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暮夜渐明

第七十四章:被打

暮夜渐明 风未雪 2034 2019-10-22 09:52:09

  “体谅一大人辛苦,累死累活外面跑车,一息。”

  完,直接就被郭洪镜脸一巴掌,郭洪镜感觉自己耳朵嗡嗡嗡响,又听见。

  今郭琅十分生气,认情郭洪镜惹。

  “话撒,怎话,做错情就装哑巴吗?今就信硬教转。”

  郭洪镜低,捂鼻子,感血流。

  郭琅话,直接拿条子使劲抽。郭洪镜身子歪几次,哭音,泪停流。

  一始憋住,道,面就憋住。

  泪刷刷往掉,鼻子里面血,鼻子里面流血,

  “觉该打,一。

  一心肺,晚剪指甲,偏听,害全人赚钱。”

  郭琅肺简直怒火烧,

  “养干,自己,老子煮饭,简直拿狗如。”

  郭琅揪郭洪镜耳朵,使劲扭,郭洪镜觉自己耳朵被扭。

  陈群话,自己忙做饭。反无论怎错,错,明明运气拿气。

  无论自己做情,找错误,狠狠所责任推。

  十八岁就,就远离。

  记清自己被打少次,次陈群,小,一哭,郭琅一生气,就直接一巴掌打,完全道轻重。

  本就应该生,生干嘛,就应该山婴儿一,小就丢山里面,就承受痛苦。

  “白狼,老子真见就觉心烦。”

  郭洪镜腿被郭琅狠狠踹一脚,

  “打,老子怎打,改,难道猪变吗?猪圈猪比聪明一。

  喊吃完饭狗吃,狗吃记性道?记性就被狗吃。”

  又狠狠几条子,郭洪镜悲伤快溢,嘴里面突充满口水。

  泪一直流,身疼痛,一次又一次被唤醒。

  “,一饭煮,吃饭,一做情,就滚,一养浪费粮食。

  反长大一饭。晚就收拾东西滚,听见,见蠢货就觉心烦,憨批。

  老子真道怎生玩意。”

  陈群趁机教训郭霆瑜,“郭霆瑜,听话一,姐姐被打,少玩一吗?

  业做,再疯玩,绩玩,爸爸打。

  姐姐被打,爸爸手道轻重,被爸爸打吗?

  虽,男生,需做务。大人辛苦,乖一,道?”

  郭霆瑜就一句,便再话。

  郭琅又准备打,一条子又,陈群阻止。

  “别打,吃饭,饿吗?”

  郭霆瑜乖乖坐饭桌旁吃饭。

  “就错一带郭霆瑜处乱裹,绩裹坏,拿。

  等鞭子伺吧。”

  郭琅条子放楼层,就始吃饭。

  楼层楼梯,比较矮,拿东西垫,就条子放。

  郭洪镜一旁跪,,自己满手血,血,身疼痛,长大该。

  一刻,无比期待自己长大。长大,自己才力离里。

  “郭洪镜,跪哪里干,赶紧滚吃饭,吃饭。”

  郭洪镜就跪一。

  “别管,饿死算,资格里吃饭,

  凭里吃饭,自己挣,跟关系,自己吃。”

  郭琅拿筷子就始吃。

  “饿死活该。”

  郭琅再一次补一句话,郭霆瑜旁一句话敢,默默吃饭。

  “别哪里跪谁,郭洪镜吃饭,请老人一请。”

  陈群再次话。

  陈群,见郭洪镜手里一手血。

  “,手轻重,流血,打大病怎办?”

  郭琅满乎吃一口饭菜,一。

  “就一血,怎,就一鼻血,又死人,别管,再死更”

  郭琅菜吃。

  “爱吃就吃,吃就算。”

  郭琅继续吃饭菜一慌忙,陈群又。

  “小镜,快吃饭,爸爸气老火,气啊,一,做,气吗?赶紧吃饭。”

  拿郭洪镜手,鼻血流。

  “哎呀,严重,镜爸,怎一道轻手。”

  陈群慌张。

  “管,滚。”

  郭洪镜直接甩陈群手,自己找纸巾堵住鼻子,倒温水瓶水盆子里面,脸洗一,感觉。

  陈群旁,

  “别生气,爸爸今晚打凶,爸爸辛辛苦苦挣钱,容易。

  就一,一,里被打嘛。”

  郭洪镜一话,耳朵嗡嗡,难受,泪忍住掉。

  ,里面宝,第一被打,郭霆瑜被骂几句,自己就被打。

  巴打死算,就死掉就。死掉就需再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