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暮夜渐明

第五十四章:池塘

暮夜渐明 风未雪 2065 2019-10-12 00:03:08

  水是奇妙的,所有的人接触到水,就对生活充满了向往,她们一次又一次的接近水,从来没有烦腻的时候。

  尽管很小就去了在自己的山下的水塘的下面洗衣服的水塘,郭洪镜依然不会游泳。

  这一群人也没有几个人是会游泳的。只能把裤子拉高,在这个小池塘的上面是一个干净的泉眼。

  有些路过的路人就会来到这里,在这个小小的池塘舀上一瓢水,就会感觉自己获得了新生。

  如果自己没有带上水杯,只要在旁边的树上,找到一个宽大的叶子,对折,像折粽子那般的,裹成一个三角锥的形状。

  东西伸进去,就可以舀水来喝了,在这个附近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挑来喝的水,不能糟蹋。

  这个水池很小,只有一米长,五十厘米宽,在这这个水池的周围的一片土地长满了青苔。

  经过青苔的过滤这个水很清凉,干净,清澈见底,若是有人恶意糟蹋这个水,就会被谴责这是一个原则的问题。

  这个水里面也有很多的小生物,没有鱼,这个水池有来自山上的水,随时都在更新水资源。

  下面的水池,人们经常来洗衣服,玩耍,有比较大,很大一块还是碧绿色的,有一块是看起来比较透明的。

  在上面的这个水池里面,有一些蜻蜓的幼年体,和一些不知名的小生物,特别的小,基本上是在水底的,很少出来。

  这个水池的水很甜,有时候,在这里挑水的人会偶尔买来一些漂白粉,让这个水池的东西净化一下。

  在干旱的时候,还是大雪封山的时候,这个水井里面的水都不会断过,这可谓是救命的水。

  郭洪镜一行人经常来这里玩的原因还是因为,在自己的池塘,修的很好。

  在上面放了好几根松木棍子,又搭了盖子,在夏天的时候,还是有人要去,郭洪镜家的池塘里面洗澡。

  这简直是一个令人烦不胜烦的事情,过一两星期,郭洪镜的爸爸就要把放了,重新蓄水,于是看见郭洪镜就知道跑出去玩,顺便命令他们去看水池。

  郭家的水池修的很好,挖出一个两米的坑,周围都用石头水泥砌好,在底部是水泥的。

  当初修这个水池,可是请了镇上的好几个男人,挖了三天才挖好,后面郭琅花了两天的时间才把这个水池修好。

  这水池里面的水很干净,偶尔会有松果或者是松毛掉在水面上。

  便叫郭洪镜他们拿着一个大大的渔网去网,由于这个渔网的孔太大了,不能拿去网鱼。

  不然的话,郭洪镜早就把这个网拿去网鱼了,郭洪镜在心里面默默的想了好几次,这个杆的最大伸长,也不足以拿去关田网大鱼。

  这才使得郭洪镜打消了这个念头,拿去网鱼。

  有时候郭洪镜也在想为什么说山上的水干净呢,山泉水干净,那些动物不是要排泄吗?

  有些人还在山上排泄,那些东西不是被雨水,冲刷了一道又一道,然后融进水里面吗?

  这哪里干净了,当然在这里玩腻,有时候实在是渴的不行的时候,该喝水的时候还是要喝水。

  郭洪镜他们只从接通水管以后,也经常出现没有水的情况,需要查看在路上是谁把水管的接口的地方拔了。

  有时候,有的人走过的时候,用力就会把水管踩断,郭洪镜自己都去修了好几次,有时候是水池里面的东西堵住里面的管子,也是郭洪镜跑过去清理一下。

  实在是自己解决不来了的问题才找到郭洪镜的爸爸。郭洪镜一天天的到处去玩。

  感觉不到什么忧伤,除了去学校的时候,各种的不自在和问题。郭洪镜有点难受,自己好像长了休子。

  就在脚踝的哪里,自己经常去水的附近玩,看见癞蛤蟆也去逗弄一下,她一直觉得自己这样做是没有问题的。

  开始休子比较小,她也没有发现。直到有一天,她剪指甲的时候,看见脚后跟的地方长了好大一个像是休子一样的东西,这实在是太糟糕了。

  她没办法接受,她脚上长休子,然后被同学发现。

  在这个小乡村里面长休子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说这倒是没有什么,但这学校,她不敢想象。

  特别是在夏天的时候,夏天一般是穿凉鞋,穿凉鞋就不需要洗袜子。郭洪镜也只有一双凉鞋。

  每天上下学,都要走很长的一截泥巴路,每一次脚上都踩了很多的泥巴,然后在学校洗拖把的地方洗脚,还是有些泥没有洗干净,这简直是窘迫极了。

  郭洪镜每一天做这样的事情以后慢慢习惯了,有时候有比较熟的同学就会显得特别的尴尬。

  这种自卑是很长的一段时间形成的,刻在骨子里面的自卑,一时间很难消失。

  郭洪镜还在为自己休子的事情后悔,早知道自己绝对不去碰这个癞蛤蟆,简直是太可怕了。

  这么远也能,或许是之前自己不小心踩到一只癞蛤蟆然后糟的吗?郭洪镜在自我检讨。

  一想到这个事情。郭洪镜就下狠心的用指甲刀狠狠的把这个包剪破,一会就流出很多的血,那种皮肉被剪的感觉。

  痛的郭洪镜龇牙咧嘴,一想到去学校会被同学嘲笑,一下子就没有什么顾虑了,直接就附上去,吸了一口凉气,看见那个血一股直接冒出来。

  那个包也在迅速的减少,郭洪镜就感觉自己心里的感觉好多了,又拿着指甲刀一刀一刀的把外面的破皮修掉,然后敷上一些烟草,爸爸妈妈都觉得这个可以止血。

  果然血就止住了。郭洪镜看着自己的脚忧心忡忡的。她看见别人的休子都是剪了又长。

  一点都没有好,爸爸还说永远都好不了,这简直是一个噩梦。

  郭洪镜经常回家都要看看自己的休子有没有长。

  长了就立马剪掉,看着血流,流了一会就不流了,这时候才感觉到自己心里的压力小了一点。

  在以后看见癞蛤蟆,郭洪镜真的不敢靠的太近了,已经产生了深深的心理阴影,后面她再也不养任何的蝌蚪了,万一自己的手上也长休子怎么办。这可真是一个噩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