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试探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166 2019-10-02 19:46:07

  她们在南晋已经有十日,楚政给的解药只够小细一个月,那一个月之后呢?若她没有打探到关辖分布图的讯息,难道她要去求着他吗?

  眼看炽血棘尽在直尺,她真要放弃吗?

  犹豫再三之后,云腈还是决定回去,若是被南皇发现端倪,那将会是怎样的一场血雨腥风。

  见着她要走,男人开口叫住她,“你要去哪?”

  “和你没关系。”云腈冷淡道,直接翻上马背,准备离去。

  男人见着拦不住她,笑道,“我不是个会欠别人人情的人,这个你拿着,作为信物,我可以承诺你一件事。”

  说着,便将什么东西往云腈的手上一扔,云腈接住,是一颗水色的玉珠,仔细一看,圆润的珠壁刻有弯曲的纹理,应该是地图。

  “你为我挡了一箭,扯平了。”言外之意,是她不需要这玉珠。

  “给了你就是你的,若是今日你还想从这里离开便收下。”

  云腈讥笑,“好大的口气。”

  她不想在此处浪费时间,于是将玉珠随意往袖中一放,骑着马儿绝尘而去。

  楚政看着离去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只是,远去的女子不曾想,这随意收下的东西有一天竟能救她的命。

  **

  从临风城一夜赶回皇宫,连着累死了两匹马,赶回别宫时天才刚蒙蒙亮,小细见着回来的人,终于松了口气。

  “小姐可算是回来了,昨日傍晚,南皇便来过一趟,意为试探,我借着小姐已经歇下为由搪塞了过去,若是小姐在不回来,我怕是顶不住了。”

  小细边说着,边将云腈脸上的面皮卸下,又迅速的为她换了衣衫,梳了发髻。

  这边刚完事,门外便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两人互相对望一眼,看着地上的换下的衣衫,云腈对着小细使了个眼色,忙的迎了出去。

  “大清早的,南皇何事?怎么不叫人通传一声?”她声音微冷。

  南皇精明的目光从她身上掠过,微微一笑,“昨日朕来找楚皇后时甚早,楚皇后便歇息下了?”

  云腈淡笑,“水土不服,身子不舒服,自然歇得早了些。”

  南皇不语,眸光微敛,似在思量这话的真实性。

  “昨日龙鸣宫进了刺客,朕甚是担忧楚皇后的安慰,所以特地过来看看。”

  云腈淡笑,是担忧她的安慰过来看看,还是别有用心,怕是只有他自己清楚了吧。

  不过,昨日南晋皇宫进刺客了?

  正想顺着他的话接下去,小细适时的打断了她的声音,“女婢参见南皇陛下,听闻昨日南皇陛下外出秋猎,射杀了三只野豹,震惊朝野,奴婢佩服。”

  云腈恍然大悟的看着眼前年过半百的皇帝,这么说来,昨日他根本就不在皇宫,而是傍晚回来的,根本就没有刺客,他是在试探她?

  试探她昨日到底在不在……

  “南皇陛下昨日定是太累,做梦了,昨日里,云腈一直在别宫,并未听闻有什么刺客。”做戏谁不会?

  “那或许真的是做梦了吧。不过那个梦也太真实了,也不怪朕会当真,朕梦见身边有一群带着面具的细作,无时无刻都想要结果朕的性命,你说可怕不可怕?”那样的目光深深的凝视着云腈,似将她看穿。

  云腈岂会不知他含沙射影之意,面上笑道,“南皇整日忙于政事,怕是精神劳累才会做这样的梦,您洪福齐天,九五之尊,有谁敢如此大胆!”

  “但愿真的是朕多虑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