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并非利用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048 2019-09-27 09:00:00

  她看了身上的男子一眼,只见他眸色中暗含警告,完全不同于方才的吊儿郎当。

  她酝了酝声量,才回道,“睡了。”

  “奴婢告退。”

  外面没了声响,房内也不敢轻易点灯。

  男子起身,撇了外头一眼,看着她道,“我该走了。”

  说着,欲转身离去,却听云腈忙的叫住她。

  男子回头,调笑道,“怎么?舍不得你夫君?”

  云腈不理会他的轻挑,道,“你长年在外,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

  南晋境内,临风城。

  一辆华贵的轿辇缓缓的停在城门口,只见随行的侍从上前将一方蝶卷交给了守门的侍卫,侍卫惊惧,忙的下跪,远远地看着,轿辇被掀开一角来,较中的人说了句什么话,侍卫立马放行。

  只是出了临风城,一顶与之一模一样的轿辇奔着另一头去了。

  郊外,一辆几位普通的马车内。

  “主子,已经甩掉了,确定调转方向回金陵吗?”说话的人一身劲装,刚毅的面孔,高大的身形,此刻正请示这身侧闭目养神的男人。

  楚政缓缓睁眼,“南皇派人跟我朕,便是想确认朕是否真的回了大楚,有了云腈在南晋做人质,还对朕如此戒备,可见南皇的防备心不是一星半点。”

  是了,他与云腈可不是什么合作关系,他故意在四国中散播他视她如命的谣言,不过就是为了将她留在南晋,误导南皇云腈是可以牵制他的人质。

  整个谋划中,云腈无疑是最合适的棋子,不像楚朝的贵女,有强大的家族背景做靠山,不能轻易舍弃,且精通机关构造之术,无疑是拿到南晋关辖分布图的最佳人选。

  所以,从一开始他们便不是合作关系,他骗了她,一开始她就是她的棋子。

  至于云家被灭门的真凶,南晋的事情结束后他会替她找到,也算是偿还了她的性命。

  袁桓看着久久不语的男子,所以,说了这么多,是回大楚还是去金陵?

  他正想开口询问,便听男子道,“金陵。”

  他一开始就没打算要离开,不过就是做个样子给南晋的人看,若是云腈真的偷到了关辖分布图,他要第一时间拿到手,不然,他不觉得东西在她手中不会成为威胁他的筹码。

  **

  三日后,南晋别宫内。

  小细正替云腈梳妆,见着云腈木讷的坐在妆镜台前,小细奇怪的问道,“小姐,怎么了?”

  云腈回过神来,想起那晚她问那人的话,“篡心丹的为一株炽血棘,四国之中稀有,不过离南晋三百里的观雾崖上却有生长,你若想要,可以去那里看看。”

  思及小细现在的身体状况,以及怕她担忧,云腈只是笑道,“整日困在别宫中,无聊的很,想出去散散心罢了,只是,南皇对楚政似乎防备的很,整日盯着这别宫。”

  现下的情况,别说找到南晋的关辖分布图,就是去为小细找解药的机会都没有。小细说的对,她可以去给南皇说一声就成,不过他定会派人盯着她,若是知道她的目的,随后查到篡心丹的事情上,那么,他们就败露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