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第六十五章 两份礼物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2126 2019-11-09 21:00:38

    翌日一早。

  别宫小院中收到消息,天宫茶庄走水,原因不明,更为奇怪的是茶庄上千口人,无一生还,包括楚政安排在茶庄外围的江湖高手。

  刚收到消息时,楚政便马不停蹄的往回赶,一路快马加鞭,跑死了两匹汗血宝马,原是两日的路程,半日便到了。

  看着满目疮痍,他的心仿佛沉入谷底,嘴里一遍遍呢喃自女子的名字,如同失魂的鬼魅在焦土里面翻找,希望能找到有关一点她的讯息。

  可是,没有……

  此情此景,饶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也会触动三分吧,况且,他何时见过主子这样,不由得心生悲悯……

  “主子,别找了……”

  当时的火势这么大,江湖高手尚且不能幸免,月青姑娘怎么可能还……

  而男子却恍如未闻,一向纤尘不染的衣袍染上了脏污也不管不顾,一时,胸腔内气血翻涌,呕出一口鲜血来。

  袁桓见此,大惊,“主子!”

  楚政扬了扬手,示意他退开,继续在焦土中翻找,哪还有一副帝王该有的样子。

  袁桓抿唇不语,只得在一旁守着,直到月上中天,男人才体力不支晕了过去,袁桓当即就叫了随身的人将他扶上车架,自作主张的回了大楚。

  这些年,他冷静自持,沉稳处事,那十年里,面对南晋皇室的羞辱与刁难,他也不曾吭过一一声,就算是问鼎天下也不急不躁,可这样的一个男人,今天却流泪了。

  他曾想过月青姑娘对主子的重要性,却不曾想她的消失会让主子的情绪失控道如此地步。

  他怕若是还在南晋境内多呆一刻,他便提着剑冲进南皇宫了。

  所以,还是回大楚的好。

  与此同时,大宰府内。

  一袭黑影闪进了大宰府,避过巡逻的府卫,轻步穿过回廊,到了大宰的主卧。

  自从大宰公子因钰公主中毒一事而被问斩之后,这大宰府中人人都要低眉顺眼的做事,生怕大宰一不高兴要了他们的性命。

  若说南晋朝堂中,别的大臣站派怎么样云腈不知道,可这大宰公子对南皇的忠心不如以前了,谁对对一个杀子仇人效忠?

  整个大宰府在钰公主一事之前,深受南皇的重用,必定知道不少皇室的辛秘,如今君臣之间心生嫌隙,她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知道南晋关辖分布图在何处。

  房内明恍的蜡烛突然熄灭,正准备就寝的大宰转过身来,精锐的目光游离在黑暗中,到底混迹朝堂这么多年,且到了如今的位置,得罪的人岂在少数,这样的事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阁下既然来了,不如现身。”

  “大宰大人好定力。”云腈笑着,自屏风处步出。

  “阁下深夜探我大宰府所谓何事?”

  云腈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我来给大宰做一笔交易。”

  说着,不等大宰开口,又继续道,“我知道,因大宰公子的死,你一直对南皇心生仇视,只是,你是臣,他是君,纵使你想报仇,也是不可能的事。”

  “你到底想说什么?”他眯眸,想看清来人的表情,但夜太暗了,他甚至不知道来人的路数。

  她竟对他的事如此清楚。

  “我想说,我现在可以给你指挑明路,不过你需要告诉我一些事情。”

  “你且说说看,是何种明路。”

  “想必你也知道大楚与南京之间的局势,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想要倾覆南晋的,为大楚最甚,若是大宰能识时务的投入大楚,帮楚皇倾覆南晋,你将会是头等功臣。”

  这是她送给楚政的第一份礼物。

  大宰讥讽一笑,“我儿的死,你以为楚政救能脱得了干系吗?都是我的仇人,我何故去投靠另一方,大楚派来的说客还真是荒唐。”

  “大宰请听我将话说完,我不是任何一方的说客,我和大宰一样,都是他们的仇人,我比任何人都希望看到他们遭到报应,大宰不用担心会便宜的楚政,因为他最后会死在我的手里。”

  她说着,手心被她紧的泛白。

  大宰眸子精明一转,笑道,“既是来谈交易的,那就要平等合作,你知道我的身份,那阁下是不是也该拿出诚意?”

  “当然。”

  话落,她揭下面巾,上前两步,大宰终于看清了她的面容,不由得大惊,“楚皇后!”

  四国中早有传闻,楚政视云腈如命,他也确实见证过,只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会让曾经相爱的两人算计生死?

  他不由得对眼前的人多了一丝兴趣与探究。

  “敢问云腈姑娘与楚皇有什么深仇大恨?”

  “杀夫之仇!”她切齿道。

  其实,她来之前并没有打算隐瞒自己的身份,像大宰那样精明又谨慎的人,若是不表明身份,不足够让他信服,他是不胡和她合作的。

  至于她的身份,她从来不怕大宰泄露。

  因为他若是真想报仇,就不会那么做。

  “既是如此,那么我猜你与我的交易就是想知道关辖分布图的下落吧。”

  若是大楚想轻而易举的倾覆南晋,非这个东西莫属。

  “大宰睿智,正是如此。那你可知?”

  大宰摇摇头,道,“我只知道早年间那狗皇帝将东西藏在了皇陵中,那里是安全的地方,可现在大楚与南晋发生了这么多的变故,也不知道狗皇帝是否心生疑虑,将东西转移了没有。”

  “东西不在皇陵中,那日我进去时就看了,祭坛上空空如也。”

  “若是不在,那便只能是一个地方了。”

  以他对南皇这么多年的了解,其小心又谨慎,他能想到的地方便只有龙吟宫。

  “早年间,狗皇帝继位时,便大肆修葺宫殿,这件事是由我负责督办,当时南晋招揽了大批大昆的能工巧匠修葺。”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了,若是平常的修葺,那只需要南晋的工匠就行了,何须大费周章的去大昆找,谁不知道大昆的机关术是几国之中最为霸道的,那个时候南皇怕是在秘密修葺什么机关吧。

  “只是大昆早已覆灭,哪还有人能解大昆的机关术?”大宰道。

  “这个放心,我会拿到的。”这世上,怕是没有人比她更熟悉大昆的机关术了吧,这样的机关构造本身就是出自于云家先祖,对她来说,拿到那东西并不是什么难事。

  这,便是她送给楚政的第二份礼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