说看。”

  自袖中拿出一纸信笺,递给男人,等他展开看了一瞬之后才道,“这封书信上的府印相信你应该是熟悉的,来自南晋大宰府,内容大致你也看了,是一纸投诚书。”

  楚政沉默,从微微蹙起的眉宇看的出他正在沉思,大宰以前深受南皇重用,必定知道南晋不少的秘密,对于他倾覆南晋的计划或许会有一丝帮助,倒是个不错的盟友,也是笔不错的交易。

  “不过,你是不是忘了,大宰嫡子可是因钰公主一事而死,这件事你我都有牵扯,你就这么相信他的投诚?而不是背地里和南晋坑我们一把?”

  “你说的对,不过就算他的投诚不是十足十的真心,但和相比起杀他儿子的直接凶手比起来,我们确实是最好的选择不是吗?纵使他怀有二心,等你倾覆了南晋,再来处理他不是更好吗?”

  楚政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看女子的眼神也多了一抹深意,笑道,“没看出来你这么狠。”

  彻彻底底的利用完人家,再将人完完全全的抛弃,最后还让人不得善终,最毒妇人心这句话果然没错。

  “若是对别人不狠,那就只能等着被人宰割,还不如想想办法自救不是吗?这个道理皇上应该理解最甚才是。”

  楚政岂会听不出她的意思,着明摆着就是说,他在南晋为质的十年里,南晋皇室对他的羞辱和迫害。

  “你只说对了一半,或许被逼迫的那人只是暂时隐藏锋芒,等待时机绝地反击呢?”他边说,目光边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的女子,笑意深深的问,“那么,皇后,你是吗?”

  是暂时的隐其锋芒,等待时机,最后绝地反击吗?

  云腈一怔,不知怎的,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总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

  她无所谓的一笑,“你说是就是吧。”

  “够诚实的。说吧,你这次回来,带回这些东西,是想得到什么?”

  面对他的直截了当,云腈也说出了自己的条件,“第一,我会是大楚唯一的皇后,这个身份我会一直用下去,发生任何事你不得废后,第二,从现在开始我不在受你控制,我们的身份是对等的,第三,大楚境内任何一个地方都任由我出入。”

  面对女子的狮子大开口,他一声轻嗤的笑声,“一区区的谋友,皇后就不觉得要的太多了吗?”

  就光一个身份和他平等,就可以将她视作欺君,大逆不道。

  “当然不是,我这里有你最想要的东西。”云腈一笑,“南晋的关辖分布图,不知道楚皇有没有兴趣考虑一下。”

  她知道,他一定会答应。

  一个区区的盟友当然不能换来这么多,可关辖分布图就不一样了,楚政不惜牺牲了五百的天策玄甲军来换的他进入皇陵,就是为了找到那东西,但最后还是无果而终,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这笔交易,怎么也是他划算。

  她在世人眼中,充其量就是为了寻找一个安全的庇护所罢了,谁会想到她有如此大的异心。

  楚政眸子一动,似在思量这些话的真实性,这些日子南晋确实丢失了重要的东西,现下还在四国中寻找,而且能拿到东西的这世上怕是只有她了。

  既是真的,这笔交易也不算亏。

  ‘“朕若是今晚能见到这东西,这笔交易就算是成了。”他淡淡道,重新步上台阶,回到龙椅上。

  “不过,我怎么知道皇上不会拿到东西后赖账呢?”这么狡猾的人,她如何能完全相信。

  “朕给你一块御用金牌,许你在大楚任何地方自有出入,也算是兑现了交易的一部分,如何?”

  云腈接着他抛下的金牌,是真的。

  “成交!”

  ……

  傍晚。

  云腈在宫里挑了一匹脚力十足的马,飞快的往上京城外敢去。

  楚政要晚上见到关辖分布图,她当时却确保安全,叫东西藏在了一处极为保险的地方,这个时候她要过去拿回来。

  马儿一路飞奔,却不知怎的,小腹突然一阵绞痛让她差点从马上摔下来。

  她立马勒马停下,忙的从马包中取了药出来服下。

  这些药是从玉玦宫出来时左行至特意给她带上的,大部分都是应急用的。

  只是,药服下后仍不见好转,恰好途径一个小镇,就着一家小医馆进去了。

  医馆里的老大夫的见着她脸色十分不好,忙的扶着她坐下,伸手给她探脉,却神情古怪,开口道,“姑娘身上怎会带麝香之物。”

  麝香这东西用多了能绝孕打胎,是寻常姑娘的大忌,这样的东西更不带都不会带在身上,她身上怎么会有麝香?

  纵使有,有怎么能引起如此强烈的反应,腹痛不止。

  大夫见着她一副茫然的模样,忙的开口训斥道,“都是要做母亲的人了,怎会如此不小心,身边放了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幸亏来的早,不然……”

  大夫一边说着,一边给她施诊,有忙的叫了伙计熬了些安胎药……

  而云腈再也听不进其他,连小腹的剧痛也无从察觉,脑海中只回旋着那句,‘都是要做母亲的人了’。

  突入起来的讯息如同一记闷棍,敲的她摸不清方向,可心下却喜乐大过于无措,这么说她有孩子了?

  一个她和三哥的孩子!

  可是她的身上怎么会有麝香?谁比她还先知道自己有孕了?处心积虑的不让这个孩子出生?

  怎么回事?她伏着额际,从和三哥分别后,所有的东西在脑子里一遍遍的回旋,终于,她想起了一个人。

  左行至!

  她被狼群围攻时,是他将她就救回来的,他探过她的脉,以他的医术,他怎么会不知道她怀孕了?

  那些药也是他开的,她方才吃了一粒,腹痛却更加严重……

  “大夫,那这个孩子能保住吗?”她颤抖着声音问。

  这个是她和是三哥之间唯一的联系了,她说什么也要保住这个孩子,不惜以生命为代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