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暮夜渐明

第六章:若生

暮夜渐明 风未雪 1601 2019-09-09 19:48:25

  若生如风,随生随灭。

  若是此生都像风那般的自由,在一个意外中形成,在一个平静的日子消失,风可以很久很久的吹动,伴着雪花,伴着雨水,伴着树叶,伴着阳光。

  风是自由的,他不需要名字的束缚,风是洒脱的,平静中藏匿于空气,无处可寻。

  若是此生像风这般强大,人类永远是达不到的,从生下来就被赋予名字,赋予身份,就算是拥有一个国家的财产的人也不能像风一样自由,他被身体限制,被寿命限制,而风,几千年的变化,它依旧年轻。

  有些喜欢风的潇洒,有些人崇拜风来去自如,就算是被迫现身,也能打个哈欠离去。

  风是唯一一个经历岁月蹉跎,看尽人间沧桑,仍旧年轻的,在劳累的人群下,风可能大发慈悲的区慰问一下,在人们挽留的时候,消失的清清白白,压弯的稻田是痕迹。

  却捉不到风的尾巴。风可能看见冒险的人群登山,毫不犹豫的去调皮作恶,但不会有人能够诅咒的风。就算是最厉害的神仙也管不了他。

  他是最神秘的,也是被人淡忘的,被人牵挂的,人们赋予他使命,让他传达思念,他或许心情好,愿意帮忙,或许就当做从未来过。

  没有人憎恨他,也没有人牵挂他,他存在于世间万物,肆意破坏,尽显温柔。没有人能够有资格留住他。

  郭洪镜最喜欢在晚上在自家的柴火堆上躺着看天上的星星,每颗星星的亮度都不一样,满天的星星就是一个梦,每颗星星都是一个美丽的愿望。

  这时候一定有一阵阵的微风带来一阵阵的凉意,微风是郭洪镜的愿望,像是一个白马王子的手,像是即将来到的美好的生活。

  煤油灯寄托的是是对爸爸的思念,一家人就这样吃一点很淡的菜,很容易重复的菜,一闪一闪的煤油灯好像马上就要燃尽了灯芯似得。郭洪镜会去外面看看星星,看腻了就会洗脚睡觉。

  只有到了快要凌晨的时候才能等到了爸爸的牛肉米线,那个米线的汤似乎有些浓,有牛肉的味道,虽然她并不知晓,牛肉的味道到底是什么味道。

  在早上的时候,半睡半醒之间听见了爸爸妈妈讨论一些事情,小声的说话声,就有一种安全感,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不存在与这个世间,神仙的对话。

  郭洪镜还会和小伙伴一起去山上的斜坡上,找一个木板,然后做成一个把手,然后在铺满松叶的地上,拉着小树,一点一点的爬上去,松叶很滑,小伙伴都被滑摔好几次,大不了互相嘲笑一通又可以继续爬起来然后又开始爬。

  在很高的地方,坐上滑滑板,就可以捉住风的尾巴,然后一路跟着风带着潇洒和凉意,时间流逝的欢愉,一路就像是飞起来一样,飞向山下,有一种脱离地球重力的感觉,有一种凌风而行的感觉。

  偶尔也会方向偏离撞在树上,经常都是板先撞在树上,然后人给抖落下滑板,地上只是泥土,又不痛,只是亲近了本源。

  在这坡上还长了野柿子,还没有变红的时候,她们两帮就要一起抢夺这树上的果子,用绿色的果子放在家里的衣服堆里面就捂几天就可以捂熟了。

  捂熟了以后就可以吃了,还是会涩嘴巴,但是为了一点点的甜味,这些都是值得,毕竟是好不容易抢来的。

  若是不早点去,就没有了,郭洪镜学不会爬这种直杆杆的树,自己只能抱住这棵树。

  试了很多次都爬不上去,就算是自己看着别人爬,自己学怎么爬也爬不上去,郭洪镜直接放弃了,开始用棍子像弄槐花一样把果子给打下来,或者扭下来。

  这样的过程是有趣的,但小时候总是伴随一些悲剧,苦恼这么多,每天的生活都很艰难,大人一旦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压抑的事情,只要小孩子做了一点事情没有得到大人的满意就会打小孩。

  甚至小伙伴都烧红的火钳烫了几块疤在腿上,郭洪镜看见了都感觉到害怕。

  自己也受到父母的殴打,事后就会来安慰一下,然而这样的事情,她原谅了好几次,后面她渐渐的不能忍受了。

  母亲总是提到让她小时候找一根棍子,来打自己的事,每次都提起,然后来笑话她。不知道为什么要给一个外人一起来嘲笑她,每次说到这里,她都会很生气的反驳。

  后面她懒得反驳了。她无法阻止别人的看客心理。这是一个恶劣的趣味。

  而父亲总是那些算卦,有一天自己要买一个本子,因为不能早上要钱,自己被无辜的打了一巴掌,郭洪镜对于这件事非常的生气,那时候,她憎恨这世界上的迷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