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哪来的未婚夫?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003 2019-09-26 09:00:00

  男子像是极为受伤的模样,瘪了瘪嘴,“当初你爹云霄抱着你来找我的时候可是已经将婚事给你定了,你手中的那把小金刀就是信物,不信,那柄金色的刀鞘内是不是刻了一个‘至’字?”

  云腈狐疑,拿出小巧的刀鞘,借着灯火往里面一望,果真是有一个“至”字。

  这东西从小就在她身边,她出了运用自如,却没发现里面的字。

  见着她将信将疑,他继续说道,“你若是再不信,我有你父亲的亲笔书信。”

  说着,他自袖中拿出一捆纸卷出来,展开,红字黑字,递给云腈。

  两姓之姻,缔结谋约。

  刺绳早系,白首永偕……

  一目十行下去,末尾有几字,三年不结,此婚作废,此证!

  这是她父亲的字迹,纸卷页脚泛黄,墨迹有些模糊,可以看出是很久以前写下的。

  “当年你不好喂养,我与你父亲交好,他抱着你来找我,我救了你,至此,定下了盟约。”男子一双狭长的凤眸,笑意深深的看着她。

  云腈将婚书随手一扔,讥笑道,“听你这么说,当年你与我父亲是之交好友,这么说来,你不过就个糟老头子,我父亲是糊涂了?”

  再次抬眸看着眼前的男子,肌肤瓷白,唇色微红,一双清明的眼眸凝视着她,她暗自点点头,这保养的不错,看不出来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

  “如果我说有驻颜秘术你信不信?”他挑了挑眉道。

  云腈没工夫和他瞎扯这些,自从在牢狱之中遭到了黑衣人的刺杀之后,南皇便派了许多侍卫在别宫巡逻,每隔一刻钟会有一队侍卫经过。

  “若是你想活命,就快滚!”云腈不在理会陌生的男子,径自去了寝殿。

  男子厚脸皮的紧贴上来,笑道,“就外面那群小喽啰奈何不了我,难道你就不好奇你爹为什么将托付给我?”

  云腈脚步一顿,转身,美眸堪堪的盯着他,“无非当时你用我的性命相威胁。”

  她父亲还在的时候她确实听过她小时候生病无药可救医的事,听府里老一辈的仆人说,当年她父亲确实带着她到外面去求药,一去就是一年,自她回来之后,病已经好了。

  如今看来,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当年救她的人。

  深得她父亲的信任,不若也不会带着她去求他,只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以后,她已经不想从前那般可以随意相信别人了。

  “这话说的,明明当时是你看上了我,我勉为其难的答应了这么婚事,这便宜都被你占了,亏这么多年来,我洁身自好,为你守身如玉……”

  他正起兴的说着,突然话语一顿,在云腈还未反应过来之后,只觉光景一阵旋转,她已被摁在了塌上,房内的灯火也不知什么时候息了。

  借着外头的光亮,她见着身上的男子对着她做着禁声的手势。

  突闻外头传来清脆的敲门声,“楚皇后娘娘歇下了吗?”

  是一个小宫女的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