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遇,不问来处3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130 2019-09-30 20:54:35

  不知是她的威胁起了作用,还是男人看出她的想法,男人十分配合的将匕首交到她手上。

  她来不及多想,手起,刀落。

  缰绳断裂,车架迅速与马儿分离,远远的甩在身后,挡住了战龙卫的去路。

  抓住间隙,两人在黯夜中奔腾而去。

  一路往出城的方向去,到了临风城城门口时,只见城墙上火把光亮,齐齐的弓箭手,蓄势待发。

  这是来了个瓮中捉鳖?他们早就知道他们要出城。

  看着紧闭的城门,两人心中充斥着同样的想法,身份不能被发现。

  马儿奔腾的极快,眼看到了城门口,弓箭手已经瞄准他们,云腈蹙眉,紧着手中的匕首,想做最后一搏。

  突的,一阵破风声传来,接着是城墙上的侍卫纷纷坠落而下。

  是暗器!

  城门开始出现一丝缝隙,马儿快速的往外奔去,只是,城墙有只箭羽,已经悄无声息的瞄准这两人,只听“嗖”的一声,后背感觉到男人的一记颤栗,箭羽狠狠插在了男人的伤口。

  云腈惊觉,回头。

  他这是为她挡下的?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恨睨着城墙上的那人,匕首脱手,朝着那人飞射而去。

  毙命!

  快速的出了城,身后并无追兵追来,云腈艰难的将男人从马上扶了下来,安置在树下,探了探他的额际,高烧不退。

  她不是多管闲事的主,以她现在的情况救了他,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接下来就看他的造化了。

  她起身欲走,两步之后,想起方才他为她受的一箭,回身看着男子,最后蹲下身来,扬起匕首,将肩甲处的箭矢剜了出来。

  动作粗鲁,丝毫不顾及男人的疼痛。

  “我尽力了,死了可别怪我啊。”她撕下一块裙角,将男人的伤口包扎好。

  直至天明,男人身上的温度依旧不退,加上昨晚下了雨,身上的衣服都是湿的,无奈,她只好去捡些干柴回来。

  她一走,便有一道黑影闪掠在楚政身前。

  是袁桓,从昨晚从马车上摔下来,他便去搬救兵了。

  “主子,是我来迟了。”袁桓抱拳,跪地。

  原是昏迷不醒的男子缓缓睁眼,是了,天亮的时候他便醒了,刚才她女子对他的所作所为,他都知道。

  只是,他重伤至极,没气力去理会罢了,连疼痛的力气都没了。

  “主子,这是解药。”袁桓将一只小瓷瓶递给楚政,等他服下了解药,脸色才稍稍缓和了些。

  看来,南皇并未打算对他们下死手,而是想要活捉,不然,那箭羽上必定是致命的毒药。

  “都处理好了?”

  “好了,南晋派出了五百战龙卫全部处理干净了。”袁桓回禀道。

  南晋的战龙卫是何其强大,若不是他们处暗处偷袭,岂能的手。

  “主子,那女子要不要……”袁桓厉着眉目,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刚才他从暗处看着那女子给主子处理伤口,那丝毫不顾及伤者的模样,真想一刀将人剁了!再者,她知道的太多,留不得。

  楚政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冷冷道,“朕自有打算。”

  袁桓本想说什么,却听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两人顿时惊觉。

  “快走!”

  快走?只是叫他吗?主子不和他一起?

  “主子……”

  楚政恨睨他一眼,袁桓才消失在原地。

  云腈回来,见着已经转醒的人,笑道,“命很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