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她会听话的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465 2019-10-26 18:08:15

    四国的侍者从南幻弓离去后,楚政终于坚持不住,高大的身躯骤然倒下,因着袁桓被她支出去抓人了,所以他身边只有云腈一人。

  南皇这是在一旁暗自窃喜,偷鸡不成蚀把米,这就是了。

  云腈忙的扶住他,手指触及他的腰腹,才发现早已鲜血泊泊,这个男人究竟有多能忍,过了这么久也不发声。

  她纤瘦的身躯怎能支持住他,幸好明凰太子叫人来扶着楚政,云腈这才松了口气起。

  其实,暗自窃喜的有岂止南皇一人,她何尝不是?想起他之前对她的利用和欺骗,若不是情势所迫,她正想将他抽筋剥皮!

  因着出现了今晚的闹剧,他们也不能留在别宫,于是在明凰太子的帮助下,出了南皇宫,随意找了间客栈住下。

  安顿好一切之后,云腈这才出了门,见着还守在门外的明凰太子不经一愣。

  明月高悬,夜风习习。

  不知怎的,这一抹俊绝如玉的身影,在她看来多了几分萧瑟。

  她上前,“明凰太子还不走?”

  明凰太子缓缓转身,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笑道,“他都这样了,你完全可以杀了他。”

  云腈一愣,所以,这是撺掇吗?

  “明凰太子说笑了,楚政这个人,你永远看不清,就如今晚一样,我觉得我的突然出现会让他身首异处,可是没有,若不是因为你的到来,南晋的结局怕是定了,再如,为了达到目的,连自己都能重伤的人,你又如何会觉得,我现在不在他的掌控之中呢?”云腈笑了笑。

  “所以,这就是你今晚帮他的原因?”

  不若,等他重伤昏迷,她将他留在南皇宫那个虎狼窝,看南皇会如何整他。

  “差不多。”

  “其实,本宫完全可以助你摆脱他的钳制。”他眉宇微蹙,极为认真的道。

  “不用了,我没了在乎的人,任何人都钳住不住我。”这句话也是在告诫他。

  在她经历了这些事情后,她从来不觉得一个人护无缘无故的帮你,楚政是个坑,他又何尝不是?

  就算是要走,她也会凭自己的能力离开,不受任何人的人情,和威胁。

  他像是听懂了她话中的意思,淡笑道,“其实,你不用他人的好意都拒之门外。”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就算是你没有别的企图,或是对我这样的女子单纯的生出了怜悯之心,可我不想欠别人的,这意味着欠的越多,就越还不清。”

  只是,她现在不曾预料到,她以后欠他的又何尝是‘还不清’三个字可以概述的。

  ……

  云腈睡眠较浅,快要天亮的时候,听着隔壁的房间有些细碎的响动。

  她轻巧的起了身,前去查看,刚走到门口,便顿下了脚步。

  “主子。”

  听着声音应该是袁桓,对于这个楚政的心腹,云腈也是第一次见,在大楚的时候也只是听说。

  “她可逃脱了?”

  这个她,应该是小细吧。

  “嗯,当时南晋的战龙卫和北齐的魅影鬼都追了出来,虽然送公主逃脱,但还是让她受了些伤,是属下的失职。”袁桓垂眸。

  “不怪你,没死就成。”

  “属下回来的时候发现明凰太子已经离开了。”

  楚政淡淡的应了一声,“他不是个会多管闲事的人,几经周折混入大楚杀了刘太医个小太监,绝不像表面这么简单,你最近派人盯紧北齐。”

  “是。”

  “下去吧。”

  云腈一惊,忙的闪身至暗处,却见里面的人迟迟没有出来,里面的身影自此响起。

  “主子,云腈这个人留不得,以前因为有公主在她身边,她尚且还与您对立,经过今晚的事,她已经知道公主不是真正的小细,南皇也对她起了杀心,就算是以后留在南晋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况且,她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云腈心中一凉,所以,这是要杀了她是吗?

  果然,片刻之后男人冰凉的声音响起,“既是这样,那便杀了吧。”

  她心中陡然一顿,指甲死死的嵌入掌心,鲜血淋漓,却没有知觉。

  她现在脑海中一有一个想法,离开……

  而当门外的身影悄然离去后,楚政才再次开口道,“只要让南晋和北齐的人知道她死了就行,在给她安排一个身份吧。”

  “可是……主子有如何保证她能乖乖听话?”

  “她会的。”他唇上勾起一丝笃定的笑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