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暮夜渐明

第五十六章:美

暮夜渐明 风未雪 2044 2019-10-13 07:46:11

  夕阳很美,白天更美,可惜没有多少人在意这一点的,白天这么忙,每天都稀疏可见的场景谁会专门去注意,就算是长满了一栅栏的玫瑰花,也见不得有多少会为这样的美丽驻足停留。人们总是那么忙碌,有时候,美变成一种价值观的体现,只有在有用的时候才是美的。

  美丽通常被占为己有,这是一个正常的价值,只有在别人的头上衬托出这个人的美丽,这个玫瑰花的美才算是被认可了,不会注意,合拢的花苞突然在打开的那一瞬间,比起风尘扑扑的已经开放的玫瑰花显得更娇嫩,是个女孩子第一次爱上一个人的模样,纯粹的不含任何杂质。

  成熟的玫瑰花会长的更深一些,有心的人会每天的浇上几滴水,玫瑰花本来就较弱,这样的水底晶莹剔透的就像是钻石,钻石多么的昂贵,用来形容这水滴也毫不为过,可他没有钻石的价值,这样是不贴切的,形容一个女人的眼泪就足够了,昂贵的的玫瑰花的水滴是钻石,廉价的玫瑰花的水滴无用之物。

  玫瑰总是比路边的野花要珍贵些许,人们看见便忍不住摘下一朵来,带着自己的头上,朴实的脸上,带着这灰尘尘的玫瑰刚刚好,上面的刺长的刚刚好,在耳朵上面一试,拔掉多余的刺放在耳边,有些刺拉到头发,正好有些凌乱,充分自然,这样的美是需要赞美的。

  过了一会,玫瑰花有些怠倦,花瓣慢慢的耷焉着,花瓣的滑面失去光泽,有些伤痕,是头发挂到了,是手指太用力。美慢慢的凋谢了。“这个玫瑰花不过是如此,亏我当初还小心翼翼的摘下来,就这样就不行了,太丑了。”那娇弱的几乎喘不过气的玫瑰花。

  被打散在地上,花身抖动好几下,终是好几片花瓣散落了下来,花瓣落下的瞬间,灰尘席卷而来,纷纷的包裹着玫瑰花瓣,不知道是出于爱护的心态,还是出于不言而喻的想要沾一沾高贵的味道。

  玫瑰花落入世尘,花苞还有些未绽放的花瓣还是抖散了开,终算是绽放了,比起灰尘,需要一小勺水洗礼才是正确的,明明生来高贵,生来较弱。还没有来的展现自己的芳华,一阵风吹过,这才散开的玫瑰花就这般的跟着风走了一小段的路程。她这时候爱上了风的潇洒和冰凉,为她吹走了这挨着的尘土。

  这卑微的味道,一下子风就走了,卑微的味道更严重了,风只是看了一下,它便私自以为自己的高贵到值得风托付她回到花坛上面。她俯视尘土的角度。她终于被尘土包围了。

  还好滑面上只沾了少许灰尘,就算是落入这里,她也应该是高贵的,这样的想法,慢慢的经过时间的洗礼,人们经过,不小心踩了一脚,后面踩到的人越来越多了。她终于死掉了,所有的水分都慢慢的蒸发了。她终于融入了灰尘。

  郭洪镜就这样看着这一幕,想要摘花的手还是抖了抖,主人的脚步声近了,她就这样放弃,她没有理解到玫瑰花的高贵,她只是,想要尝试着艳丽的红在自己身上的美丽惊艳的样子。若是她有一个手机可以照相就好了。

  她的美就被留下来了,而不是一直穿着发黄的衣服,没有什么颜色,只有掉色的颜色,什么都掉色,掉到只有一种凄惨的灰色,什么颜色,都在接近黄色的。这种惨淡的一点都不高贵的样子。

  郭洪镜的自卑是藏着泥土里面的,所有的人知道的,自己还要假装做出宽容的姿态,不介意被别人说道,那些话,她只是当做玩笑,她的沉默,沉默的看着这些刻在行为的看贱。所有都知道她穷,她也知道,她不介意。

  农村流行着长虱子,郭洪镜最烦的是这个事情,头上的虱子好几天会不停的撕咬着头皮,有时候实在是忍不住了,就用手去抓一下,试探到了是虱子的感觉就在两只手指头上狠狠的捏一把,可是不管怎么感觉到要死了才舍得把手稍稍的握住不让其他人看出端倪。

  有时候养着难受,抓着头皮,想要把头发全部剪光,长虱子是一个丢人的事情,郭洪镜无论想什么办法都要长虱子,她每隔几天就要妈妈和弟弟给她找虱子,弟弟倒是方便,直接剃了,就完全没有了,这一找就要找好几个小时,一直坐着,坐到自己不耐烦为止。

  有时候郭洪镜子在洗头的时候,把农药倒入洗头的水里面,然后把头整个伸进水里面。心里想着,我一定要把这些该死的虱子给闷死在水里面,就算闷不死,这些农药总是够了吧,郭洪镜过了几天,又发现自己的头皮特别的痒,没办法,只好又一次这样洗。

  这一次她把水温调高了很多,又过了几天头皮再一次受不了,用农药来洗,再用洗发露来洗好几遍都有农药的味道,妈妈把家里面对的被子都拿出来用开水烫了好好几遍,这是虱子的问题不是一直就有,有这么几个月是不会有的,有这么一段时间,这个问题就难以解决。

  陈群一边给郭洪镜找虱子,一边把头发上的虱蛋给勒下来,有时候太用力了,郭洪镜就感觉到自己的头皮都要被抓下来了一样,陈群找着找着就开始不耐烦了,直接就勒下来,完全不会掐着头皮那一块,一下子就扯下来很多的头发。回家痛的都要把眼泪逼出来了。

  “你就不知道轻一点吗?你不知道我已经痛到不行了吗?我的头发都要被你扯落到没有了。”陈群听见了这句话也是火气,“我辛辛苦苦给你捡了这么久,我不累吗?我现在不想捡了,下午再找吧,女孩子家家就是麻烦,你看郭霆瑜一下子就剃了,什么都没有。哪像你一天的这么麻烦。”

  郭洪镜气到了,只能跑去找周陈帮忙一下,后来实在是受不来了就把头发剪短一些,勒虱蛋就简单很多了,只要留着可以扎起来就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