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坦然接受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204 2019-11-02 20:48:09

    因着进来的时候云腈没有关门,此时此刻的谈话落进了偶然路过的袁桓耳中,袁桓见着里面的情景,心中闪过一丝情绪,最后转身离去。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个男人经历过什么,世人说他手段狠厉,可又有谁生来就狠厉,他亲眼见证了他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小皇子,变成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帝王,这其中的辛酸又有谁知晓。

  只是,他不曾想,他会将这一切倾诉给一个女子。

  ……

  楚政走后,云腈失了睡意,到园中散步,偶然间见着环抱着长剑,倚靠在树下的袁桓,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她总觉得他是特意等她很久了。

  “袁管家有事?”

  “月青姑娘,在下有些事想和你谈谈。”

  “是关于三哥的事吧。”不然,她是在想像不会出这个平时和她并无交集的男子会对他说什么,若是没有感觉错的话,他对她有一种莫名的敌意。

  “姑娘是个聪明人,想必知道我要说什么。”

  云腈一笑,“你想让我离开?”

  “不,恰恰相反,在下是想让姑娘接受主子的心意。”他淡淡道。

  云腈有过一瞬的错愕,随后恢复平常。

  “因为我不曾想主子会以那样的态度来挽留你,这是我不曾想到的,这说明你在他心目中的位置远胜于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将他的挽留当成卑贱,随意藐视或者践踏,不然我不会放过你。”他说的极为认真,就像是若是云腈负了楚政,她会成为他的刀下亡魂一样。

  云腈笑了笑,“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不曾藐视,不曾践踏,我只是太过珍惜,不知如何去回应,而我最害怕的是伤害他……”

  “姑娘是个玲珑之人,想必看得出主子的傲气,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只会将他对你的好意消磨殆尽,或许你有自己的顾虑,倒是请你相信他,你的顾虑根本不是顾虑,因为这世上或许出了姑娘你,没有任何人能伤的了他。”

  他的身份,他的权势……这四国中有谁能动得了他?

  他应主子的吩咐,去查过有关她的讯息,只是一无所获,就是因为她太过神秘,又能与南晋战龙卫战成平手,这样的女子危险不说,她身后的势力怕是更为恐怖。

  他看的出来她对主子的几分真心,不然,今晚也不会对她说这些话。

  “袁管家放心,你今晚说的话,我会细细斟酌,只是别的我不能保证什么,我唯一知道的是,我不会伤害他。”

  只是,她不曾想,在之后的岁月里,她会成为伤他最深之人。

  “夜里凉,姑娘早些回去,告辞。”

  袁桓走后,云腈在院子里坐了许久,回想起自己糟乱可悲的人生,不经想到三哥说的话,他们都是被遗弃恶,被驱逐,被唾弃的人,或许他们这样的人才能凑成一对,好互相取暖。

  天蒙蒙亮时,云腈有了睡意,便在座长廊上浅眠。

  早起的出门见着回廊中的身影,黎明的阳光清漫,女子一袭青丝垂地,睡颜安然,让人不经心生怜惜。

  他轻步上前,脱下外袍,轻轻的盖在女子身上,大致是细微的响动惊醒了女子,云腈缓缓睁开眼,便见着眼前的男人。

  薄阳为他渡上一层淡淡的光晕,睡眼惺忪,只能见着他眼光下大致的轮廓。

  “三哥。”

  “一夜没睡?”

  “嗯。”

  “在做什么?”

  云腈俏生生一笑,十分自然的挽上他的手臂,“想些事情。”

  他看着挽着自己的纤细白皙的手臂,笑意深深,“看样子是想通了?”

  “想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