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第六十三章 误会更深1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334 2019-11-08 21:49:06

    一月后,云腈身上的伤好了大半,平日里,左行至知她吃不惯玉玦宫的伙食,每早就去城中给她带些吃的回来,这一月亦复如是,云腈起先还劝着他不用麻烦,后来见他坚持也就不再多说了。

  “我过不了多久就要离开了。”因着她的话,桌上的两人动作一致,放下碗筷,目光堪堪的望着她。

  气氛一时安静。

  “还没折腾够?”左行至没好脸色道。

  云腈垂眸,“我还有些事没完成,所以……”

  她话还未说完,便被左行至冷声打断,“是查清云腈灭门的真相?还是去给那小白脸报仇?”

  若是属于前者,他没话说,若是属于后者,他万不可能同意!

  云腈没有说话,见着他情绪平复才道,“我很感谢你几次三番的救我,但是有的事情我一辈子也不可能放下……”

  她云家的仇恨,她三哥的枉死,桩桩件件都是她心头的痛,心头的恨……

  “你放都没放过怎么知道放不下?”他没好气道。

  “我没打算要放,也不可能放,这些日子谢谢你了,若是以后有什么事,我一定尽我所能去帮你。”

  左行至自嘲一笑,他都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了,能有什么事?

  他要的,她给不了。

  “什么时候走?”他狠狠的夹了一块肉在嘴里,死嚼,仿佛嚼的就是对面的女人。

  云腈见着他的模样哭笑不得,“明日。”

  “知道了,给你配的药多带点在身上,一身的伤疤丑死了,以后除了本尊也不知道哪个男人敢要你。”

  云腈有些感动,她失去至亲,除了三哥之外,他便是对他最好的人,若说不敢动是假的。

  “谢谢……”除此之外,她还能说什么?

  “女人,你这样就伤情了,别惹本尊怜香惜玉哈!”他见着女子眼中的隐隐泪花,没好脸色道。

  若是她再这样,他十载忍不住将她拉入怀中好好安慰了。

  ……

  翌日,一早。

  因着怕左行至主仆两人出来相送时伤情,她便一大早离开了。

  先是去城中买了些易容的必备品,再打听着这些日子南皇宫的消息,楚政还在南皇宫。

  可这都一个月了,他还在南皇宫做什么,别人不知道,她还能不知道?

  想必,她只有比楚政提前拿到南极的关辖分布图才和楚政有谈判的筹码。

  在此之前,她想先回茶庄看看。

  只是,她不曾在,当她再回到这个留存着美好记忆的地方时,整个庄子已经被汪洋的火海所淹没。

  “不,不要……”她急急的奔向火海,却被一阵灼痛阻挡在外。

  为什么会这样?她才离开一个一个多月,怎么会变成这样?

  老天就是这么的残忍,她的三哥已经没了,如今,也要将她最珍贵的记忆也收回去吗?

  她痴痴跌坐在外面,看着火势高亢的肆虐,再渐渐的熄灭,整个庄子整整烧了两个时辰,她一直在外面坐到了天黑。

  双目无神,形如鬼魅。

  许是泪流干了,也许是夜风太冷,她摇晃着站起身来,在怀中拿出一块红色的丝巾,上面绣着鸳鸯戏水的图案,是一块盖头。

  是在她路过城中时买的。

  她将盖头盖在头上,隐隐的盖头下面色带笑,却凄苦无比,“三哥,是月青回来晚了,你别认不出我来,我骗了你,这才是我的真实容貌,但是请你原谅我,我只是不想让你牵扯进两国的纷争,却没曾想……”

  “你说过,等你所有的事情都了结了,你就娶我,我当时和你打趣,说不愿意,现在云腈就嫁你……”

  “你要记住我的样子,不要认错了,过奈何桥时也不要喝孟婆汤,过不了多久云腈就来找你。”

  话落,便对着满目的废墟拜了三拜,都说女子出嫁那天是最幸福的新娘,可她现在面对的是冰冷的寒风,满目的焦炭,没有华贵的喜服,只要一张简单的盖头,可是她现在很幸福,因为她嫁给了这世上最爱她的男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