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楚政回国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029 2019-09-25 09:00:00

  南皇有过一瞬的静默,别人听不出来他会听不出来?分明再说牢狱中他给云腈下毒的事。

  他淡笑道,“楚皇放心,云皇后在南晋一定不会手半分委屈。”

  “受委屈也没关系,朕家的这只小野猫可野的很,楚皇宫中的那些妃嫔一个个的都是栽在她手里,若是被欺负了,不劳南皇动手,她会自己解决。”

  云腈一记眼刀甩过去,他这不就是说的善妒,眼里容不得人吗?

  在场的人谁不知道楚政为她冷落六宫,他这话听起来,倒像是因为她是个蛇蝎心肠的悍妇。

  次日一早,楚皇宫门口。

  群臣毕至,明黄色的华盖耀眼,南皇亲自率众臣为楚政践行。

  临走时,楚政看着身侧的女子,一脸不舍,柔溺的笑道,“若是你想回来了,就稍信给朕说一声,朕亲自过来接你。”

  说着,便在她额际落下一吻。

  只是,众人丝毫没注意到她冰冷的眼神,只因昨晚宴会之后他回到别宫对她说的话,他说,若是你拿不到朕想要的东西,或是暴露了目的,朕会保全两国的友谊杀了你,至于你的丫头,你应该知道是什么样的结果。

  这就是他,人前的亲昵温柔,人后的冷漠威胁,这样的人,她如何能相信?

  现在是小细的命在她手里,她受制于他,听说南晋奇门异士,珍绝宝物不在少数,说不定会有篡心丹的解药。

  留在这里,也许也是一个机会。

  楚政离去之后,不用每日去胆战心惊,南皇每日山珍海味的供着,宫里也没有谁敢招惹她,日子舒坦了不少。

  她一边计划着找篡心丹解药的事,一边筹谋着以后的退路。

  夜晚,她换了寝衣,准备入睡,房中却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

  云腈立马警觉,拔出手中的小金刀,“什么人?”

  只觉身侧的光亮一晃,来人已经闪到她身后去,以一种极度暧.昧的姿态环抱着她,低声调笑道,“小腈腈这么快就不认得我了?”

  说着,挑起她的下颚。

  哪来的浪荡子?

  云腈岂是任人调戏之人,反手已经刺了过去,身后的人眸色一敛,闪瞬的极快,可还是不能幸免的挨了一刀,手背上一条浅浅的血痕。

  来人呲牙,“好狠的女人!”

  云腈转过身,只见身前的人一身宽松广袍,青丝拢散在后脑,一只碧玺簪,腰间松松垮垮的腰带,坠地,容颜妖孽。

  这模样,这打扮,不是青馆里的伶人是什么?

  可这是南皇宫,他是怎么进来的?

  思忖间,男子已经来到他的身前,盯着她手里的小金刀,笑道,“这绝世神兵用的可还顺手?”

  思及他刚才的话,云腈敛目,有些戒备的看着眼前的人,“你是谁?”

  “我是谁?”男子一副受伤的模样,“这才过了多少年就不认账了?当初你还这么大点的时候,你抱着我不撒手,见我长得好看,说是要做我娘子呢?”

  “你要是再不出去,我就喊人了。”

  她没工夫和一个浪荡子浪费时间,再说,这是什么地方,若是南皇室的人知道了会怎么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