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茶庄好时光1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302 2019-10-18 20:05:18

  两人深深撞入了彼此的瞳孔,都有过一瞬的怔然,直到冰冷的雨水令她打了打冷颤,她才回过神来。

  袁桓听见外头的响动,寻声过来,却见男人已经将女子打横抱起,穿过雨幕,直直往房间去了。

  温热的体温不经让她心头一触,仿佛崩塌的世界得到安宁,她忽然觉得,自己的狼狈被他看到也是件不错的事,在这里,除了她的身份,她不需要伪装,不用去面对南皇宫的风云诡谲,楚政的阴谋算计。

  房中点着袅袅的熏香,明恍为夜晚的寒冷增添了一丝暖意。

  男人小心的将她安置在床榻上,如同呵护一件珍宝。

  “睡吧,一切事情睡一觉就好了。”他替她盖上被羽,温声道。

  她不说,他不问。

  这仿佛就是两人之间的默契,更是心意相通,因为他知道她有自己的秘密,他又何尝不是?

  许是日夜兼程真的有些累了,云腈不一会便睡了过去。

  浅色单衫的男子坐在床榻边,灯火明暖,素来冷肃的眉目出现一丝柔情,看着床榻上的女子。

  她回来了……

  “主子……”袁桓走进屋内,看着塌上安睡的女子,欲言又止。

  “出去说。”男人眸光从女子身上移开,转身出了房间。

  “主子再过一会就天明了,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就在外面等着主子,是时候出发了。”

  男人有过一瞬的静默,道,“计划推迟两日。”

  “主子!”

  “不用说了。”话落,转身进了房间。

  袁桓看着离去的背影,和房间里明堂的灯火,所以,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去而复返的女子吗?

  快要天亮时,云腈高烧不退。

  男人唤来茶庄里的大大夫过来,针灸了几针,开了了些药,女子这才安然睡下。

  再醒过来时,天已经大亮,雨后的阳光穿过窗格投射进来,浅色单衫的男子单手支着头在床榻便浅眠着,无疑未这一幕增添了不少暖意。

  他一夜都守在这里?

  她想起身,却觉得头重脚轻,吸口气都觉得喉咙刺痛的很,许是弄出的动静惊动了男人,男人缓缓睁眼。

  “不好意思,吵醒你了。”云腈抱歉开口,嗓子疼的要命。

  男人将她摁下去躺着,“染了风寒,要多休息两日。”

  云腈笑了笑,还是乖乖的躺了下去,目光偶然触及到桌上的精致小匣,不经暗沉了两分。

  “费尽心思从我这里拿出过,怎么有拿回来了?”男人将她的情绪捕捉在眼中。

  “用不上了。”她别开头,也不知是不想去面对那样残忍的事实,还是不想面对男人的玩笑,“还给你,不要了。”

  男人一笑,“既然给了你,就是你的,你若不想要就扔了吧。”

  她坐起身来,“扔了做什么?纵使不会有用处,可那东西在世人的眼中可宝贝着呢,随意抛出就能换个好价钱。”

  “没想到你不仅是个心狠手辣的女子,还很贪财。”他打趣道。

  “哪有跟钱不过去的?”还有,她哪心狠手辣了?

  恰时,端着药进来的袁桓,远远便听见两人的玩笑声,不经脚步一顿,驻足片刻后才步入房中。

  “主子,月青姑娘的药好了。”

  云腈看着眼前的药碗,顿时苦巴巴,“能不能不喝?”

  “你若是想下榻走路,还是喝了吧。”男人看着她,一瞬不瞬,盯得云腈头发发麻,索性捏着鼻腔,一口气吞了下去。

  顿时,空腔中全是苦涩的药味儿,正愁找不到东西缓解,却见不知男人从哪里掏出一颗果饯,递给她。

  她想也没想就接过来放在嘴里,苦味儿顿时被压制下去,嘴里满满的甜,整个人都笑眯眯的。

  “就这么好吃?”男人狐疑道。

  “不是果饯子好吃,是药太苦。”云腈强调道。

  男人将药碗放在袁桓的托盘上,“下去吧。”

  袁桓望了一眼女子,垂眸,躬身退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