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暮夜渐明

第八十四章:御山

暮夜渐明 风未雪 2086 2019-10-27 00:05:33

  山谷里也出现了啊啊的回音,过了好一阵,几个人菜玩腻了啊啊啊的游戏。山顶的最高处长了一颗唯一可以在山下都看见的树。

  站在山顶,望着远方,刹然间的自豪感,南风临世。飘飞的衣袂,有些发旧,冷风不断地灌进衣中,衣服没能霸气的飘飞倒是鼓得胀胀的,一会又憋下去。

  风又来了,郭洪镜却不打算在抱着树木,她想体会一下,君临天下的感觉。这世界这些房子,小的连指甲盖够可以挡住,到处都是人们的房子,看向远方,远方的山上弥漫着大雾,和电视里面的仙境一般无二,只是少了高轨道的建筑来衬托。

  那样的地方才算作是一个仙境,看着渺小的世界。“原来我一直生活在这么小小的一个地方。”郭洪镜的心突然的酸涩,这样的情绪就这样出来。

  看着小小的世界,俯视着这一切,原来当一个君王是这样的感觉,所有的一切都像蝼蚁,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他的一句话。在风中站着,一会,再一会,就适应了很多,张开双手,等着风过来。

  风暴烈的想要把这样狂妄的人儿吹下去,她感受着风冰凉的气息,一点一点的拂过在身上每一处肌肤。这样的暴晒阳光的温度也降低了不少,所有的烦恼都消失了。

  “你们看,山的另一边多繁华,好高的房子,是城市。”郭洪镜这才从自我的陶醉中回神,转身看那未知的世界。

  这一眼便是惊讶了,这一切都是前所未有的。那件高低错落的建筑物是是城市的房子,一排一排的房子中间停了好多的车辆,来来往往的,是大河在流淌。车鸣的声音和人们喧哗的声音在高高的山上都能听到,杂音,混乱的叫嚣声。

  这些声音让这个城市变得活生起来,和小镇上偶尔飘着的几缕炊烟的宁静是不同的。

  “那边好热闹,我们去瞧一瞧。”郭洪镜又开始临时做决定了。“不去了吧,这边的山上没有什么人上来,基本上没有路,而且还有树,万一我们找不到路怎么办?”

  郭霆瑜理智的分析着下山的可能性,郭洪镜就当他的话没有说过。看着其他的人。

  “我也觉得我们去看看,好不容易上来一次,太不过瘾了,爬山也没有那么难嘛。”周陈已经开始兴奋了,郭霆瑜也不再说什么了。

  “我们再看看这些风景,然后就从这边下去。”郭洪镜此时的心情很不错,这相当于是在冒险,“我们第一次冒险,上来的时候基本上我走过一半,我们这边下去可是一点都没有下去过,这实在是太刺激了。”郭霆瑜也有点心动。

  “走吧,走。”郭洪镜仔细的把这山周围的所有的风景看了好几遍,才舍得下去。找了一处看起来可以下去的路,周围的树不密。颇有一种自从一条的路的感觉。

  其他的小孩子都齐刷刷跟着一个一个的往下面走,走到下面了才发现这些树有些是带着刺的,这不是一个小树林,是一个灌木丛。

  走下去了倒是发现更像一个荆棘林,很多的树都不树,是很多的藤蔓缠绕而成,小孩子的身体小,倒是可以钻下去,小心一点就好多了。地上没有什么草。

  郭洪镜带头走着把前面的碍事的树都用脚踹开,下面跟着走的就方便很多,走到了前面,才发现自己周围都走不通。

  好不容易走到这里,郭洪镜有些累了,走在前面她的已经被树刮了破了很多的皮,此时她有些累了,在在树丛看不见山外的情景,她不知道自己好久才能到下面。

  “要不我们回去不?”周年有些受不了,跟在后面他还是被树刮破了衣服,几个人的衣服都被刮破了,他们现在的肚子有些饿了。

  几个人回头一望,后面也没有路了。他们已经被困在树笼子里面了,“怎么办,我好怕,我会不会被困在这里被困死。”周年害怕的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为了稳住局面。

  “别怕,我们肯定就快到下面了,只不过是前面有树而已,没事。”郭洪镜心虚的说着说,内心其实非常的绝望,她自己都害怕的要死了。

  是自己作出来的,再怎么样也要下去,“我们只要扒开前面的树,走个十几分钟就下去了,我保证。”郭洪镜立马走在前面,先是用脚使劲的把树往一边踹开。周陈穿的凉鞋的有一条线都断了。

  她也没有犹豫,跟着拿着棍子这些树弄开,“你看前面还是可以钻过去。”

  郭洪镜找了书上刺不太多的地儿,用力的往右一拉,“你们快点过去。”果然前面可以钻,这时候大家也放心了,一个一个的跟着钻过去。他们已经半蹲着身子往下走了很久了。

  看着她们都出去了,郭洪镜也想过去,她的身体有些大不好过去。“我来帮你。”郭霆瑜立马拉着另一棵树,周陈也把搭着手,郭洪镜在这狭小的缝隙,蹲着侧过身,先是伸出一只脚,她的衣服被刮到了,看着周陈和郭霆瑜两个都没有什么力气了。

  她一狠心用力,袖子就被撕碎了,她用力的逮,终于扯开了。她这才慢慢的半爬着往前面走,其他的人也是蹲着,这样走路实在是太麻烦,在他们头顶上的树笼是他们抵抗不了的。

  就这样一点一点的走,几个人已经累到不行了,“姐,还有多久。”郭霆瑜觉得自己的耐心都快被消磨完了,下来的路太长了。他们上来都没有花这么多的时间。

  又走了很久,他们终于走出了树笼子,可以站起来走路了,郭洪镜感觉自己真的要下去了。这里有一条小路,“我们走错路了,原来是有路的,结果我们自己去钻树笼子”郭霆瑜的心情很复杂。

  “都走出来了,说什么傻话。”郭洪镜有些羞愧。

  “你们看,下面的是河吗?”他们一下子就看见了,哪条像路又像是河。

  “我觉得是路。”周年看了一会,几个人就开始在讨论这到底是河还是路,像是一条铺满了很多的石头的河,“万一这里面的水很清澈呢。”郭洪镜看着更像一条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