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寄生玉

第四十二章 虚野

寄生玉 叫我小馄饨呀 2074 2019-10-08 07:57:25

  柏炘湄置身于血海之中,画面忽换,又像在荒野沙漠里惶惶无措,空无一人,天空是昏暗的,血红的,云朵挂在上面如一副诡异的假画,没有一丝鲜活气息。

  “有人吗?”柏炘湄喊道。

  “这是哪?”见无人回应,又放声大喊。

  声音被周围无尽的荒野吞没。

  “这是哪里?!有没有人啊?”柏炘湄一边奔跑,一边询问道。

  没有人回答她,她跑的累了,在原地泄气的坐下来。

  突然地动山摇,“咚、咚”的声音在远处出现,每一下都会让脚下的大地为之颤动,柏炘湄抬首,穷极目力眺望远方,模糊一片。

  只有一个朦胧的,庞大的影子在靠近,柏炘湄站起来,想努力看清它的样子,却什么都看不清楚。

  “你是谁?!”柏炘湄喊道。

  本以为不会有人回答她,却听到身后出现一把声音:“你叫我?”

  猛一转身,什么都没有,身后仍然是空荡荡无尽的虚野。

  “你是谁?这是哪里?”柏炘湄向四周空气询问。

  “这是上古,我?我就是你。”那女子的声音又传来。

  上古?在柏炘湄记忆中,能和上古联系起来的,只有混沌凶兽四个字。

  “你出来!出来!你把话说清楚!”柏炘湄拼命拍着面前那层雾气,想看清那朦胧的庞然大物到底是什么。

  “你真想看到我?”那女子声音又传来,清脆里带着几分诱、惑。

  “不错,你出来!”柏炘湄声嘶力竭。

  “你回头。”

  柏炘湄依言回首,依旧没有人,只和她平视的视线里,无端端悬在空中一双血红瞳仁的眼睛在紧紧盯着她。

  “啊!——”柏炘湄惊醒。

  看着头顶的帐幔和镂花的床架,柏炘湄渐渐魂魄归体,原来是噩梦。

  这又是在哪?

  神思逐渐回转,想起昏过去前发生的事。

  “秦遇清?”柏炘湄从床上坐起来,“秦遇清!”

  “我在。”秦遇清带着阿肥推门而入。

  他果然在。柏炘湄打量着房间:“这是哪里?”

  “路边无人木屋。”秦遇清把手中的东西放在桌子上,“你的东西都在这里,新衣服也在这里。”

  想起衣服血迹斑斑破破烂烂,柏炘湄猛一低头,还是破破烂烂的衣服,没有换。

  一阵安心又一阵小小的失落。

  “我睡了多久?”

  “一天。身体无碍,不过你灵力没有恢复,还是安静修养的好。”秦遇清坐在桌边。

  只有两人在,柏炘湄好想撒娇赖皮求抱抱,可平时在烟柳巷里那一套在秦遇清面前,她怎么也不敢放肆,只得悻悻的转过身,又躺回去。

  室内无声的寂静,只有阿肥偶尔的甩头和呼吸声。

  “你……再休息休息吧,我出去看看。”秦遇清无声地站起来,向外走去。

  看着秦遇清出去了,柏炘湄将朝向里面的身体转过来,恨恨的盯着门口,这个木头!就不会说几句好听的软话哄一哄劫后余生的她?

  柏炘湄换了衣服,走出门去,见秦遇清站在院内回身望向她,一片清雅淡然,在看到她那一刻平静的眼底泛起涟漪。

  “衣服哪里买的?”柏炘湄扯了扯身上粉色的纱衣。

  “安城,距这里不远。”

  想来应是带着阿肥不便进城,秦遇清又先发现这草屋,所以才先把柏炘湄安顿好,再进城买东西。

  自己从小爱蓝色的衣服,各种各样的蓝,春夏秋冬的蓝,甚少穿这样娇嫩的颜色,不过是秦遇清买给她的,也不错嘛。

  这样想着,摊开手在秦遇清面前转几个圈:“怎么样?好看不好看?”

  秦遇清看着她,不予回答。

  见他没有反应,柏炘湄上前拉住他的衣袖:“好不好看评价一下呀?”

  秦遇清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目视前方,淡淡道:“尚可。”

  “噗。”柏炘湄笑出声,这个人,承认好看这么难吗?

  忽略他的别扭,柏炘湄又跳到秦遇清面前:“那我们进城吧,一路往江南一带前行。”

  “为何前往江南?”秦遇清不解。

  “因为杀人凶手的衣料出自江南一带,也只能往这个方向查了。”柏炘湄摊了摊被包扎的粽子一样的手。

  “嗯,那先进城打听。”秦遇清下了结论。

  “阿肥怎么办?”失去灵力,柏炘湄无法用咒法将它藏在无尽里。

  “无妨。”说着,秦遇清向房内展开广袖,阿肥屁颠屁颠的跟过来,化作一缕红光钻进秦遇清袖内。

  “你有无尽囊,我亦有乾坤袋。”看到柏炘湄惊讶的表情,秦遇清解释道。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我想说阿肥什么时候和你这么熟了?”柏炘湄惊讶。

  “在我救了你们之后。”

  柏炘湄嫌弃的看了看秦遇清的袖子,想到现在灵犬也学会溜须拍马了,有秦遇清这个庇护神在,阿肥这谄媚的面孔真的显露无疑。

  御剑前行,柏炘湄心里仍然不自在,在破屋里经历的一切让她心有余悸阵阵发怵。

  “怎么了?”秦遇清一边御剑,一边看着怀里一言不发的柏炘湄。

  平日里就是个话口袋子聒噪的很,现在突然变得安静,秦遇清有点不习惯。

  “没什么,就是觉得晦气,走,庆祝我劫后余生,我请秦兄吃饭!”柏炘湄道。

  “好。”

  安城如名字一般,安定平静,城中十分繁华热闹。

  柏炘湄仍旧蹦蹦跳跳穿梭在人群中左顾右盼,身后有秦遇清在,心里面沉重的感觉轻了不少,直到一家饭馆前停下,回头向五步之外的秦遇清道:“秦兄,来呀,隔着好远我都闻到这家店的香气儿了。”真的是香,柏炘湄口水直流。

  秦遇清看着因为脸上还有淡淡巴掌印而戴着面纱的柏炘湄在门口夸张的招呼他,平静的向她走去,二人进店。

  果然火爆,雅厅无虚席,二人只得在大厅里刚刚腾出来的一处坐了下来。

  店小二见进店两位俊美非常的年轻男女,赶紧迎了上来:“小相公小娘子,要吃点什么?”

  被人叫相公娘子,柏炘湄心头一热,余光瞟到秦遇清桌下的手指也慢慢收紧,心中一阵窃喜。

  见二人都不回答,小二极有眼力道:“听娘子的!来,小娘子看看想吃点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