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打入大牢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073 2019-09-19 10:02:00

  很快,别宫的宫女别带了上来,纷纷指证这件事并无虚假。

  云腈惊惧,脑海中似有什么闪过,快的让人来不及捕捉,她仿佛跌入了一个圈套,这个圈套和她身边的男人有关,和小细有关,甚至是南晋皇室。

  她望了望楚政,至始至终,除了那句“朕虽然看重皇后却不是是非不分之人,若是证据充足,朕不会阻拦”的话,他并未多说过一句。

  他们不是同一战线的吗?就算这件事真的是她做的,他也应该为她开脱才对。

  只是,他那样的神情太平静了,仿佛这就是他预料之中的事,是否,她再一次的被他算计了?

  证据确凿,她辩无可辩。

  南皇厉声下令,“来人,将这一主一仆打入大牢,明日午时处斩!以告诫朕的女儿的亡魂。”

  “慢着。”这时,不发一语的男人出声了,“就算是证据确凿,可此事漏洞颇多,再说,一直是南晋在出手调查,大楚有权质疑证据的虚假,所以,朕需要信得过的人去调查此事,三日,朕只需要三日,若是到时候查出的东西和南皇一样,朕无话可说。”

  “好,三日就三日。”若是平常的官员或是四国中的使者,他并无忌惮,可眼下是大楚的皇后,楚皇将那女子的性命看的比命还重,稍有不慎便会引起战火。

  他不光是一位父亲,更是一位国君。

  接着,侍卫上前按住她的肩膀,路过楚政时,他至始至终,脸上神色淡淡。

  她在期盼什么,一开始他们就是合作关系,他也说了,若是有一日她没有了利用价值,他会为保守秘密杀了她。

  两人被押进了大牢,看着狱卒将牢门锁上,小细仿佛又回到了云家被抄家之前的前夕,整个人瑟缩在角落中瑟瑟发抖。

  云腈心疼,上前抱住她道,“没事,我们会有办法出去的……”

  “小姐,我真的看到了,那个女子和你长得一模一样,样貌,声音,衣着……我以为是你,所以……”小细愧疚的哭道。

  “我知道,所以我没有不相信你……”

  她一开始是怀疑她在说谎,可是当别宫中所有的宫女都亲口指认她时,她相信了她。就算是楚政的势力再强,可别宫中的宫女是随机分配过来的,怎么可能全部都指认她?

  小细是跟她一起长大的,她怎么能怀疑她。

  眼看三日的时间已到,楚政没有传来任何的消息,她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去查了,亦或是三日的期限只是一个借口,他早就已经放弃了他们之间的合作。

  夜晚,云腈备一阵细碎的响动惊醒,一睁眼,便见着一黑衣人举刀朝着她头顶劈来,她一惊,一个翻滚躲避开来。

  只是对方不肯放过她,两人交手。

  她心中猛地一颤,这个的招数她识的,是大楚的天策玄甲军,是楚政派他来杀她的!

  这时,黑衣人朝着熟睡的小细看去,避开云腈的招数,举刀劈了过去。

  大致是听见了响动,小细惊醒过来,见着情景,猛地尖叫。

  “救命啊……”

  外头的狱卒闻声纷纷涌进来,黑衣人见势不妙,凌厉的眼神扫了两人一人,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