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第六十七章 恢复容颜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469 2019-11-11 21:25:33

  入了楚皇宫,云腈没有立马去见楚政,先是在宫女的伺候下沐浴更衣,再用了午膳,换上了一件素雅的凤袍。

  望着镜中的绝美女子,云腈不经恍然失神,她又多久没见过自己真实的容颜了?久到她觉得自己就是另外一个人,一个可以生活的很幸福的女子。

  可惜,她不是。

  女子一袭藕荷色外袍,下摆和衣袖间绣着盘尾凤凰,纤细的腰身用一条玉带束起,原本雍容华贵的凤袍,偏生被她穿去了一丝清丽雅致之味。

  这正是她想要的,人的内心都会表露在行为外表之上,她这副容颜,不经让人看不出她内心的凌厉与仇恨不是吗?

  她抚了抚发间的凤冠,嘴角勾起一丝冷眼的笑意,从今以后,她要在这楚皇宫中布一场局,一场关系到大楚满堂朝臣,帝王生死的局。

  “走吧。”她淡淡一笑,后面的宫女垂眸跟上。

  ……

  勤政殿。

  楚政朱笔游离的批着折子,冯唐快步进殿禀报,“皇上,皇后娘娘回来了。”

  楚政御笔一顿,抬眸,蹙眉,“她回来了?”

  因着袁桓在上京城中巡视,云腈回来的事还并未通报他,加上他派人在四国中寻找了这么久,杳无音信,现下突然回来,且是这么光明正大的回来不经有些吃惊。

  “让她进来吧。”

  “是!”

  冯唐躬身退去。

  其实,对于这位大楚的皇后,他并未十分熟悉,当时只晓得皇上一纸国书昭告天下,侧立皇后,紧接着便遭到了满堂朝臣的反对,不过皇上也是个硬性的,不知是不是为了与大臣赌气,更是直接在次日举行了大婚。

  这在四国中轰动一时,因此,那些传言并不是没有根据的,至少,在他看来,皇上确实是很爱皇后娘娘。

  正这么想着,便到了殿外,见着静候在外面端庄娴静的女子,不由得客气道,“奴才给皇后娘娘请安,皇上叫您进去呢。”

  云腈微微一笑,“有劳冯公公了。”

  “皇后娘娘客气了。”说着,便将她往里引。

  进了内殿,云腈谢过了冯唐,冯唐便十分识趣的退了出去。

  女子静立在殿中,楚政抬眸,看她,而女子的目光亦一瞬不瞬的停留在他身上。

  只着一身中衣,端坐在龙椅上,从姿态来看,她进来之前应该是批着折子。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眼前的帝王相比起两月以前来,身体孱弱了许多,眼眸中多了一丝以前不曾有的情绪。

  而这一切的变化,她进宫时也多少听说了一些,原因是这位皇上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女子。

  只是,她心中不禁讽刺,像他这么一个玩弄权术,野心极大,果决狠辣的人也会爱上一个人?

  纵使她不相信,但结果却是这样的。

  心下不禁为那女子感到庆幸还是惋惜,被这样的男人爱上,是幸,也是不幸,幸的是她拥有着全世界女子终其一生都只能仰望的男人,不幸的是,怕到了最后死的时候也不知是得罪了哪位仇家吧。

  “参见皇上!”她微微一俯身,姿态优雅,挑不出一丝错处来。

  经历了这么多多事,她想得很明白了,若想在这吃人的皇宫中立足,那便先得学会低头,为了能报仇,她可以将自尊踩在脚底下,别说行了一个礼了。

  楚政凝视了她一瞬,并无对她的改变有多大的惊讶,淡淡道,“出去受了些最回来倒是学乖了。”

  连锋利的爪牙也收敛了。

  云腈一笑,收敛的语气中却不难听出讽刺的意味,“被人追杀,差点被大火烧死,自然也就学乖了。”

  楚政一顿,垂眸,略有愧疚道,“护城河的那件事,不是朕故意要抛下你,而是……”

  纵使她是他的棋子,他也后来也从未想过要丢弃他,只是当时……

  云腈极为释怀的一笑,那样的笑容竟有着让他也相信的错觉,“皇上不用对我解释什么,在生死面前有的东西就不值一提了。”

  “我这次回来是想通了一些事情,继续流落在外南皇和你都不会放过我,虽然我知道大楚许多秘密,但是你更需要我不是吗?所以与其横竖都是一死,不如为自己求一线生机。”

  她知道楚政不是个随意好诓骗的主,所以有的话说的露骨些,才好让他相信。

  “你倒是很诚实,却不知你的诚意如何?”楚政淡淡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