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他的目的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027 2019-09-16 09:57:00

  小细正欲解释当日的事,恰时,回廊亭角处走出一人,玄色龙袍,龙章凤姿,身后分行着两行内侍。

  云腈一眼便瞧见了他,小细见着来人到了嗓口的话又收了回去。

  这些日子流言漫天,多是在骂他不明是非,不配为君,当日事情发生在皇宫,只要他下死令,事情不可能流传出去。

  如今事情在民间和四国之中流传的如此迅速,她不相信没有他的推波助澜。

  许是瞧着她在这边,男子阔步而来。

  这还是大婚那日后,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所以,他这是来找她摊牌了?

  说他救下她的目的,他娶她的目的,说这些流言之后的目的……

  “皇后好兴致,今天天气不错。”他自顾的坐下来,笑道。

  云腈不想和他打哈哈,冷然道,“你想利用我做什么?”

  楚政挥退了众人,看了一眼云腈身后的小细,不由得眸光一敛。

  “你放心,你的人走了,现在没什么是不能说的。”

  他一笑,“别说的这么难听,与其说是利用,不如说是合作,你家族覆灭,朕救你与水火,让你的仇人付出代价,现下还将你婢女的命保了下来,这一笔交易,怎么说也是你值当。至于你的家人,朕为何不救,首先朕是一国的皇帝,没有任何的理由去救自己的敌人。”

  云腈冷笑,“第一,我没求你救我,第二,出去昆帝是出于你自己的目的;不要说的我好像欠了你多大的恩德,那是你不要脸,就算是他不死,我也会让他不得好死;第三,我没打算和你合作。”

  话落,她起身,准备阔步离去。

  “就算是昆帝忌惮云家功高盖主,你就不奇怪正是两军交战的紧张时刻,昆帝正是仰仗你父亲之时,为何会毫不犹豫的下令将云家上千口处死?”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云腈顿住脚步,转身,“你什么意思?”

  “你要的答案就在南晋,不过巧了,朕要的东西也在南晋。”他笑道。

  所以,他这是算计到了她的头上,她要查询事情的真相,就必须要替他找到他想要的东西。四国的势力何其的错综复杂,她若步入其中,没有他的庇护,必将寸步难行。

  而他便是她的庇护。

  只是可惜了,她不喜欢受制于人,至于云家的事情,若是真像他所说的那样,她会自己查。

  “你可以不答应,不过你得婢女就没这么幸运了。”他冷笑。

  云腈看着旁边的小细,见着她正发颤,脸色泛白,似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你对她做了什么?”盛怒。

  “没什么,大楚皇宫中的秘药,篡心丹。食者每日受篡心之痛,算算日子,正给她的解药如今已经用完了,若是一月不服用解药,必将噬心而死。”

  “你……”

  “所以,你一早就知道我不会服从你,而她不过是你牵制我的筹码,好为你卖命。”

  “正是!”

  真不知道明明是利用了比人,竟还回答的如此畅快。

  这时,小细呕出一口血来,那惨白的小脸似痛苦极了的模样,她心下不忍,一咬牙,“我答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