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他要她死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045 2019-11-03 11:01:05

    与其将自己困在一个垂死挣扎的囚笼里,不如试着走出来,给彼此一个走进对方心中的机会。

  不管最后的结局有多惨烈,但至少不会后悔不是吗?

  连着几日下来,云腈与楚政除了出恭睡觉,其余的时间都腻歪在一起,楚政对她的好更是不加掩饰,这让平日里规矩深严的茶庄多了一丝欢愉的气息,下人们见着楚政心情好,不似平常那般冰冷,于是都将一切归功于云腈身上。

  傍晚。

  云腈拉着楚去逛临风城的夜市,收拾好一切之后,男人给她拢了一件披风在外面,说是夜晚凉寒,给她御寒用的。

  两人上了马车,到了临风城天已经黯淡下来。

  她不是个爱凑热闹的人,此次出来,只为接收左行至给她送来的消息。

  她在一家花鬼面具的摊贩处停下,见着摊上琳琅满目的面具,随手拿一面带在自己面上,笑对这身侧的男人,“好看吗?”

  “嗯。”

  话落,云腈又给他挑了一个,给他戴上,笑道,“这是一对。”

  恰时,街巷的另一头传来十分热闹吵杂的身影,细细一看,是每晚在护城河中放河灯的俊男美女们,“我们也过去。”

  说着,便拉着男人挤过拥挤的人群,只是,云腈被绊了一下,手心一滞,再回首时,拥挤的人群中哪还有楚政的身影。

  是了,她是故意的。

  若是要得到左行至传来的消息,那势必要避开三哥的视线,不若,想三哥这样睿智的人,只要顺藤摸瓜,查到她的身份并不难,这不是她想要的。

  甩开三哥后,云腈正寻找着左行至给她标记的信息,却突然有一个小男孩冲过啦保住她的大腿,甜甜糯糯道,“姐姐,这是一个大哥哥给你的。”

  说着,便塞了一张叠好的纸条在她手中,一切看起来如此隐蔽,根本不会叫人发现。

  小男孩快速的走后,云腈环伺了周围,确定没有三哥的影子之后才展开了纸条,上面写着,切勿出现,大楚已下死令。

  死令?!

  难道楚政就这么忌惮她?因为她知道了太多秘密?亦或是她身怀机关构造之术,以防她被他人利用,所以将她处之而后快?

  她沉浸在思绪中,久久回不过神来。

  也是了,当日在护城河边的时候,她命在旦夕,求救似的望着他,他还是走了,只怕后来发现她并没有死,所以只能自己亲自动手了。

  既然,他不让她活,她又岂会让她好过?

  “去哪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将她拉回思绪,回首见着出现在自己身后的男子,一笑,“没事,三哥去哪了,我一直在找你。”

  她将自己的情绪掩饰的极好,不曾让人看出任何异常。

  “三哥,我有些累了,我们回去吧。”她淡淡道。

  楚政见着她脸色却是不是很好,牵着她的手,笑道,“好。”

  ……

  回了茶庄。

  楚政将她送回了屋子,“好好休息。”

  说完,转身欲走,却一把被女子环住腰身,当感受到背后的温暖时,他不经一愣,“怎么了?

  ”

  回来的一路上,就感觉她怪怪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