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是他?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290 2019-10-03 20:18:55

  因着前些日子淋了雨,加上过于劳累,云腈染了风寒。

  “小姐,这次去可有打探到关辖分布图的情况。”小细边将药递给她,边问道。

  “没有。”她压根就没去在乎那东西的下落好吧。

  不过现在没找到炽血棘,短时间内有不可能在出南皇宫,看来是时候做两手准备了。

  若是到时候没有拿到楚政要的东西,怕是小细真的会没命。

  “你这段时间在南皇宫可有听到过那东西的讯息?”

  “没有……”

  “那你可听闻过南皇宫内有什么辛秘之处?”

  那东西严实的很,南皇岂会让人轻易找到。

  小细想了想,道,“这么一说,我想起南皇养得有一池的锦鲤,极为宝贝,每日下朝之后都会亲自喂养,从不假手于人,池周还有重兵把守。”

  云腈把玩着手中的小金刀,这么说来,这地方确实可疑,值得她冒险一探。

  “我今晚就去。”说着,她欲起身去做准备,却不想小细一把将她按了下来。

  “病好了再去!”丫头说不出的强势。

  云腈惨兮兮的看着眼前的药碗,道,“能不能不喝?”

  “不能!”

  好吧,十分果断的否决。

  本是当晚要去的,可因着小细以伤寒为由的阻拦,硬是拖到了后日。

  月上中天,寂静安宁。

  这个时候各宫息了灯火,躲过重重的巡逻侍卫,按着小细所指的方向来到鱼池边,却见夜晚中守卫更加深严。

  看来,这地方果真是藏了什么东西。

  为以防万一,云腈易了容。

  为了能看清鱼池周边的情况,她轻巧的飞身至宫顶。

  猫着身子瞧了半天,却见这个鱼池并没什么特别之处,但南皇这样整日忙于朝政的人,她不觉的他会有闲情雅致跑到这破地方来喂鱼。

  想了想,还是决定一探究竟,这地方藏的就算不是南晋的关辖分布图,也会藏别的东西。

  眸光掠过地面,准备寻找一个最有利的位置潜入,正打算行动时,却突闻一阵声音传来。

  “有刺客!”

  云腈大惊,来不及多想,纵身跳入鱼池,溅起细小的水花,也不知被人发现了没有。

  她憋着气,加之不会游泳,又是情急之下跳下来,一时间呛了一口气,可她望着岸上的众多身影,不敢挣扎,不然,怕是会被暗箭射死!

  脑海中飞速的想着脱身的计策,长时间的憋气让她意识模糊,身子渐渐的往下沉,隐约见着一袭身影向她靠近。

  是他?

  那日她救下的男人,也是为她挡下一箭的男人……

  只觉,唇齿间传来冰凉柔软的触感,久违的空气流进她的心田,她瞪大了眼眸,耳边只剩轰鸣……

  她顿时羞哧,紧着拳头开始不停的推搡捶打。

  她劲儿不小,打的是男人心口的位置,却听对方闷哼一声,情急之间呛处一口气来,鲜血也从水中晕染开来。

  糟了,她紧急之下忘了他身上有伤。

  岸上的人听着动静,惊觉,“在水下!”

  男人责怪的看了她一眼,拉着她往另一处游去。

  莫约一个时辰,男人拉着她上岸。

  “你是猪吗?”盛怒。

  “谁叫你刚才……”算了,她的初吻算是交代在这个浪荡子手上了,现下应该想想怎么回去,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说不准南皇到时候会搜宫。

  男人渐渐平息了怒火,问道,“你去那里干什么?”

  “那你去又是干什么的?”云腈白了他一眼。

  两人的目光对峙,一时间谁也不让谁,都是在对方的威势下,等着对方开口。

  他的目光在她身上流转,冷冽,冰寒,杀机……

  “你最好和那东西没关系,不然我会杀了你!”就算是曾经救过他命的人,他也会毫不留情。

  云腈佯装不知,好笑道,“你真的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狠辣非常,不择手段……”

  “你知道就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