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情深不寿2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100 2019-11-03 19:08:34

    时间过得极快,一转眼半月的时间过去了。

  对云腈来说,这段日子如同美梦一般,白日了和三哥形影不离,夜晚则是温柔缱卷。

  前两天下山,去临风城,再一次收到了左行至传来的信息,南皇抓住了楚政的把柄,若是消息属实的话,不日楚政便会回去南晋。

  只是这把柄是什么,左行至尚不知晓。

  但两日后,也就是今天,云腈确实得到了半月后楚政来南晋的消息,看来,这把柄一事是真的了。

  看来,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她正思量,捋着怎样将楚政推入深渊的计策,腰身却被悄然上前的男子一把环住。

  “想什么?这么入神?”竟连他来了也不曾发觉。

  “不是说和袁管家有事商易吗?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云腈微微侧首,看着身后的男子。

  “商量好了,所以过来和你商量,过段时间我可能要出去一趟。”

  刚刚袁桓传消息来说,南皇已经发现了他在南晋的身份,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查到这里,与其等着南晋在背地里使绊子,不如主动出击。

  云腈一愣,正愁找不到机会和他说明,正巧他要离开,倒省了她不少麻烦。

  “什么时候能回来?”她问。

  “算不准,不过,不会让你等太久的,你就在这里乖乖等我。”说着,便在她的额际落下一吻。

  “会不会有危险?”

  “不会,我晚上还要和袁桓商易些事情,就不过来陪你了,好好休息。”

  “嗯。”

  夜晚,书房。

  “主子,这次南皇怕是有十足的把握,现下主子在南晋隐藏的身份已经人尽皆知了,主子可有什么对策?”单是一个南皇不足为惧,但若是四国中的人插手,事情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楚政淡淡的抿了口茶,“先发制人,左右一个身份而已,他想要揭穿,就送给他好了。”

  “属下愚钝,不明白。”

  “砍下我的头颅,进献南皇,谣言不攻自破。”

  半月后。

  茶庄的商队商队已经整齐待发,云腈送楚政出了门。

  “等我回来。”

  “好。”

  楚政上了马,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女子,若是以前他的心是一座空城,那么现在这座空城中住了一个人,无论他走到哪里,回来时,都会归心似箭。

  “天冷,回去吧。”

  说完,勒着马头,准备离去。

  “等等,将这个带上。”她自怀里拿出一颗玉珠,赫然是当时楚政给她的,“还没给你说过,这东西救过我的命,你带着。”

  说着,上前将玉珠别在他的腰间。

  当时,在护城河之时,方圆十里被火势包围,南晋的人紧追不舍,本以为要成为刀下亡魂时,关键时候,这颗玉珠发出爆炸,她才躲在水下逃脱。

  玉珠表面为玄玉,千击不毁,里面实则为硫磺,硝石……遇热能产生威力巨大的爆炸,那日之后,她便将碎玉捡了起来,来到茶庄之后才找袁管家拿了硫磺等物装进去。

  楚政看着腰间的玉珠,表面上全是细碎的裂痕,看的处修复它的人是花了多少心思。

  “走了。”

  “嗯。”

  云腈看着高头大马上的身影渐行渐远,渐渐的消失在视野里才进了屋。

  三哥走了,她也该出发了。

  只是,她不曾想,这一别竟是永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