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她回来了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166 2019-10-20 21:47:03

  两日后,楚军浩浩荡荡入界,驻扎在南晋之都,金陵城外,南晋百姓人心惶惶,南皇则亲自出来相迎楚皇。

  随后,在众多百姓的注视之下,楚政与袁桓进了皇城。

  宴上。

  众人一语不发,刺骨的冰寒以男人为中心散开。

  现在谁不知道,楚皇后死在了南晋的皇陵之内,南晋岂会脱得了干系,楚皇爱那个女人如命,原还想着谈和,如今看着楚政的神色怕是没这么容易了。

  “朕的妻子,大楚的皇后死在了南晋的祖陵内,从朕进城开始,南皇只字不提,如今不会就想吃顿饭了了吧?”

  至始至终,他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坐着,不曾看过在场的任何一人,看不出喜怒。

  南皇放下手中的酒盏,沉默片刻后,极为悲痛惋惜道,“朕对楚皇后的事深感痛心,南晋确实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若是大楚想怪罪,朕决无异议,只不过在此之前,朕希望能对这件事作出弥补,朕已经抓到了杀害楚皇后的凶手。”

  话落,一身穿血污囚服的男子被押了上来,跪伏在地,佝偻这腰背,头发散乱,看不清面容。

  楚政略微抬眸,睨了一眼那人,讽刺道,“这就是南皇给朕的交代?”

  谁是将云腈推向皇陵的人,她又是因什么而死?他岂会不知,因为,他不就是那个人不是吗?

  南皇眯眸,脸色有些难看,“南晋愿意拿出最大的诚意向大楚赔罪,但希望楚皇也能通情理一些。”

  那若是大楚不肯就此罢休,就是他们不通情理了?

  “南皇随便找个人出来糊弄朕,当朕的眼睛瞎了吗?”楚政骤然起身,案几上的酒盏因着袖袍的牵扯,清咛一声碎在地上,如敲击在众人心头。

  “在此之前,朕派人查的清清楚楚,害死朕皇后的人早已死在皇陵,而当时南皇在做什么,你在怀疑她,怀疑她是不是背后的细作,所以你迟疑了,耽误了救她的最好时机,她才被那人带入了皇陵……”

  他说的泪声泣下,胸膛微微的起伏,喘着粗气,好看的风眸中隐隐的泪花滚烫着。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况且眼前这人还是一个九五之尊,屹立于天的男人,此时此刻的崩溃只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子,在场的人有谁能不动容?

  看吧,这就是她的丈夫,明明幕后的操作者就是他,偏生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爱她到了极致的模样……

  云腈一身粗布衣,远远的看着这一幕,还有立于楚政位置后的女子,那是小细,她视她如亲人的丫鬟……

  她真想看看,当她出现在众人眼前时,他们应该是怎样一副表情?

  “若是大楚想开战,南晋奉陪到底。”南皇当仁不让,因为,他一直不觉得云腈是像表面上简单的女子,他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谁才是幕后的操纵者,只可惜,他棋差一招,找不出证据而已,理头全被大楚占了。

  这个男人,不仅想倾覆南晋,还得在四国中有光明正大的名声,野心当真是不小。

  双方剑拔弩张,众人大气不敢喘一口,一场大战近在咫尺。

  南皇眯眸,微微的扬起手,楼阁上无数的身影掠出,弓箭满满,只要他的手落下,楚政等三人会立马成为刺猬。

  而大楚的天策玄甲军已经兵临城下,只要宫内一有异动,便会倾力端了南皇宫。

  “慢着!”

  一声女子的高喝声,这是谁,怕是在场的人都熟悉不过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