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南皇的质疑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055 2019-10-04 22:02:48

  今晚闹出的动静不小,现在南皇怕是已经在各宫搜查了吧。

  若是想快速的进去,且不被人发现,现下就只有水路了,可她不会游泳。

  正神伤之时,黯夜中,一道身影一掠,一赤色单衫的男子已经出现在她眼前。

  三千青丝用一只金簪固定,颈脖上,如狗项圈一般的金链条,一手摇着金扇,长眉入鬓,微微上扬的凤眸。

  这不就是那晚自称是她未婚夫婿的那个男人?

  云腈暗叹,可惜了这副好相貌,活活的被糟蹋了,还有这审美,令人啧啧生叹!

  “大晚上的穿个绯红,显眼吗?”云腈没好气道,现在她不想和他胡扯,怎么在南皇赶到别宫之前回去才是最重要的。

  “啊呀,早知道我就穿素白了。”妖孽男没脸没皮的贴上来。

  见着云腈直直的往前走,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他顿住脚步,十分受伤道,“本来只想告诉你,这次我去观雾崖找炽血棘的事的,你不听就算了……”

  话落,伴随着一阵落寞的往回走去。

  一听,云腈眼眸都亮了,快步折身,拦住他,焦急道“我听,我听……”

  “可刚才你不搭理我……”某只妖艳儿货十分委屈。

  “我以后都搭理你!”

  “那我们的婚事……”

  云腈顿时怒了,“别得寸进尺!不说就算了!”

  见着她真生气了,他才收敛了轻挑的神色,正声道,“我去晚了,炽血棘已经被人采了。”

  采了?

  “谁采的?”

  妖孽男耸了耸肩,一摊手,“我怎么知道。”

  “你不是本事大吗?连南皇宫都可以随意进出。”

  “这句话我爱听,可炽血棘被人采也是两日之前的事,我总的有时间调查吧?”他没好气道。

  两日之前?

  那不就是她回到南皇宫的第二日,这么说,有人和他同是盯紧了炽血棘。

  算了,现下还是怎么样回去最重要。

  妖孽男见着她神伤的模样,坏笑道,“求我。”

  **

  南皇宫,别宫。

  “南皇,你不能进去,我家皇后娘娘在沐浴更衣……”小细横着双臂,挡在紧闭的房门前。

  “大胆,皇上不过就是担心楚皇后的安危,所以过来看看,你简直就是放肆!”南皇身侧的侍卫横眉立目道。

  话落,已经将小细从门口掀开,破开大门,直闯而入。

  “啊!”一声女子的惊叫传来,余光瞥见屏风内的一袭纤细玲珑的身影,浅色的中衣正搭在屏风上……

  侍卫忙的低头,顿时惊惧。

  “楚皇后娘娘……”

  “滚出去!”

  一声娇喝,羞哧,愤怒,耻辱……

  将一个女子宛若失去贞操的神态演绎的淋漓尽致。

  南皇见着里面的情景,止步,眸色微敛,直到云腈穿好了衣衫,从里面愤怒的走出来。

  他审视着眼前的女子,显然是不相信她在沐浴更衣,不觉得太巧合了吗?

  她来南晋十日有余,他两次找她都不在,从他见到她,这段时间的间隔中,足够做许多事不是吗?

  例如,处理掉脏污的衣衫,收拾好寝殿中的一切……

  “南皇不觉得应该给本宫一个解释吗?”

  她自称本宫,可见是真的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