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茶庄时光好2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120 2019-10-19 17:35:22

  次日,清晨。

  因着昨日吃了药,休息得当,云腈气色好了不少,一大早便到院子中练剑。

  步出房间的男子望着树下身姿灵动矫捷的人儿,清漫的阳光为她渡上一层光泽,竟说不出的惊艳。

  许是察觉到他的目光,女子收剑入鞘,笑着走了过来,“三哥。”

  昨日她问他姓名,他却只告诉她,他在家中排行老三,所以唤他一声三哥,其余的一概不提,连一个真实的名字都没有。

  不过,她又何尝对他是毫无保留的呢?

  他们都知道对方身上有无法言说的秘密,这几乎成了心照不宣的事。

  “嗯,早上天冷,身子没大好又起来折腾什么?”她淡淡的说着,看不出情绪,下一刻却皆下外袍拢在她身上。

  她一愣,光洁的鼻头被冻得微微泛红,结霜的长睫下意识的扑朔了两下,太近的距离让她呼吸浅薄,脸也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给你说个事儿。”

  “嗯。”她没注意听他说的什么,却鬼使神差的应了一声。

  “再过两日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就待在庄子上,若是无聊了就让侍从陪你到城里走走,等我回来。”

  云腈猛地回过神来,抬眸望着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事情有些棘手,了结了就回来。”

  “我知道了,那你万事小心。”云腈不再多说,转身去了大厅用早膳。

  她怕若是在迟疑一刻,她就会忍不住问他去哪里,危不危险,她还记得她第一次遇见他,他满身是血,身中毒箭,被南晋的战龙卫追杀……

  那这一次出去,他面对的又是怎样的腥风血雨?

  早膳上。

  云腈低着头,吃着早膳,一语不发。

  男子抬眸看了她一眼,为她夹了一块糖糕,“还生气?”

  “没有。”

  他顿了顿,放下碗筷,耐心道,“抱歉,这一次真的不能带你。”

  南皇是何等的精明,那样的龙潭虎穴,他稍不注意,或是她一离开他的视线范围内就会有危险,他怎敢冒险。

  “我不是生气,我是担心……”

  楚政勾唇一笑,“放心,就是一些生意上的事而已,那边一完事,我立马回来找你。”

  “那……能不能过两日在走?”话一出口,云腈就懊恼了,听袁桓的口气,事情还挺急的,他已经为她耽搁了两日,她又怎好再牵制他。

  她正要开口,却听男子说了一句,“好。”

  “三哥……”

  “主子!”

  楚政扬了扬手,“我自有打算,等月青病好了再走,不会耽搁太久的。”

  云腈笑了笑,只觉得,上苍在给她关上一扇门时,又给她开了一扇窗,让她重新找回了时间的温暖。

  三日后,云腈的伤寒大好,楚政一早出发,临走前对云腈说了一句话,等她回来。

  云腈站在门口久久回不过神来。

  “姑娘,你的病刚好,早上天冷,还是快些回去吧。”

  “嗯。”

  楚政走后一日,云腈便离开了茶庄。

  有的事还等着他回去了结,所有的人都以为她已死,楚政想用她的死大做文章,光明正大的讨伐南晋,可她偏不顺他的意。

  她要亲自揭开小细的面具,告诉全天下的人,她不过是他安插在南晋的细作,还有刘太医,还有那个小太监……

  等她处理完这些事情后,她便回茶庄。

  三哥,你等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