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暮夜渐明

第七十章:对决

暮夜渐明 风未雪 2103 2019-10-20 00:13:25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看见电视里面的情节,难免会有想要一做英雄的冲动,郭洪镜和郭霆瑜在家看西游记,孙悟空是个厉害的角色,拥有火眼金睛,能够一眼看透妖怪的真身。郭霆瑜对孙悟空崇拜的淋淋尽致。看完了电视,忍不住找来一根棍子,有模有样的摆弄着。

  郭洪镜也觉得好玩,也找了一根棍子,用手挥着,学着里面的角色旋转木棍,可惜的是,棍子一下子就从手中脱落了,捡起来又开始继续挥。”小镜,你的技术没有我好。你看我,旋转的多么的顺畅,你再看看你,一下子就掉了,太垃圾了。”

  “那是因为你已经练很久了,我要是像你这样练这么久,我肯定玩的很好,我练一会就超越你。”郭洪镜不服输的看着郭霆瑜。郭霆瑜得意洋洋的说“你再练几百年都不可能超过我的。”说完还炫耀似的,故意把棍子旋转的很快。

  乐极生悲,没过多久,郭霆瑜的棍子也掉下来了,“这次是意外,我不小心手滑了,不然的话,玩的好的很。不像你,完全不得行”郭霆瑜拼命的想要挽回自己的面子,不管怎么样,他的脸色还是有些尴尬,郭洪镜噗呲的嘲笑了一句。“都玩丢了,还好意思说自己失手。”

  “有本事你等会玩丢了不要说自己手滑。”郭洪镜底气不足的吼了一句,郭洪镜更加得意了。

  “那不是,我可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厉害,我本来就不行,棍子丢了很正常。”郭洪镜说完了以后,再次摆弄起自己的棍子,不打算理郭霆瑜了。“有本事,我们来比一下,我允许你练半个小时。”

  “比就比,不然的话某人还以为我怕了他不成。”郭洪镜激起了比赛的欲望,决定等会给郭霆瑜一个好看的,刚刚居然嘲笑她,她不过是练习一下,居然来找她炫耀。

  在半个小时的时间,郭洪镜也在不停的练习,练习了好久,终于感觉顺畅了些。后面不小心自己用棍子打了自己的背一下,疼痛的感觉立马来的清晰。“算了,我不玩了,这个太危险了。”郭洪镜已经于放弃的念头了,郭霆瑜怎么甘心就此罢休。

  “你真是逊毙了,能把自己打到,你太愚蠢了。”郭洪镜听了这个话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既然你这么想来的话,我们就来比试一下棍法吧,先说好,我们打疼了谁都不许哭哦,不能打头,其他的位置都可以打,可以用棍子来挡,看看谁更厉害。”

  郭霆瑜一听这个话就开始耍起了自己的棍子,表现出跃跃欲试的嚣张气焰。往身前一横滚嘿,侧身一横棍,哈。嚣张的气焰暴露的十足。

  “开始了,为了公平起见,我们要去找两根一样长的棍子来对拼。”于是郭洪镜就把郭霆瑜长的那根棍子折断了一截,看起来是差不多长了。“现在比较公平了,我们可以开始对决了。”

  郭洪镜很严肃的宣布了这个事情,两个人用棍子对指在一起,这是开始的仪式感。“我数一二三开始,一,二,三,开始。”两个人把棍子往外一甩,往里面一碰,砰的一声。这是对峙开始的鼓掌,虽然他们的对决没有观众。

  这一切已经足够了,两个人的棍子互相压着,看谁的力气更胜一筹。两个人的力气都没有什么差别,棍子一下子是一根压着一根,一会又换了个方向。就这样僵持了好几分钟,两个人没有分出高下。

  郭洪镜想着,这时候,要是把棍子化低一点就能直接的打到他的腿了,当他来攻击我的时候,我就用棍子竖立起来挡住,我也可以出棍子的速度更快一些,打在他的手上。肩膀上,背上,到时候,下手要轻一点,打重了以后他万一哭了就不好办了。

  打定了主意以后,就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不知道为什么,在郭洪镜思考的途中,郭霆瑜也想了很多,他想到的是要用里面的什么招式,怎么样来打败郭洪镜。两个人都心怀鬼胎的想了很多,手上的棍子却没有停止。

  郭洪镜突然不左右的来回扫了,直接从上方往下面打下来,郭霆瑜看见棍子从上面来,在横扫的手棍子突然向上一提,两根棍子再次相遇了。又一次华丽的碰撞。

  “你这个小人,居然偷袭我。”郭霆瑜有些气不过,“我又没有打到你,难道你不允许我突然变化招式,是你的招式太贫乏了吗?”郭洪镜终于找回了场子,这时候当然不能放过郭霆瑜。

  让他知道自大的缺点,好好的接受姐姐的教育。两个人的棍子的空中相遇了以后,短暂的几秒过去了,郭洪镜主动的压在上方的棍子直直的往前面一戳。郭霆瑜立马感觉到不妙,立马就往后退了一步。

  “你竟然想搞偷袭,等着我的打狗棍法吧,我一定要你尝一下皮肉苦的味道。”郭洪镜笑着看着郭霆瑜气急败坏的样子,“你都没有靠近我的身,你就想让我尝试一下皮肉之苦,你未免说大话吧。”

  “是不是说大话,你等会就知道了。”郭霆瑜拿着棍子在手中像疯了一样的乱挥,看起来还是像个样子。郭洪镜立马就找到了他的缺点,直接往手上一打。

  郭霆瑜的手立马吃痛,甩飞了棍子,郭洪镜抓住机会往他的身上有事一棍子。打在手臂上的。倒是没有下很大的力。郭霆瑜直接就哭出来了。“你欺负我,我要去告妈妈。”然后也不管棍子直接跑开了。

  郭洪镜察觉到自己又糟糕了。“郭霆瑜,我们刚才不是约定了的吗?不管怎么样都不要给爸妈说,你在反悔,你输不起。”郭洪镜这时候也慌了。

  “我反悔了,你打的我这么痛,我凭什么不让妈妈给我做主。”郭霆瑜的眼泪还挂在脸上,脏兮兮的眼流过眼泪的痕迹非常明显。

  “你不讲信用,我并没有下狠力打你,你这么小气,这样就哭了,一点都不像一个男子汉大丈夫。”郭洪镜觉得自并没有做错什么。

  “是你自己技不如我,现在只知道去告妈妈,你现在的样子太让人受不了了,我鄙视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