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情深不寿5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616 2019-11-05 21:38:19

  众人惊恐,忙的后退。

  正是因这一退,隔着间隙,云腈见着了这不敢置信的一幕。

  染满鲜血的头颅不是别的人,是每夜与她同床共枕,爱她敬她的男人,她的三哥。

  此情此景不断充斥着她的脑腔,压抑得她无法呼吸,整个世界风声寂静,如一记闷棍将她打入了地域的最深处,永不超生。

  她静静的看着人天交战的双方,指甲嵌入掌心也浑然不觉。

  此刻,她只想冲上去将他们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只是,理智告诉她,她不能,不能……

  南皇眉心一跳,“楚皇又是想像上一次一样,上演一场贼喊抓字贼的戏码?”

  贼喊抓贼?

  云腈尚存理智,这才想到,左行至说南皇抓住了楚政的把柄,把柄是什么她当时不知晓,不过现在想想也就明白了,是他隐藏在南晋的身份!

  “真相到底如何,相信各位都是明眼人,怕是南皇宫中还有画像吧,不如拿出来对比一番,南皇要抓的这个人是不是他?”说着,他漫不经心的睨了一眼地上的头颅。

  笑道,“这人本身和朕没什么关系,只不过是南皇莫名的怀疑他是朕假扮的,藏匿在临风城内觊觎南晋的疆土。”

  “再者,南皇几次三番的怀疑朕,别的证据南皇是不会信的,索性就将他的头砍下了进献南皇,以此证明自己的清白。”楚政淡淡道,在场的人无不听了个明白。

  云腈苦笑。

  索性?证明他的清白?

  所以,她的三哥便理所应当的成了牺牲品,死无全尸!

  楚政啊楚政,你可真够狠!

  “袁桓,去将南皇宫中的画像都搜出来,看看南皇找的,怀疑的,是不是这个人。”他一声令下。

  袁桓立马准备进入宫殿,搜寻画像,却当场被侍卫拦了下来。

  “楚政这是什么意思,还想私自进朕的皇宫?”南皇大怒。

  “哦,”楚政状似醒悟般,笑道,“也是了,南皇心虚,朕不能搜查实属正常,不过这样的东西要多少有多少。”

  不知怎的,南皇心下十分不安,明明上一次和这一次都是十分完美的计划,却不知怎的,到了这个男人面前,仿佛一切都能扭转。

  他还记得许多年前,被送到南晋为质的那个小男孩儿,无心机,无算计,天真无邪,就算他回到大楚夺了政权,他也认为那是偶然罢了。

  不过现在来看,宗室的斗争是何其残酷,怎会存在偶然一说。

  或许,他从来不曾看清这个小辈,不是他无心机,无算计,只是他隐藏的太深,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话音刚落,楚政身后的侍卫便送上十几卷图纸,扬扬散散的撒了出去,地上的图纸赫然暴露在众人眼中。

  这确实是这头颅的画像!

  若说别的能作假,可这南晋的国玺印怎会假?

  众人议论纷纷,多是不利于南晋的。

  “怎么?南皇可还有话说?”楚政冰冷质问。

  他环顾了周围人的神情,眼下的情景对南晋不利,他以能证明大楚狼子野心,妄图吞四国为噱头,才引得这些人过来,可现在结果和他所说的真相颠倒,这样下去怕是会更不利。

  不过,以后他对这个男人要留一个心眼了,接二连三的教训让他重新审视了这位楚皇。

  “这怕是其中有什么误会,还望楚皇谅解。”毕竟是掌控朝堂半生的帝王,能屈能伸的这份气度还是有的。

  楚政一笑,“既是误会,解开了就好,朕也不是不讲理的人。”

  袁桓嘴角微不可查的一抽,他不是不讲理的人?他跟在他主子身边多年,可谓对主子的‘讲理’理解的颇为深刻。

  南皇一愣,并未想到楚政会轻易的将事情揭过去,这时四国的人都在场,他本该寻着机会将南晋至于万难的境地,他却没有,经过了两次较量,他觉得,接下来的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果真,楚政笑着开口,“这次过来舟车劳顿,两国的误会既已解开,不知朕能不能在南皇宫稍住几日在回去?”

  其实,他这一次的目标并不是倾覆南晋,而是为了南晋的官辖分布图而来。

  贸然出兵攻打南晋,虽说他有绝对的把握,但大楚也会损失惨重,到时候四国中风向变动,多少人会盯着大楚这块肥肉,那时候他岌岌可危,还有什么自保的能力?

  所以,他就算是要报复,也该不费一兵一卒,以最小的损伤将南晋拿下。

  南皇脸色一僵,却也不能说不好。

  他如何不知他的目的,也要他有本事拿到才行。

  随后,楚政和袁桓两人入住了南皇宫,其余的大楚将士则被安排到了皇城之中,不过双发达成协议,互不侵犯。

  只是,离去时,楚政转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头颅,冰冷道,“扔出皇宫,喂狼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