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我等你五日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007 2019-10-17 21:59:38

  两日后,云腈拿到炽血棘,快马加鞭赶回南皇宫,因着南晋的人都以为她已死,为了不掀起不必要的风波,她扮做宫女回了别宫。

  楚政说,他只给了小细一个月的药量,如今在楚政的眼中她已是个死人,且又过了期限,那小细还能活吗?

  房间里空荡荡,她的心仿佛沉入了谷底。

  恰时,大厅中隐约换来对话声,如此熟悉的声音她自然识得,不免心中一喜,正打算出去,一道道冰冷的女声生生止退了她的脚步。

  “你回去告诉主子,南皇对云腈之死已经想好了对策,到时凶手会找人顶替,南晋就此好脱离干系,你让主子早点想好应对之策。”

  “是,属下明白,南皇宫凶险,辛宓姑娘多加小心。”

  直到那人离开,云腈也喘不过气来。

  辛宓姑娘?

  她不是她的小细吗?

  那样冰冷的声音,与平日里截然相反,怎么会是她?

  是了,她早就该想到了,易容术,钰公主死的当日与她长得一样的女子,听见她找到有关关辖分布图讯息时的欣喜……

  她什么都明白过来了,她不是小细,只是顶着一张与小细一模一样的脸,是楚政为了能让她听话,时刻监视她,安插在她身边的眼线。

  她为何早一点没有想到,左行至提醒过她,她没在意,她曾经怀疑时,因着她是现在自己唯一的亲人,她告诉自己不会。

  她垂眸看着手中的精致小匣,里面装的是她自以为能救命的炽血棘,现在看来她根本就没中篡心丹,一切看起来是多么可笑。

  她为了一个处心积虑监视她的人,成日忧心牵挂,甚至不惜为了她委身去求药,竟没想到是这番结果。

  泪,顺着脸颊流下,原来这个世界上她已经找不到一丝温暖。

  脑海中蓦然想起那个男人的话,“既然活的不顺心,为何不换种活法,将那些你痛恨的人都踩在脚底下,东西给你了,是去是留随你,我会在这里等你五日,五日后我会离开,届时,或许你我再无相见之日。”

  原来,当一个人的世界陷入崩塌,极度渴望温暖的时候,一个陌生人也能将她的世界照亮。

  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她迅速的出了南皇宫,买了一匹马,直直的往临风城的方向奔去,归心似箭!

  五日,这些日子算下来,明日就是最后一日了,他会在茶庄等她吗?

  翌日,连着整日空中都下着雨。

  一浅色单衫的男子站立在窗前,对望这雨幕,不知其心绪。

  “主子,人马已经召集好了,只等明日出发去金陵。”

  是了,按着日子算,楚皇后去世的消息这个时候已经传入大楚,他们出手的时候到了。

  “知道了,退下吧。”

  夜幕。

  庞大的雨势也未见收敛,反而越发嚣肆。

  这个时候,想必那女人是不会回来了吧,暗自嘲讽一声,决定转身回去,却突然听见马儿的纷踏声,一开门,便见着雨幕中一身狼狈的女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