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寄生玉

第四十四章 炘湄的秘密

寄生玉 叫我小馄饨呀 2020 2019-10-10 07:42:23

  柏炘湄赖在他身上,将头倚在他肩上蹭了一身酒气,在他耳边轻轻叫出四个字:“遇清哥哥。”

  秦遇清被这四个字炸的脑中轰隆隆作响,麻了半个身体,似有烟花绽开。

  “哎呦喂,这这这成何体统!”

  “现在的小年轻真的是哦……”

  “还有旁人在呢,大庭广众之下成何体统啊。”

  “可真是,现在的年轻人呦……”

  秦遇清回过神来,面色僵硬:“店家,结账。”

  秦遇清拿出一锭银子放在桌子上,抱起柏炘湄快步离开这家店。

  不染尘埃的白衣男子打横抱着一粉衣少女,夜风吹来,粉衣少女衣服的飘带拍、打着白衣男子的外袍,在静谧的夜里格外醒目。

  准备打烊的客栈老板在柜台后头如啄米,一个低磁有力的声音将他神智唤了回来:“老板,住店。”

  “嗯?好嘞,客官里面请,二楼左转最里面一间。”老板见白衣男子抱着一个嘴里嘟嘟囔囔的女子,毫不犹豫的为二人择定一间房。

  以灵力开门关门,秦遇清脚步没有停留,将柏炘湄轻轻放在床上,替她盖好被子。

  柏炘湄一路上叫了无数声轻柔的遇清哥哥,秦遇清面色僵硬,心头一阵阵热气上涌,柏炘湄犹自拉着他的袖子:“遇清哥哥别走……”

  “我不走,我去正厅榻上,你睡吧。”秦遇清拉回自己的袖子。

  柏炘湄平日里不可能有这等娇态,即便是恶意的撩、拨,也是调皮中带着戏弄,可眼下这模样,秦遇清觉得,自己还是离远一些比较好。

  柏炘湄死死扯着他的袖子,坐起来道:“你,等等,你别走,我有话说。”

  “那你放开再说。”

  听到秦遇清不走,柏炘湄慢慢放开他袖子,钻出被子坐在床边。

  “嗝——”一个响亮的酒嗝。

  秦遇清面色扭曲,端来一杯茶。

  咕噜咕噜喝了一杯茶,柏炘湄似乎清醒了些,呆滞的坐在床边。

  秦遇清抚着她的后背,慢慢输送一些灵力,为她顺气。

  “我有话……想说。”柏炘湄双手拄着床边,低低道。

  “嗯,我在听。”秦遇清迁就道。

  “我喜欢你。”突如其来的一句剖白。

  秦遇清面色不改:“我知道。”

  “你知道个什么呀。”柏炘湄不耐烦地推开秦遇清的手。

  秦遇清静静的看向她线条分明的侧脸。

  “即便没有混沌残灵,即便没有寄生玉恶煞缠身的命格,我也不敢同你在一起,更不要说,说秦玉绦说的向济灵门提亲了。”

  她这话说的有些语无伦次,可秦遇清却听懂了。

  听懂了难免心有疑惑,可趁人醉酒而套出她的话来,非君子所为,秦遇清嘴角抿了抿,那句为何不可,终究没有问出来。

  可柏炘湄却接了下去:“因为我身体残、缺。”

  秦遇清震惊,站起来上下打量着柏炘湄。

  四肢健全,身体健康,无病无疾,吃饭特香……身体残缺?

  柏炘湄笑中带着苦意,声音渐渐弱下去:“我,天生石、女,天生的……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不能嫁人生子啊。”

  秦遇清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柏炘湄的话让他震动不已,不亚于当年,他父母俱亡之时。

  见他这副模样,柏炘湄颤抖着声音:“你介意了?”

  怪不得,怪不得她在逐光山跑去找他那一晚,是那样的反应,原来她想说的话,竟是这样的秘密。

  见秦遇清面色震惊的愣在原地,柏炘湄昏沉中尚有一丝苦笑:“你不信啊?来来来,不信我证明给你看。”

  说着,便开始干脆利落的去解衣服的飘带。

  秦遇清见她手上的动作慌忙回神拦住她的动作:“喂!你做什么?我信,我信你!”

  这才住了手。

  柏炘湄又坐了下来,扯下寄生玉拎到秦遇清面前:“还有它呢。灵山一脉每一代只传一人,所以司命灵女才会卜命,我查过历代传人最终的结局,无论好坏,没有一个人逃得过寄生玉的命数,呵呵呵呵……”又开始傻笑起来。

  “所以呀,恶煞缠身又天生石女的我,要什么名声嘛,怎么随心怎么高兴怎么活,我可不像其他世家小姐一样注重仙门名声的。”

  说到这,柏炘湄眼中的泪意又涌了起来,“可是,可是我为什么偏偏遇到了你,秦遇清,我怎么就遇到你了呢?你说你有什么好?鼻孔朝天眼高于顶的一个人,我干嘛要喜欢你啊……”

  兰香袭面,温暖干净的气息抚慰了柏炘湄那颗战战兢兢的心。

  “别说了。”秦遇清低沉的声音里带了几分几不可闻的抖动,“别说了。”

  “柏炘湄你听好。”

  “嗯。”

  “我没有介意,我从逐光山上下来找你的那一刻起,我已经十分确定。”

  “嗯?”

  拥紧她,秦遇清坚定道:“我不在意寄生灵玉的预言,不在意你恶煞缠身的命数,不在意你是不是能够生养,不在意你生来还是外界所带来的不利于你的一切,我只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

  柏炘湄迷茫中清醒了几分:“真的假的啊。”

  “我何时骗过你?”

  “是哦,你好像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话。”柏炘湄点点头。

  秦遇清失笑,“那你还有话要对我说么。”

  良久,怀中的人点点头。

  “什么话?”秦遇清声音平缓带了一丝期待。

  “我好困啊。”柏炘湄打了哈欠。

  “……你睡吧。”秦遇清无奈。

  闹够了就想睡觉,前一秒说了句困,下一秒已经神游九霄,秦遇清摇摇头,将她放回床上,看着她睡的不省人事的样子,秦遇清握了握她的手指,暗暗心疼。

  原来,她爱的这么苦。

  不过现在都不重要了,他只要她在身边,哪怕外面风声鹤唳,哪怕背负人命哪怕被玄门唾骂,他也要助她查明真相。

  起身至窗边推开窗户,星辉点点夜色沉沉,秦遇清自袖中拿出淡华,呜咽而清亮的箫声带动淡华的灵力,淡青色灵力缠绕着雪光牵引着归影,为室内安稳睡去的柏炘湄抚平心绪。

  

叫我小馄饨

不知道大家喝醉了都是什么样子的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