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情深不寿6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247 2019-11-06 22:23:11

    夜晚。

  金陵城外,后山。

  群狼环伺,聚众的狼群埋头撕扯着地上的猎物,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嘶吼。

  地上是具尸体,尖锐的獠牙穿进骨肉,带起一阵头皮发麻的撕裂声。

  云腈在山中找了半日,荆棘刺破了脚底,鲜血淋漓也不管不顾,她只想快点找到三哥,已经过了半日了,不知道没有没有被饿狼啃食。

  他是那么一个爱干净的人,死后怎么能被丢弃在这样的地方。

  她紧握着手中的玉珠,一遍一遍乞求着快点找到,终于,她呼吸一滞,脚步骤停。

  几丈之外,狼群聚众,低着头颅啃食着猎物,嘴里发出低低的嘶鸣,大致是嗅到了生人的气息,狼群转过头来,夜晚下,狼的眼睛发出瘆人的寒光,堪堪的盯着她。

  她知道,它们是将她当成了口中之食。

  她不动声色的紧着手中的小金刀,目光盯着狼群的一举一动,狼群讲究策略,团战,此刻堪堪的盯着她不是因为怕她,而是观察她,用最短的时间,最小的伤亡,将猎物拿下。

  最终,恶狼呲裂这獠牙,身体猛地往后缩,一个个飞扑过来,向她展开攻势。

  云腈敛眸,一个灵巧的旋身,避开攻势,手中紧着小金刀,在翻扬过恶狼的背脊时,猛地向其刺去,顿时鲜血飞溅,毙命!

  其余的恶狼见着自己的同伴死伤,攻势更为猛烈,数个回合之后,她身上已经有深深的抓痕,因着剧烈的牵扯,伤口咬住衣裳,每一个动作都疼痛无比。

  可身体的疼痛远不如心底的恨。

  獠牙深深嵌进她的骨肉,痛的她几乎晕厥,狼群已被斩杀殆尽,剩余的几只环伺在她的周围,却不敢靠近,确定她重伤之后,猛地朝着她扑来,她意识模糊,世界终于陷入沉静。

  ……

  南皇宫,别宫。

  楚政悠悠的品着茶,袁桓从外走进,低声道,“主子,已经处理好了。”

  他说的是将头颅丢进后山喂狼那件事。

  “怎么去了这么久?”

  “路上有南晋的人跟踪,所以久了一点。”

  楚政一笑,他猜的果然没错,南皇果真会对死人起疑,不过,现在怕是已经被饿狼啃食殆尽了吧,就算是找到能证明他南晋的将士用了易容术?

  是了,头颅便是昨晚上客栈的人,也是南晋的密探,他不过稍稍使了些手段。

  “对了,派人盯紧南皇的动向,还有茶庄,一定要安排人护着,确保月青的安全。”

  “主子放心,主子留在茶庄的都是绝世感受,就算南皇察觉到什么也不会惊动月青姑娘。”

  “如此便好。”

  他浅饮了口茶,望着窗外的月色,明明才过几日,他却觉得度日如年,也不知道她知道了自己弄丢了她给她的玉珠,会是怎样一副气极的模样。

  思及此,他仿佛看到了平日了鲜活的女子在他眼前。

  月青,等着三哥回去找你。

  只是,他不曾想,他永远也找不到她了……

  ……

  云腈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心爱的男子还在,有了一双儿女,过着甜蜜幸福的生活,而他们的生活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楚政!

  他一刀杀了她心爱的男子,却变成她三哥的模样……

  她猛地惊醒,大口的喘着气,额际全是冷汗。

  她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片刻之后,记忆慢慢回笼,她是怎么进的南皇宫,怎么见着楚政承认杀了三哥,三哥又是怎么被抛弃爱荒野之地,任狼群啃食,她是怎么受的伤……

  “三哥……”她捂着心口的位置,痛的无以复加。

  左行至走进,见着面色痛苦的女子,忙的将手中的药碗放下,上前,探脉,蹙眉道,“死捂着伤口干嘛?想死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