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废后娘娘要出嫁

出逃

废后娘娘要出嫁 相里姣子 1116 2019-09-15 09:57:21

  月上中天,夜风习习。

  平息了白日喜庆的楚皇宫中,寂静安宁。

  黯夜中,一袭身形快步穿行在花簇间,轻纱遮面,暗沉色衣衫,便于躲藏。

  云腈躲过巡逻的军队,飞身至高处的暗哨处,手上的小金刀一划,悄无声息的结果了对方的性命。

  纵使她失去至亲,仇人已死,生活了无期盼,可也不想受制于人。

  当日楚政在追兵的手里救下她,纵使这些日子一直在大昆境内,可他派来监视她的人对她寸步不离。

  一路行至皇宫门口,这时,却有无数的身影从暗处掠出,将她团团包围。

  云腈睨视着周围,却见一个男子从暗处走来。

  是他,所以他是装的!

  “你又算计我!”这个那人正是可恨。

  “朕不算计你,又怎会知道你动了什么心思?”他冷然道。

  若是等他决定用她的时候她再出现在的幺蛾子,倒不如现在给她抹杀干净。

  “你拦不住我。”

  这里离外面只有一墙之隔,她武功虽不及他,可逃跑却不在话下。

  “你可以试试。”楚政勾唇一笑,扬手轻轻往前一挥点,侍卫便押送着一个女子上前。

  “小姐……”

  云腈一惊,“小细!”

  怎么会是她?

  她怎么可能活着,当日大昆皇宫的午门之外,她亲眼目睹云家上千口被斩杀,那场面她终身都不会忘记,她亲眼看见,她是如何死去的。

  多少头颅从刑台上滚碌而下,脑死前还眨着眼,颈脖的血液喷溅而出,有的人双手还在动,这样的情况下,她怎么可能还活着?

  “若你敢迈出宫门一步,朕会让她生不如死。”他说的云淡风轻,却冷到了她的骨子里。

  “她怎么会在你手里?”或者说,眼前的这个女子根本就不是个人。

  “以朕的势力来说,李代桃僵并非难事。”

  “小姐,你不要管我,快走!老爷在天有灵,是不想让你受制于人的……”小细开始哭泣。

  云腈垂眸,放下手中的小金刀,“放了她,我一切都听你的。”

  见着她放弃了挣扎,楚政一笑,挥手示意侍卫将人放了,主仆两人抱在一起,云腈理了理女子有些凌乱的头发,心疼道,“受苦了……”

  她的家族,她的亲人,她一个也没能护住,如今见着她还安好,有岂敢冒险。

  **

  翌日一早,宫中开始穿出流言。

  皇帝痴恋一名低贱的罪俘女子,那女子大婚之上欲弑君,却未能得逞,群臣以死进谏赐死罪俘,但皇帝却力保那女子,并封为新后后,入主云华殿。

  当时四国使臣皆在场,现下怕是四国之中人尽皆知了。

  楚皇不明是非,不听忠言,大楚休已!

  云腈一早听到宫女的议论时,不由得勾唇冷笑,自导自演的一出大戏,难道就是为了博得这样一个骂名?

  过去了几日,小细身上的伤已经大好。

  云腈扶着她出来走动。

  “小姐,你就不问我当日楚皇陛下是怎么救下我的吗?”

  云腈抬眸,看着她,笑道,“我不问,你现下不是要告诉我了吗?”

  与之前小细的性子比起来,她明显沉闷了许多,想着应该是家族破碎的打击,加之她差点丧命的惊吓,她只当她是没有缓过神来,有的事连她也不愿想起,所以她没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