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你别走……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2144 2019-10-27 10:31:52

    若是她不听话,她知道的秘密太多,大楚留不得她,南晋又何尝会放过她?她只有站在他这边,她才会有一道庇护。

  晌午的时候,袁桓去叫云腈用膳,却发现楼中早已没了身影。

  他立马将事情禀报给楚政,男人手中摩挲着茶盏,半晌不语,良久才道,“去找她回来,朕回茶庄等你消息。”

  这个女人,最近胆子越发的大了,敢公然破坏他的计划,现在没有他的允许就跑了。

  袁桓犹豫片刻后立马带了人去寻找,可南晋太大,毕竟不知道她从那个方向走了,于是吩咐道,“派人盯紧南皇宫的动向,一有情况,立马禀报。”

  “是!”

  现下这样微妙的时期,南晋不可能无动于衷,若是云腈备南晋的人发现就麻烦了,她知道主子的太多秘密,南皇万一抓了人不承认,私下里严刑逼供,到时候……

  连着赶了两天的路,云腈到了临风城,正打算入城门,却见门口分排着许多官兵,对进城的人排查严紧,手中似乎拿着一副画像,对着众人作比对。

  不行,这条路走不通了。

  她掩了掩头上的风帽,当即调转方向,往着另一头去了,只是,她不曾察觉,她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城楼之上一双犀利的眸子里。

  “那个女子有些可疑,派人跟上去!”士兵统领指了指云腈的身影,命令道。

  “是!”

  ……

  茶庄。

  侍从皆下楚政的披风。

  “主子,回来了?”

  “嗯。”

  话落,往里面的屋子看了看,却不见某人的影子。

  侍从见状,忙的笑道,“主子是在找月青姑娘吧,当天主子离开后,月青姑娘就走了。”

  楚政蹙眉,“做什么去了。”

  侍从做思考状,“月青姑娘说是有事,其余的没说,让主子等她回来。”

  不知怎的,他心中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心悸的紧。

  他离开也有半月之久了,是什么事是她半月也解决不了的,他知道她是个有秘密的人,她不说,他不逼她,而眼下这么久不回来怕是遇到麻烦了。

  他当下换了衣裳,急忙问侍者道,“袁管家回来了吗?”

  袁管家是袁桓在茶庄的身份,茶庄上下都这叫。

  “没有呢。”

  “立马派人叫他回来,去找月青。”

  “是!”

  ……

  若是云腈没记错,除了走官道之外,有一条路还可以进城,便是水路,可是她不会游泳,这成了眼下最大的难题。

  她扎了竹筏,正打算渡河。

  可杂乱的马蹄声纷乱而来,她闪身躲进了芦苇荡,拿出藏在袖中的匕首,暗中观察着这些人。

  这些人她识的,南晋的战龙卫。

  她正打算悄然离去,便听那侍卫统领道,“竹筏还是新的,应该就在这附近,这方圆十里都给我搜干净了!”

  “是!”

  现下南晋的战龙卫来了,搜索方圆十里,他们一时半会怕是不会离去,走水路的目标太大,的想个办法才行。

  莫约半个时辰后,河岸上的芦苇荡起了火,最近天干物燥,加上芦苇又是易燃之物,很快,火势便在河岸上蔓延开来。

  三里外,一侍从指着护城河的方向道,“袁大人,你看那边起火了。”

  袁桓顺着侍从指的方向看过去,蹙眉,“过去看看。”

  云腈憋气藏在水下,只求这把火能烧死南晋的战龙卫,这方圆十里都是芦苇荡,今日起了风,火势更快,她就不信,烧不死这些人。

  很快,她的想法就被打消了。

  透过水往岸上看,那些身影在火势中来回穿梭,身上的铠甲映着火光,反而没被融化,竟越发的光亮坚硬。

  看来,这些年南晋投在军队上的彩礼不少,连这样特制的铠甲也能制造出来。

  “统领,方圆十里都找过了,没有。”

  统领沉思,“火势这么大,她不可能在岸上,给我下水找。”

  云腈一惊,忙的浅着身子,摸着石壁往另一头去了,突然,脚下传来一记猛地刺痛,应该是被水下的礁石刺破了,再加上胸腔之中没有氧气,她情急之下呛了口气。

  脚上的鲜血也在水中晕染开来。

  “水里有人!”有人高声道。

  很快,所有的人都朝着这一方过来,离得最近的那个士兵,抄起剑就往水里乱砍,情急之下,云腈只得探出个头来,猛地吸了口气,就往岸上爬。

  若是现在还不上来,她要么被憋死在水里,要么被砍死在水里。

  那人见着她上来,见势就要取她性命,她脚上受了伤,行动不便,只能被动,行过几招之后,眼看男人的剑就劈在了自己头顶,其余人也赶了过来。

  她知道,她这一次逃不掉了。

  终于,她认命的闭上眼,只听一道破风声传来,没有等来预期的痛感,再睁眼时,那人已经倒在了地上。

  她寻着箭羽飞来的方向看去,袁桓正坐在高头大马之上,刚刚收了弓箭的攻势。

  他们不是要取她性命吗?现下怎么又来救她?

  她还未来得及细想,就见目光所及的方向有一人骑着马奔了过来,最后在袁桓的身侧停下。

  是他,楚政!

  “找到了吗?”

  “主子,属下找月青姑娘的途中发现了她。”

  楚政顺着袁桓的目光看去,就见着在火海中怔然的女子,火光将她的眸子映的光亮,带着一丝无助和痛苦,直直的看着他。

  “将她救下来。”楚政淡淡道。

  隔得太远,她只知道两人在交谈,却听不清说了什么,只见他们身后急急的奔来一个身影,那神情,似比任何时候都急切。

  来人对着楚政说了什么,“主子,派出去的人来报,山脚下的农庄里有人说见过一个很像月青姑娘的人,不过……是尸体!”

  隔得远远的,云腈就见着从来人对楚政说了什么话之后,他的脸色就变了,变得苍白,还有……一丝害怕。

  她笑了笑,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他这样的男人害怕。

  最后,楚政转过头来,深深的看了一眼被困在火海中的女子,那样的眼神是舍弃,她忽然感觉到一丝害怕。

  或许在生死面前,一切都能烟消云散,她突然很想向这个男人靠近,可是她困顿在火海中,脚上的伤口传来刺骨的痛感,每一寸皮肤变得灼痛。

  “楚政,你别走……”

  “你救救我……”

  “楚政,楚政……”

  可是最后他还是走了,离去的身影是那样的急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