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暮夜渐明

第四十六章:颜色

暮夜渐明 风未雪 2051 2019-10-08 00:10:28

  ”妈妈,你怎么编了一个笼子,好好看,我要去捉蝈蝈。“

  郭洪镜一回来就是这句话,“那你拿去吧,我反正也没有什么用。”

  陈群一转身就开始敲柴了,嘴上的笑容被一瞬间的闭在了唇边,那个被抛弃的自由,现在属于别人了。

  说是做了给孩子们,一开始并不是,说是,她做这个笼子没有什么用。

  在屋子里面是什么颜色,是灰色的吧,在阳光的反射下,屋里面的东西也是看的见的,灰色不就是比黑色更浅一点,这屋子里面保留了,寂寞和没有完全褪色的黑色。

  当然陈群是不会注意到这些的,寂寞这个词天天都围绕在她的面前,不知道为什么,她鲜少说道自己寂寞。

  寂寞含有其他的意思,在别人的眼里面就会曲解,这世上的人总会曲解很多的美好。

  她只能用一个通俗的话来形容,自己无聊,不,无聊不能提,显得自己一天不顾家,没有那么忙,没有好好的做家务,是个懒女人,是个好吃懒做的媳妇,不是个合格的女人。

  怎么能在别人的面前说起这些,只能说偶尔闲下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做什么,重复的事情有些枯燥,只能说孩子多么的不听话,自己家里面一会就有一大堆的东西要自己收拾。

  但实际上她并不是每时每刻的看见了就会去收拾,只是看着这堆衣服就像是绑架一样的。

  把她的自由剥夺了去,她没有闲暇的时间,她必须每时每刻的为这一家子的粗鲁的行为负责。

  她是没有义务来负责,她自己也是知道,她也知道她的身份要收拾。

  可是她无聊啊,光是做个事情就很无聊,因为做了这个事情,等会又要来做,这个事情显得毫无意义。

  说是无聊,空洞的眼神也不知道,飘向了何方。

  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自己也不是没有出去过,外面有什么好玩,只是一个人单独的呆在一边。

  时间就要来侵蚀身体,用一个标准的词语,更贴近的词语来说不就是寂寞,那是一种贴近黑暗又生动的形容了无聊。

  寂寞明明只是寂寞而已,也不能说自己孤单,因为外面也有一些可以说话的朋友。

  她们相互之间说几个小时都没有任何的问题,可是一个人不想说话的时候。

  就开始想,我为什么要每天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我为什么而活,我为什么要成为一个人的妻子,妈妈,我有什么想要什么的东西。

  寂寞是身体的寂寞,也是思想的寂寞,一个人的精神无所依,只能错误的寄托的孩子和丈夫的身上、这种寂寞的思想就引发了一种悲剧。

  一旦有孩子和丈夫没有按照她的想法来做,她就觉得自己失去了依赖,她就会感到自己的未来悲伤,梦想,是什么,长这么大怎么都没有触摸到一点点。

  若是孩子触摸到自己的梦想就好了,梦想这么难,怎么触摸,自己努力了一辈子,梦想都没有了,人生,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家庭的喜剧太多了,家庭的悲剧也太多了,一不小心就酿成了。

  每个女人都不会考虑其他的女人是过着怎么样的生活,只想找到其他女人怎么幸福的依据。

  而她又是如何的不幸。

  倘若的别人家的夫妻之间一起努力,就算是别人家的女人吃了很多苦。她也会产生一种嫉妒。

  这个女人比我活的好,比我幸福。

  这个女人嫁给了一个有钱人,老板,每一天都一起上班,赚很多的钱,要是自己能够嫁给一个这么有钱的,再累我都会愿意做。

  而不是在这个家里面毫无地位的活着。

  每天都辛苦努力的工作能挣很多的钱,自己在厂里面若是勤快一点,不也是能挣很多的钱吗?

  为什么她当初就决定放弃那样的的生活选择来相夫教子呢?

  那样的生活怎么样她明明她从前体会过了,在外面一直上班很累,他丈夫那时明明是她的救赎。

  现在却说我那时候不想上班选择结婚是在为了生活,如果我是老板娘我肯定下死力的干活。

  她又开始羡慕这种生活。

  这是一个大家非常的完美的借口,很多人一生中都在失去。

  寂寞真是可怕,因为在什么阶段的人都会感觉到自己的寂寞。

  那是一个人呆在黑暗,内心一片的空旷,感觉自己像是要被什么东西吞噬的恐惧感。

  这个恐惧不是经常发生至少在忙起来的时候是不会发生的。

  看着饭在火上烧着,陈群又一次的看了一下衣服,又一次鬼差神使的开始洗衣服。

  然后在洗衣服发愣的时机,一个晃脑回神,急匆匆的去看了火炉上的饭,还没有糊还好。

  去搓一件衣服比较合适,搓完了衣服也没有发愣。利索的走到火炉边很认真的看着饭。

  这时候饭就快要好了,后面的火候很重要,不然就做不出一锅好吃的饭了。

  这时候什么都不想,专心的看火,火要小一点,用夹钳,夹出一块燃着的柴火,火熄了又加入一些小的柴火。

  过了几分钟,揭开锅盖一看就是好的差不多了,但还是有点水,就加了几个火圈,在火上闷饭,闷了几分钟。

  用抹布或者是用筷子放在锅的耳朵那里,抬下火。开始做其他的事情了。

  ”郭洪镜,郭霆瑜,准备菜,快点去。“

  看见他们走了以后,自己又开始捡起了折耳根,这会也没有什么好想的。

  脑子里面是怎么炒,炒多少,炒什么味道的。今天还准备一点什么菜,什么菜又吃腻了。

  各家的烟囱都开始冒烟了,生活开始徐徐向上。

  森林里面的动物还是像往常一样的暄腾,太阳也慢慢的落下山了,天边出现了琳琅满目的各式绸缎。

  许是织女终于织完了一天的云霞绸缎。这云霞绸缎当真夺目,在云层中互相映衬着光辉,流光中夹着着美丽的黄色,金色,红色等色彩。

  天上的神仙也快要收工了。

  云霞绸缎并不是一块一块的排列,没有这么整齐。

  只不过在黄色的色调中突然闪出了一个金黄色的光,惊若龙眼大睁,短暂的震撼了这片天空。

  红色在把控全场,杂夹了黄色的高贵,是天子的龙袍,在这多样的颜色中,竟然没有杂乱的感觉。

  一晃眼看起竟有模糊的罗兰红的视觉感。

  细看又是觉得不可思议,这个美是给幸福的人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